都市小说 靈契之主 起點-第八百零四章 黑暗中生出黑暗之法

Home / 玄幻小說 / 都市小说 靈契之主 起點-第八百零四章 黑暗中生出黑暗之法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大荒有史以来只有三人突破大荒桎梏,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全部坠入魔道,吸食生灵之气。只要你选择坠入,吸食他们的力量,未必不能一战!”
清寻子离雀旦最近,见其手掌挥过,指向自己身后三万余位修行者,不由怔在原地。这是什么办法?他有些吃惊,可有这等反应不是因为办法的极端阴邪,而是身后众人既真有此意,此时争相道:
“教皇大人,若实在没有办法,是可一试!”
“对啊,当前已至这种境界,不是固守成规的时候,还请教皇动手!”
“只要能战胜此魔,即便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
……
众人争先恐后的表达着自己的无惧之意,似想在生命的最后关头当一位真正的英雄。他们不敢冲上前去战雀旦,但敢燃烧生命火焰,直至消散于天地。可清寻子并未理会,身边汪远柯和隆熊等人倒没有说那等话,只是看向清寻子。
若清寻子想,他们自然能奉献出自己的一切。清寻子乃众人之首,正道中位居修行者巅峰,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他和雀旦的起点应该差不多,后者前后吸食了四股生灵之气,之后又将黑煌三人吸食入体,但都不及他们这些强者多。他们有信心,只要清寻子愿意坠入魔道,可以在瞬间反超雀旦。就看他的意思!
“教皇大人!”
有人出声提醒,却只换来清寻子一记满是怒意的凶恶目光。他瞪一眼身后,令诸人住嘴,随后才怒气冲冲的说:
“你们以为他会这么好心?若我真的坠入魔道,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而那一瞬,你们的生灵之气都会被吸走。他想看笑话且嘲讽我们,你们还不自知?”
这一声后,众人才懂得,当即无比惭愧,可雀旦却笑道:
“不愧是语尚言的弟子,心思就是多,不过你猜得确实没错,我出这个主意只是想看所谓正道的笑话。就像你们所说,无论什么原因,坠入魔道就是不对,那你今日,是选择堕落,还是固守陈规的死在此处?”
“当然是坚定自己的立场,若坠入魔道,与你何异?”
“不不不,你不是不想,而是有所忌惮。这样吧,我承诺在你吸收他们的过程中不动手。这样一来,你又会如何选择?”
雀旦的承诺有用吗?众人自问,答案极为统一。若有用,黑煌岂会死?伽罗俩兄弟岂会被吸食?他不知信誓旦旦的下过多少承诺,可没一句有用,乃真正的无耻之人。
这时,清寻子自然也不会信,他只是挑以白眉,驱之冷眼以待。这位鹤发老翁宽松的道袍被风吹乱,其中有波动扩散,虽不敌天地魔气,但乃一道皓然白光,赫然矗立于天地间,令三万人见之,不禁称赞且敬佩。
三国之江山霸业
“我虽是时代的残党,但这些年遇无数同行人,跌跌拌拌一走就是三万年。三万年来,我行走于大荒的每一个角落,除了宣传和平教义,就是为了消灭魔道。虽说语尚言犯下无数无法弥补的错误,可我依旧是她正面的化身,以此继承正道,并将其传播下去!而今日,就算我亡,就算我等皆死,也不会臣服于魔道淫威!”
清寻子说罢,已上前而去,三万人一同冲锋,在黑暗里喊出最后的怒意。夏萧站在原地,还未冲锋,师父之前既然说出那种话,自然是有希望存在于阿烛身上,他想激励一番阿烛,试着创造出奇迹。
在这危难关头,半点希望都值得拼命去尝试。而清寻子不选择坠入魔道,夏萧知道原因。作为师徒关系,夏萧和清寻子向来没有隐瞒,后者曾对他讲起过三万年前的故事。夏萧因此知道,在师父心中,语尚言就是一个完美的存在。可近期,她的形象被颠覆,但在他心里,语尚言依旧是良师益友。
清寻子身上的东西皆从她那学来,他也一直坚信,没有语尚言便没有今天的自己。因此,他爱慕语尚言,也将其当做自己的人生标杆。他心中的语尚言或许不是真的语尚言,但令他摆脱很多困境。就算如今,也要为其再度变强,以此战胜眼前一切。
瞥一眼上前的师父,他散发似疯,可在众人一一炸裂开,释放出无比强横的波动,可被魔气吸食时,雀旦发出极为癫狂的笑声。他在笑清寻子的自以为正义,笑世人执迷不悟。在他眼里,世人当前做什么都不对,因为存在即是错误。
“都陪葬去吧!”
无人肯定雀旦在说谁,但他只是不断杀死四周人,吸食他们的生灵之气。一具具干尸落入海中,又有无数生灵之气从海中钻出,被其吸纳入体。这是极大的盛宴,餐盘上是无数食物,以修行者们的生灵之气烹饪。
众人中,清寻子战的最为疯狂,他运用浑身的力量施展元气,又将一些危难之人从寂静的位置拉回。而雀旦的声音从来只在其脑中响起,令其不得不听到。
“你的正道终将被毁,且被你自己毁在手中,你本有机会拯救大荒。”
“莫非我成了魔,就能战胜你?”
总统我们离婚吧 倩兮
“知道没有胜算还上前?”
“迎上前是为尊严,也为正道!你就算能猖獗一段时间,也会被制服,因为大荒不需要你!”
雀旦不屑一顾,错不在他,而在语尚言!至今,语尚言已死,他便让整个人族为其行为买单。总之,被迫害的人总需要安慰,否则同为大荒一员,且他们还是原住民,为何就要遭受这等不公?
杀戮蔓延至天地上下,一道道喊叫和凄惨声在阿烛耳边回荡。她神色慌张,受惊吓而产生的畏惧情绪令夏萧通过阿烛留在自身的力量感知到她的情绪。为此,他放弃激励她潜能的打算,将其抱在怀里。
“对不起,我不行。”
阿烛在夏萧怀里抽噎,她也想变成神,以平淡几拳便战胜雀旦。可神只是她挂在嘴边的一个字,并没有什么用,以至于当下,她什么都做不了,只是害怕。阵阵胆怯令其浑身颤抖,她懊悔于自身的无用。可泣哭时,夏萧没有过度激她,只是不断安慰,不断说着没事,像一种本能。
背对着人群和雀旦,挡住一股又一股气浪,夏萧知道雀旦很强,强到令无数修行者先后落下,可做不到就是做不到,无能为力也是真的束手无策。夏萧也有这样的时候,此时没有抱怨没有责怪,只是紧紧抱着阿烛,等着结局降临。
一直以来,在结局未定时,夏萧都不会当即放弃。可现在真的已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他甚至因为师父不知为何说出的一句话而揣测半天,但将所有希望都放在阿烛身上,是对她的不公,更是自己没用。
复杂的情绪中,夏萧听到天地间响起一首凄凉的安魂曲。所有人都在其中安睡,期限为无穷。
不过一想,只用一点痛苦,便能脱离眼前这地狱般的战场的确也不错。能走到这里的修行者,皆是世间强者,可此时大多没了命,犹如大雨一般,唰唰落下,还未欣赏它的美,便已落在地上砸碎至粉身碎骨,不留半点完好。
这样的无声背景下,夏萧享受着最后和阿烛共处的时间,不知有些人匆匆看他一眼,便投身至战场,催动手中为数五层的森然塔,然后被魔气包裹。干尸实在太过难看,不如就此碎裂。因此,一道轰然声又在魔气中响,而后一道鲜活的生命,就此不见。
一秒便有数十人离去,他们撒手人寰,不再管人世杂多事,可还有两万多人正不断上前,上演一场以卵击石的故事,且不亦乐乎。作为最硬的蛋,清寻子也燃烧火焰,和汪远柯及四周问道强者一同围成一个圈。
此圈由二十人凑成,上善也在队伍中,她回头看一眼夏萧,而后结印,破坏自身结构,令自己这道语尚言留下的符阵开始破碎。之前大家都忽略了她,此时见到,突然觉得阿烛或许只是个幌子,而真正的杀手锏,还是上善这个一直沉默的特殊存在!
这样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随后,十九人的元气皆朝上善而去。她现在,是崭新的容器!
“诸位,地府见了!”
不知是谁喝了一声,气息萎靡的速度快的吓人。而后,上善于嘶吼声中囫囵吞枣的将一切元气加于自己身上。它已化原形,不是这副皮囊也不是朴刀,而是一道偌大的符阵。符阵展开,亿万符纹在扭动,且释放出光泽。而后,这道猩红色的符阵冲出难以言喻的破坏及湮灭之力。
在绝对的毁灭之力中,上善很快闭上眼,似不想再以人的身份存活于世。可漆黑一片的眼,又浮现一道身影,宛如魔咒般一直围绕在她身边。她想扭头去看,可已没身体,也没性命,只是散于天地间,不曾留下任何东西,似从未去过他身边。这等静美,像极了曾经一位乖巧温柔的姑娘消失在黑暗,那时,差不多也是这样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