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说 黑科技制霸手冊 txt-第六百二十七章 路上推薦

Home / 科幻小說 / 精彩都市小说 黑科技制霸手冊 txt-第六百二十七章 路上推薦

黑科技制霸手冊
小說推薦黑科技制霸手冊黑科技制霸手册
“来来来!都抓紧了!”
自葛家村宗祠会议后的第二天,里正葛云霄便短租了三架六角云兽车。
这六角云兽乃是元央界特有的一种被驯服后的牲畜,兽身高大,耐力极好,八条腿不停之下可日行千里,夜行八百,又因其头生六角身上花纹似云朵,故称六角云兽。
不过这六角云兽虽然是个干路的好伙伴,但由于其价格昂贵,一般都只是富贵人家才能够拥有。
也就是这一次前往比奇城参加三山大选意义非凡,故此葛云霄才能够狠下心一口气租了三架由六角云兽车。
每个车内分摊到六或七个孩童,再加上一个赶车的成人,这样便组成了这次葛家村前往比奇城的车队。
“都好了没有!”
站在最前方的六角云兽车上,葛云霄看着那一个个兴奋不已的娃儿,还有担忧与期待并存的葛家村村民,真的是感触良多。
虽然昨日由于宗祠内所发生的事情,让葛云霄对于他这些年对葛家村的付出产生了动摇,但也仅仅只是那一瞬间罢了。
今日看着葛家村村民那一张张熟悉的脸庞,这让葛云霄觉得,他们依旧是那些值得自己付出的同族们。
特别是这次的三山大选,如果葛家村真的有娃儿能够选上的话,那么一切就都值得了。
“好啦!好啦!”
大声招呼着,葛云霄对着葛家村的村民,还有那些娃儿朗声道:“各位乡亲放心,这一次前去比奇城,我一定会将各家的娃儿看管好,不会出现任何意外的。况且比奇城规矩森严,带刀侍卫与弓箭手时刻巡逻,安全绝对没有问题。”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就算是葛家村的村民们这辈子也没去过几次比奇城,再加上养育多年的娃儿要离开,村民们自然有些难舍难分。
“云霄啊!你可一定要将我家的娃儿看好了!”
“是滴!是滴!俺们小六子可是第一次离家这么远,里正你可得好好看着!”
“都哭哭唧唧的成什么样子!里正,俺家的虎子就交给你了,这小子调皮着呢,一路上要是有什么让你觉得看不过去的地方,你……你就给俺使劲打!别怕打坏了!”
“哎呦喂!虎子爹你心可真狠!”
“怎么就狠了!俺这是为了娃儿好!不打不出息,俺爹就是这么教俺的!”
“你爹就是这么叫你的?那怎么没见你有出息嘞?”
“我那不是……嘿!你个葛老幺,你诚心的是吧!”
眼看着好好的送行就要闹腾起来,里正葛云霄连忙出声劝阻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你们也是为了娃儿好,不过你们也要相信我这个里正,有我在,娃儿们就出不了问题。况且我当年在书院的几个同窗也在比奇城任职,到时候让他们照顾一番还是没问题的!”
书院,
亦是这元央界的一方势力,只不过与寻仙问道不同,这书院之流是专心读书,修书,著书。
所读,所修,所著之皆为前人圣贤之言,治世明里之书,所求也只不过是一方平安罢了。
故此,书院之人在这元央界拥有着相对比较高的地位,在书院受过文韵所熏陶的学子,基本上都会以立世之愿治理一方,换一方平安。
再加上书院有教无类,大部分学子之间的相处还算比较融洽,同窗之谊到什么时候都能够用的上。
里正葛云霄,
当年是书院的学子,他自然也有同窗。
所以当葛云霄说出他有同窗在比奇城之后,葛家村的村民当即放下了心中对娃儿们的担忧,同时脸上还露出了敬佩与赞许的表情。
“不亏是里正,当年一起撒尿和泥的时候俺就觉得你能有出息!”
“可不嘛!云霄当年他可是花样玩的最多的一个。”
“没皮放了是不是!还撒尿和泥,人家云霄打小就饱读诗书,什么时候跟你们这些熊孩子一起撒尿和泥了?”
“嘿!你不信是不是,云霄你倒是说说当年有没有……”
“好啦!好啦!”
葛云霄眼见这楼越盖越歪,连忙出声阻止。
“时间不早了,大家都赶紧回吧!我还得带着娃儿们赶路呢,要是晚了估计就得在野外露宿了!”
天大地大娃儿最大。
虽然这葛家村与比奇城之间也没听说有什么匪患,但毕竟是自己的娃儿,一听要是耽搁了时间娃儿们就得露宿野外,葛家村的村民们皆是巴不得葛云霄快点走。
“好了!乡亲们,就送到这里吧!”
葛家村没有十里长亭,但由于六角云兽车上坐着的是自家娃儿,故此村民们还是送了好远,好远。
“爹!你快回去吧!”
“娘!放心吧!”
“大大!我害怕……”
“呜呜呜……”
都是第一次当娃儿,也基本上都是第一次出远门,又是在离开父母的情况下,有些承受力弱的娃儿自然是难免新生恐惧,这搞得送别的村民长辈们也跟着一起揪心。
但就算是再揪心也不能将娃儿留下。
三山大选,
虽然葛家村这些年没有一个娃儿被三山选中,可这并不代表他们认为这是鱼跃龙门,是花开富贵的捷径。
隔壁的王家屯,西边的李家沟,乃至是百年前的葛家村,这些都出现过被三山选中的娃儿。
想一想那光景,
说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有些过了,
但就算是沾亲带故的关系,也都受到了方方面面的照顾。
所以三山大选在这些村民们的心中看起来很远,但实则很近,看起来毫无希望,但却是最后的希望。
“走起!”
葛云霄坐在第一架六角云兽车上,当逐渐离开葛家村的地界之后,葛云霄立刻催动六角云兽加速。
顿时,就见六角云兽的八条腿迅速奔腾,掀起大片大片的尘土,犹如土黄色的云朵一般。
“唉……”
后方葛家村的村民望着逐渐远去的三架云手车皆是一脸的不舍与担忧。
儿行千里母担忧,
这种同族之间序列传承的情绪并非只有人类才有,在元央界这个及其类似人类社会的地方更是存在着。
而就在这情绪酝酿之时,也不知是谁突然响起了这‘二蛋与三狗’这对兄弟,突然问了一嘴:“你们谁看到二蛋他们兄弟俩了?”
“二蛋与三狗?”
这时葛家村的村民才想起来昨日在宗祠大放厥词的兄弟二人。
“可能已经走了吧?我昨夜见三狗好像是在编竹筐?”
“竹筐?他编竹筐作甚?”
“不清楚,不过当时二蛋没在,可能他们兄弟俩昨晚就走了吧?毕竟他们……”
说到这里,葛家村的村民都陷入了沉默。
自家的娃儿能够坐云手车去比奇城,可二蛋与三狗这两个兄弟又如何去呢?
虽说这两个娃儿并非是自家的,但怎么说也是在葛家村生活了这些年,且兄弟两个异常懂事,特别是三狗这家伙,平时总是帮助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毕竟年龄还小,就这般断了,葛家村的村民心里还真有些不是滋味。
异界之武力传说 半个书仙
“散了!散了吧!”
心塞的滋味总是让人不忍回味,刻意打断了话题的葛家村村民们也开始各自散去。
至于他们口中的‘二蛋与三狗’此刻则同样在前往比奇城的路上。
哒哒哒……
声似马蹄,可发出这种声音的却并非是什么牲畜,而是张浩然这个还不满十岁的孩童身体。
就见张浩然健步如飞,每一次起落都要跨出六七米的距离,这般看起来虽尚不及六角云兽,但若仅仅是赶到比起城的话,也不会与葛云霄们相差太多的时间。
“还行不行!”
在张浩然的身后背着一个硕大的竹筐,身材相对瘦小的吴冬就坐在其中。
听到吴冬的询问,正在奔跑的张浩然脸不红气不喘的道:“大佬你就坐好吧,这对我来说完全就不是个事儿!”
快若奔马,且身后还背着一个十岁孩童。
这要是换做一个承认也就罢了,可张浩然现在的身躯也就是与他身后的吴冬一样,都未满十岁,如此场景就着实有些吓人了。
其实这也是在吴冬的预料之内。
当初张浩然所饮下的那一窝由百年桃花酿所调制的药剂,其中桃花酿只是一个引子,用以调和各种虎狼之药的平衡。
虽然有着‘泄气’这一副作用,但不得不说吴冬已然保持着他‘吴氏’的精品名头。
在药剂持续的改善下,张浩然的根骨以日新月异般的速度成长着,虽然外表看起来还只是十岁不满的孩童,但张浩然无论是在力量还是在耐力方面都有着远超同龄人,甚至成人的水准。
“嗯,”
竹筐内的吴冬点了点头,又继续道:“算一算,你的身体现在差不多也就到了一级生命体的巅峰,这种程度的运动量对你而言的确还算轻松,不过再过一小时咱们也需要休息一下了!”
听到这话的张浩然依旧满不在乎的回道:“我没事,大佬咱就快些赶路吧,早到比奇城,咱们也早点参加三山大选!”
的确,张浩然这话是好意,虽然身后背着吴冬的确让张浩然感觉到些许吃力,但也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岂料,吴冬却是不满的回到:“你当然没问题,可是我有问题!”
“啊?”
听到这话,奔跑中的张浩然自觉放缓了一些速度,同时将头转到常人的极限角度,就见此刻竹筐内的吴冬小脸煞白,一副亏空的样子。
“大佬!”
这一眼让张浩然直接双脚扎地。
吱嘎……嘎…….
狂奔中的张浩然身子与地面呈45°角,更是在强大惯性作用下,哪怕张浩然停下了脚步,依旧还是想着前方滑行了好远。
期间惊起的尘土就不用说了,主要是张浩然的脚底板都快摸出火星了。
大概滑行了一二百米的距离之后,张浩然这才算是平稳着陆,并且他第一时间并非是关心自己滚烫的脚掌,而是连忙将身后的竹筐小心放下,然后对着里面的吴冬道:“大佬你怎么样了?我咋感觉你不行了?”
话虽然不咋地,但心思最起码是好的。
而对于张浩然的关心,吴冬则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
这个动作张浩然初时满脸懵逼,不过很快他便恍然大悟道:“大佬你的意思是你没事?还能战?战屁啊!你都这样了,咱还是歇一会吧,你等着我找个阴凉的地方。”
话音落下,张浩然便要提起竹筐。
“我特么是让你别动……呕……”
话都没说完,吴冬张口便是一大滩污秽之物吐到了张浩然的身上。
仔细分辨一下,还可以看到其中的未消化之物。
什么桂云草,白日根,土参……皆是一些名贵,且难以寻觅,多数只生长在悬崖峭壁之上的药材。
可正是这些普通勋贵人家都不得一株的名贵药材,此刻却是扎堆一般的出现在了吴冬的呕吐物中,看来‘二蛋与三狗’这两兄弟的日子过得也没有葛家村村民想的那般艰难啊!
“呼……”
长出了一口气,吴冬顺手掏出屁股下的一根土参,一边啃着一边虚弱道:“吐出来就好多了!”
的确,
吴冬这边是爽了,但却是苦了张浩然,要知道他此刻浑身都散发着另类的药香。
“呸呸呸!”
连忙将上身本就残破的衣物脱了下来,擦了又擦,最后还用清水冲了几遍之后,张浩然闻着身上只是淡了一些的药香对吴冬抱怨道:“大佬,你这也太恶心了!”
别的张浩然就不说了,关键是吴冬之前明明可以转头的,可他就仿佛‘瞄准’一般直接吐在了张浩然的身上,这个可就太膈应人了。
“这事儿还得怪你!”
“怪我?我那不是怕大佬你受不了这才停下的嘛!”
“是,我现在的身体的确遭不住长途奔袭,不过我都说了还能挺一个小时,可你倒好,直接来个急刹!知道什么是晕车不?我刚刚就是被你搞晕车了!”
“我……”
这话张浩然真的是有气都说不出,他刚刚的确有些好心办错事的意思,但张浩然就不相信了,以吴冬的控制力,哪怕现在是一个普通孩童的身体,但他就真的连呕吐之时的转头都做不到。
双眼死死定在吴冬的身上,就见吴冬啃着土参的同时,眼睛也不断在向一旁的小路撇去。
“哦……”
这一下张浩然终于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