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玄幻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809章 給池非遲的好人卡展示

Home / 其他小說 / 人氣玄幻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809章 給池非遲的好人卡展示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叔叔,是吉泽先生叫你过来的吧?”柯南到了佐藤美和子和高木涉身后,假装懵懂地问道,“他说带着该分给他的那一份钱,到关押小孩子的地方来,对不对?”
“啊?”高木涉和佐藤美和子惊讶转头看柯南。
之前池非迟只是说‘过来蹲真凶’这么一句,对,就是这么一句,一个字不多,一个字不少,他们还真不知道关吉泽正什么事,而且吉泽正不是已经被杀了吗?
“这个地方应该只有绑匪和我知道,”柯南盯着北山吾郎,继续道,“你既然知道的话,就是绑匪的共犯。”
“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北山吾郎慌张否认。
“对啊,”佐藤美和子道,“北山先生知道片冈先生的手机号码,指导发信器所在的地方,知道小纯出院的时间,作为司机,也有机会拿到江崎小姐不小心掉在车上的耳环……”
柯南趁这个机会,偷偷去看了北山吾郎开来的那辆车。
北山吾郎挤出笑脸,挠头道,“你不要乱猜嘛!”
“啊咧咧……”柯南趴在车子后备箱前,看着被他打开的后备箱,“这个袋子里装了什么啊?”
池非迟:“……”
他就静静看着柯南卖萌。
高木涉立刻走上前。
“高木警官你赶快过来看,”柯南拉开后备箱里的袋子拉链,回头继续卖萌,“这个袋子里面装了好多现金哦!”
池非迟盯着柯南的脑袋打量。
刚才锤的包已经消了,他怎么突然想再锤一个?
“北山先生,”佐藤美和子正色对北山吾郎道,“我有些事想请教你,麻烦你跟我到署里走一趟。”
北山吾郎脸色阴晴不定,突然猛的将身旁的佐藤美和子一把推倒在地,从怀里拿出一把扳手,朝回头的高木涉跑去,“可恶!”
柯南吓了一跳,然后看到池非迟已经动了,默默退开。
北山吾郎还没跑到高木涉面前,就被追上的池非迟按住后颈。
“嘭!”
北山吾郎的脸跟车顶来了个亲密接触,后脖颈被一只白皙的手按着,紧贴着车身的身子僵了僵,很快软了下去,手里的扳手也哐啷一下掉到了地上。
池非迟松开手,任由北山吾郎沿着车身滑落在地,看向呆住的高木涉。
解决了,还愣着干嘛,赶紧上手铐啊。
高木涉还呆站着,脑海里思绪纷飞。
他下次要不要也试着一只手制服犯人?感觉很帅呢。
最好再穿件黑衣服?
好像还需要出手的动作快一点,眼睛瞄得准一点,手劲大一点,他……
脑子会了,眼睛也会了,那手和脚应该也会了。
柯南看着头顶长出大包、瘫倒在地的北山吾郎,心里都不免感慨。
池非迟前段时间一直动脚,还真是好久没看到犯人被按着脖子按倒了,乍一看到,还有点不该出现的怀念感。
佐藤美和子站起身,才拿出手铐,将北山吾郎的双手铐住。
高木涉回神,连忙上前,“佐藤警官,你没事吧?”
柯南也走到池非迟身边,揶揄道,“舒服了吧?”
他怀疑池非迟刚才锤他头,就是好久没锤犯人,手痒了。
池非迟看了看柯南的头顶,没接柯南的调侃。
确实舒服了,那就不锤名侦探了。
……
二十多分钟后,北山吾郎被押送到警视厅。
池非迟顺便带两个小鬼头搭便车,把片冈纯带了过去,送到片冈茂手里。
目暮十三找池非迟了解情况,“池老弟,这是怎么回事?”
“查蜜蜂宅急便的贴纸的来源,查印刷厂,确定了北山先生以前在印刷厂工作过,”池非迟道,“假装吉泽正打电话给他,让他把钱送到关押小孩子的地方。”
目暮十三捋了捋,捋顺了经过和关键。
“我没空做笔录。”池非迟又补充道。
目暮十三一噎,看向柯南。
柯南:“……”
懂了,笔录又落到他头上来了。
“咳,”目暮十三干咳一声,收回视线,半月眼瞥池非迟,“不过池老弟啊,下次你通知警方调查就可以了,带上小孩子一起去是很危险的。”
如果不是认识池非迟之前,少年侦探团那些孩子就挺活跃的,他都会怀疑那些孩子是被池非迟带野了。
看看,今天又多了个片冈纯。
一旁,江崎幸子蹲下身,看着片冈纯,“小纯跟着查案了啊,很厉害哦。”
片冈纯低头看着地板,声音放得很低,“你的嫌疑洗请了,时装秀还举办吗?”
江崎幸子愣了一下,看了看站在一旁的片冈茂,解释道,“我通知他们延期到明天了。”
“那你要加油,”片冈纯鼓起勇气抬头,直视着江崎幸子,“明天我也会去给你加油的……妈妈。”
江崎幸子怔了怔,一把抱住片冈纯,眼泪顺着脸颊流下,“谢谢你,小纯。”
柯南看着,脸上露出姨母笑,顺便在心里给池非迟发了张好人卡。
池非迟这家伙是故意的吧?
先让片冈纯明白,对继母的排斥不奇怪,不是一个人这样,这是正常的,让片冈纯冷静想江崎小姐这个人怎么样,认清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说出顾虑,再解决……他的小伙伴真厉害,也真够温暖的。
……
涉谷区。
狭窄小巷里坐落着一家小店,门口展示牌上贴满了各种各样的纹身图片。
店门口,身材微胖的女人送两个年轻男人出门,高盘的头发间已经有不少银丝,有些圆润的脸上,眼角皱纹和法令纹因笑着而堆起,“请慢走,新生活愉快!”
“谢谢!”两个年轻男人转身朝妇人鞠躬后,才走向巷子尽头。
女人转身回了店里,看向坐在墙角椅子上的少女。
少女低头翻看着一本数学书,留着到肩的短发,斜斜的刘海,小巧的脸庞,精致的五官,专注的神情,再加上身上干净齐整的黑白色学生制服,怎么看都像个乖学生。
如果不是头发染成张扬的红色,如果不是跑到她这里来、一赖就赖两天的话……
浦生彩香不经意间抬头,发现女人盯着她看,将书放到身旁的座椅上,笑着问道,“您忙完了吗?”
“我说过了,这里不是给小孩子胡闹的地方,我只为新加入暴力团体的人服务,”女人脸上没了笑意,神情严厉,声音带着一丝沧桑,“你还没有成年,不会有暴力团体接纳你的,如果你的父母是某个团体的成员,你是可以纹身,但也该由他们来找我预约。”
“可是我只是想纹一个小蝴蝶而已,就这么大……”浦生彩香伸出右手手指,在空中虚画了一个盘子大小的圈,依旧笑眯眯看着女人。
高山乙女,56岁,极东会三代目的私生女,向组内成员学习过传统纹身手艺,三代目退位后的五年里,在组里担任传统纹身手艺师傅,之后退出,开了家纹身店,给暴力团体份子提供纹身服务,偶尔也会去新成员入会仪式上帮忙纹身……
这是拉克前天晚上发给她的邮件。
前天晚上,她接到了一个声音陌生、号码陌生的电话,让她记住7个数字,再之后,就收到了拉克的邮件,让她找电脑登录邮箱,等她在电脑上登录了邮箱,就收到了拉克的邮件。
邮件需要密码开启,十秒钟不输入密码则自动清空邮箱,她想到之前的电话,试着将那7个数字输入,打开了邮件。
重生之溺杀 mijia
邮件里,从高山乙女的经历、收入、住址、店铺地址,到性格、习惯、人际关系等资料都有记录,另外,还有拉克让她执行的计划。
这几天放假,她有充足的时间去耗,所以从昨天开始,她就到高山乙女的纹身店来,提出自己要纹身,高山乙女不同意,她就坐了一整天,今天一早又过来待到傍晚。
“如果你觉得纹身有趣,可以去商业街的纹身店,只要他们愿意替小孩子纹身的话……”高山乙女转身收拾桌上的纹身图册,“那里使用纹身机,纹身的速度会快一些,也没那么痛,我这里是手雕纹身,我会用粗细不一的绢针蘸上纹身颜料,一针一针地扎进你的肉里,价格贵不说,还会让你疼很长时间。”
前妻不二嫁,腹黑总裁吃定你 片片洋芋儿
“我不怕,”浦生彩香神色认真道,“我去打听过,用纹身机器纹出来的图案,一开始是好看,但时间久了会褪色,手雕的不一样,刚开始或许没那么好看,但会越来越鲜明生动。”
高山乙女有些不耐烦,特别是对方这种天真幼稚的想法和态度,更让她厌恶,听了手中收拾的动作,转身盯着浦生彩香,“你知不知道,纹身的人在日本会面临多少异样的目光?”
浦生彩香看向高山乙女袖子下的手臂,隐约可以看到手臂上满满的色彩,“像您一样吗?”
“没错!”高山乙女将手往后缩,皱眉道,“你走在街上的时候,只要将这些露出来,就会引来异样的目光,就算你不故意展露,你也同样去不了公众浴池,到了温泉门口就会阻拦在外,你现在明白了吗?”
“纹身只有盘子大小也会被温泉的工作人员挡住吗?”浦生彩香追问道。
高山乙女被噎了一下,见店里也没人了,就在一旁坐下,“大面积纹身是会带来不少麻烦,至于你说的大小,我不是很清楚,日本一般只有暴力团体成员才会纹身,纹身也被当成‘不良’,而暴力团体的纹身跟地位有关,所有人都在追求多,我见多了纹满手臂、纹满后背的,还真没见过你这种要求的,就像我说的,如果是年轻人追求好玩、潮流,不该来我这里,甚至就不该追求这种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