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 限 卡提諾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説 元尊- 第一千两百五十二章 诸强之战 -p3oYHL

總裁 限 卡提諾非常不錯言情小説 元尊討論- 第一千两百五十二章 诸强之战 -p3oYHL
元尊元尊
第一千两百五十二章 诸强之战-p3
浓郁的血腥之气,冲天而起。
眼前这蚩渊,倒的确是棘手的强敌。
“魔渊之手!”
而此时,在他的脚下,躺着一具巨大的尸骸,显然是此前被他所斩杀的万兽天强者。

然而对于艾团子的疑惑,蚩渊却是狰狞一笑,完全没有解释之意,只是一声长啸,只见得那滚滚黑气席卷而出,宛如道道漆黑墨龙,直接封锁空间,对着艾团子斩杀而去。

而当整座祖魂山中都是在爆发着惨烈激战的时候。
那一瞬,宛如天雷地火涌动,毁灭冲击陡然席卷。
“死人还需要知道这么多吗?”
龙灵洞天乃是依附于万兽天的一座空间,而万兽天之外,有万兽天诸位圣者布下的层层防御,想要穿过这些防御将人送进龙灵洞天,想必就算是圣族,也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与谋划。
艾炙冷笑一声,旋即不再理会山外的周元,而是加大攻势,开始对付眼前的敌人。
当源兽一族与孽兽一族碰撞时,没有任何的和解余地。
艾炙冷笑一声,旋即不再理会山外的周元,而是加大攻势,开始对付眼前的敌人。
只见得其法域中,一道深不见底的深渊震荡,下一刻,竟是有一只巨大无比的魔手自其中探出,魔手之上,升腾着无比可怕的黑色源气。
在那位于山底层次的一座战台中,这里是双方比较低层次的交锋,数量最为的庞大,同时也最为的不起眼。
那些光柱,横立天地间,似有无穷威能。
当源兽一族与孽兽一族碰撞时,没有任何的和解余地。
金雷赤火撕裂如墨龙般的黑气,将其焚烧。
他手掌一握,滔滔黑气在其手中凝聚,化为一柄黑色长枪,长枪之内,发出亿万尖啸声,动摇神魂。
神柱被吞,吞吞身躯上的紫金鳞片也是在此时变得更为的璀璨,仿佛那被吞噬的光柱直接是化为了力量,增补了其自身。

“我这魔渊法域内,不知葬送了多少天骄,不过如今正缺你灵凤族的尸骸!”蚩渊笑声如雷,其中的煞气宛如化为实质,遮天蔽日。
艾团子望着那直坠而下的滚滚黑气,那黑气之中所蕴含的暴戾煞气,唯有恐怖二字方能形容。
轰!
艾团子望着那直坠而下的滚滚黑气,那黑气之中所蕴含的暴戾煞气,唯有恐怖二字方能形容。
而当整座祖魂山中都是在爆发着惨烈激战的时候。
金雷之后,忽有清澈凤鸣之声响彻,一道倩影脚踏金雷而出,手中长剑挥下,一道万丈剑光浮现,光亮照耀苍穹,在那剑光上,有金雷赤火跳跃,威势霸道。
然后脚下的尸骸渐渐的融化,最后渐渐的融入到了战台之中,隐隐间,似是有着一道诡异的源纹在地面上一闪而过…
那些光柱,横立天地间,似有无穷威能。
“这是我的魔渊法域。”
而当整座祖魂山中都是在爆发着惨烈激战的时候。
但他显然是低估了万兽天的实力,如今局面他们这边一片大好,根本就不需要那周元的出手。
在那蚩囚咆哮间,只见得一道道光柱破空而去,裹挟无边威势,对着吞吞镇压而下。
吞吞所化的紫金巨兽足踏大地,兽瞳居高临下的盯着那被它击飞的身影。
在那蚩囚咆哮间,只见得一道道光柱破空而去,裹挟无边威势,对着吞吞镇压而下。
黑袍下,突然传出了意味不明的沙哑笑声。
“也罢,他到时候毫无贡献,说什么都不能让艾姨将法域种子给他!”
三國之召喚亂戰天下
气势凶悍。
气势凶悍。
艾炙冷笑一声,旋即不再理会山外的周元,而是加大攻势,开始对付眼前的敌人。
镇压下来的光柱,也是在接触的瞬间,诡异消融。
吞吞抬起脑袋,兽瞳注视着那些落下的光柱,鼻孔间有白气喷出,下一刻,有极为纯粹的黑色自其四蹄之下蔓延开来,短短数息,便是犹如在其四周形成了一方黑色区域。
巨大的祖魂山矗立于天地间,巍峨雄伟,仿佛上连天穹,下接大地。
那些光柱,横立天地间,似有无穷威能。
“魔渊之手!”
不过,想要胜她,恐怕还有些不够。
在那位于山底层次的一座战台中,这里是双方比较低层次的交锋,数量最为的庞大,同时也最为的不起眼。
他手掌一握,滔滔黑气在其手中凝聚,化为一柄黑色长枪,长枪之内,发出亿万尖啸声,动摇神魂。
黑色法域达两千七百丈,法域之内,有无尽深渊浮现,深渊之内,喷薄出了让人难以想象的阴寒暴戾之气,在这种法域之内,寻常源婴境恐怕都是守不住心神,说不得还会被暴戾侵染心神,变成杀戮怪物。
而此时,在他的脚下,躺着一具巨大的尸骸,显然是此前被他所斩杀的万兽天强者。
艾炙所在的战台中,此时的他爆发出滔天源气,连绵浩瀚的攻势将他的那位孽兽族强者压制得喘不过气来,而在此时,他还有闲暇投望其他的战台。
而此时,在他的脚下,躺着一具巨大的尸骸,显然是此前被他所斩杀的万兽天强者。
吞吞所化的紫金巨兽足踏大地,兽瞳居高临下的盯着那被它击飞的身影。
艾炙冷笑一声,旋即不再理会山外的周元,而是加大攻势,开始对付眼前的敌人。
而此时,在他的脚下,躺着一具巨大的尸骸,显然是此前被他所斩杀的万兽天强者。
那黑色区域笼罩之处,世间万物皆是被吞噬而下。
艾团子容颜平静,并不理会蚩渊的挑衅,只是道:“我倒是很疑惑,你孽兽一族为何突然觊觎龙灵洞天?祖魂山所诞生的法域种子,应当不至于让得你们的主子花费这么大力气将你们送进来吧?”
浓郁的血腥之气,冲天而起。
那黑色区域笼罩之处,世间万物皆是被吞噬而下。
金雷赤火撕裂如墨龙般的黑气,将其焚烧。
浓郁的血腥之气,冲天而起。
然后脚下的尸骸渐渐的融化,最后渐渐的融入到了战台之中,隐隐间,似是有着一道诡异的源纹在地面上一闪而过…
黑袍遮掩住他的脸庞,其下一片阴影。
黑袍遮掩住他的脸庞,其下一片阴影。
在那位于山底层次的一座战台中,这里是双方比较低层次的交锋,数量最为的庞大,同时也最为的不起眼。
艾团子眼眸冰冷的注视着前方那道头发灰白,头有黑角探出的身影,她的身后,忽有金光涌动,只见得一对凤翼自其身后伸展开来,凤翼闪烁着光泽,每一枚翎羽都是有锋锐寒光涌现,仿佛刀刃。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