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ptt-1056、輪迴深處見天碑推薦

Home / 玄幻小說 /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ptt-1056、輪迴深處見天碑推薦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当前的情况很紧急,长话短说。”郑拓看向几人,“轮回鼎的存在,恐怕已经引起某些强大存在的窥探,所以,你我现在要从这里分开行动。”
郑拓看向混沌大帝。
“接下来的路我自己一个人走,你们其他人与老白一起,快些离开轮回之海。”
郑拓很果断。
根据傀儡探查,接下来的路非常危险。
他们这群人太多,实力也没有多强,完全不利于继续前行。
“不行,我要与你一起去!”
心魔果断拒接,要与郑拓一起前行。
他就是郑拓,郑拓就是他。
所以对轮回碑,他也有自己的执着。
已经到了这种时刻,他绝对不想退缩。
“不行也得行,你现在是本体,如果被斩,便是真得身死,我只不过是道身而已,就算身死也无妨。”
郑拓这般说道,劝说混沌大帝。
“无面老弟说的没有错,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不要用本体冒险,那轮回之海深处有多危险,不是你能够想象的,凭你这王级实力,根本不够其中那些强大存在塞牙缝的,要知道,你可是混沌体,有多少人想要你这体质,你这般去,就是送上门的美食,你说人家吃还是不吃。”
老白的劝说效果不错,混沌大帝思考其中利害关系。
“老大,要我说,不去最好。”
大天王这般劝说道。
其余几位天王,也是开始劝说。
“老白说的对,不要用本体冒险,本体身死,便是真得身死,这其中道理,你应该明白才对。”
最好郑拓这般说,混沌大帝点头。
“我明白其中道理,但你一定要看清楚,你知道轮回碑对你我有多重要。”
混沌大帝这般说道。
“放心吧,我本身就是为此而来,自会专心对待。”
郑拓答应一声。
“事不宜迟,你们快些出发离开。”
有郑拓催促,几人都是果断之辈,催动法门,离开古战场,返回西域。
郑拓见众人离开后,当即化为一缕青烟消失不见。
“灵符分身!”
邪灵在暗中窥探,本来一群人离开,他正准备出手,针对落单的郑拓。
但郑拓用的竟然是灵符分身,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如今他陷入两难境地。
是追人多的,还是寻找那落单的。
最后。
他决定寻找落单的郑拓。
那群人中有传说级强者不好下手,还是找那个落单的。
还有就是,是那个落单的家伙将自己轮回宝瓶抢走,炼制成了轮回鼎,那轮回鼎,肯定在其身上。
邪灵消失在原地,继续寻找郑拓身影。
而郑拓此刻来到了原八尊仙骨所在的位置。
那八尊仙骨已经消失,被他炼制成了轮回鼎。
所以。
此地那原本属于八尊仙骨的力量也全部消失。
他站在这里,看向前方。
那里便是轮回之海深处,其中危险非常,需要小心前行。
他没有以道身前行,道身的实力有王级,太过眨眼。
他取出一只元婴期的麻雀傀儡,附身其上,继续前行。
一路行来,并未有多少危险。
这是因为,他在之前已经用精英级侦查傀儡探查过,给自己找出了一条相对安全的道路。
一路行来,小心翼翼。
纵然如此,还是看到了许多异常强大的生物。
有山岳般大小的青蛙,实力深不可测,正在酣睡。
有手脖粗细的青蛇,张口之后,将一只大象吞入口中,吓了郑拓一跳。
还有各种匪夷所思的生灵存在。
成精的槐树,宛若利剑般的青青草地,会呼吸的小溪……
各种各样的神奇,呈现在郑拓眼中。
走在此地。
郑拓仿佛经历着轮回。
周围的一切是如此的不真实,充满梦幻的味道。
真是好地方啊!
郑拓看着周围景色与各种强大生灵,不由感叹出声。
这种地方看似危险,实际上安全系数爆表。
谁没事敢来这种地方冒险狩猎,那真是脑子抽抽的有病。
他这般想着。
突然!
轰……
有巨响出现,某处山林之中,竟然有战斗发生。
靠!
不是吧!
刚说完不会有人在这地方冒险狩猎,这他喵的转眼间就有人打脸。
郑拓感受到异常强横的轮回之力爆发,双方实力都在王级,打的可谓相当激烈。
与我无关。
郑拓没有参与这种战斗。
这种地危险重重,引起这么大的动静,必然会引来更为强大的存在。
郑拓赶紧跑路,不想参与其中。
但世间之事,就是这奇怪。
喜欢光明的人被黑暗所包裹,喜欢黑暗的人出出可见光明。
郑拓玩命想要躲开那种战斗的波及,那战斗偏偏就向他冲来。
且无力他如何闪躲,他就是难以躲开,跟开了锁头外挂一样,让他简直无语。
他还不能停下,只能跑,跑,跑,不断的跑,跑,跑……
一路狂奔,身后的压力渐渐减少。
那战斗看上去已经停止的样子。
但是。
突然!
他前方仅仅百米所在有强横的气息突然爆发。
紧接着,那爆发的气息冲杀而来,山林捣毁,化为一片平底。
郑拓化为小麻雀模样,就站在这平底的边缘。
前方百米所在,一条大蟒,浑身碧绿,此刻已被激怒。
“谁?惹这祖宗做什么?”
郑拓见此,一动不敢动。
刚刚他看到一条手臂大小的青蛇,张口吞了一只大象。
面前这一条大蟒起码有水缸粗细,其张口,还不吞下一座山。
郑拓一动不动,但那碧绿大蟒却是杀意慢慢,死死盯着郑拓。
郑拓完全能够感受到对方正盯着自己,没有错,他被盯上了,一动不敢动。
靠!
不是吧!
大蟒哥哥,真不是我动的手,与我无关,你盯着我干嘛啊!
郑拓无语,心里委屈。
不知道是哪个挨千刀的王八蛋动的手,这完完全全与我无关,无妄之灾啊!
郑拓不敢动,而那碧绿大蟒却是扭动着自己健硕的身形,一点一点,靠近郑拓。
怎么办?
怎么办?
郑拓脑中急速思考。
是转身就跑,还是取出道身,将这碧绿大蟒干掉。
这大蟒的实力有小王境,非常强横,如果对战,恐怕需要打上一会儿。
他这道身之中,并未有什么法宝存在。
实力算是较弱。
就在他犹豫之际,那碧绿大蟒缓缓游动,已经靠近他所在。
巨大的身形,压迫感十足。
那一双猩红的眸子,死死盯着郑拓这麻雀大小的身形。
二者就这般不成比例的对视。
突然!
碧绿大蟒似感受到了什么危险,突然张口,咬向郑拓。
郑拓见此,当即取出道身,准备动手。
却在他出手之前,一道灰光,瞬间降临。
那是一根灰色石矛,噗嗤一声落下,戳在碧绿大蟒头颅之上。
轰隆……
碧绿大蟒那硕大的头颅跌落在郑拓面前。
轰隆隆……
碧绿大蟒并未身死,此刻疯狂挣扎。
刷!
有灰光降临,那是一位孩童,年纪很小,身穿兽皮。
此刻他宛若一枚炮弹般,嘭的一声,踩在碧绿大蟒头颅之上。
那刚刚还在挣扎的碧绿大蟒,被这小娃娃一脚踹死。
这……
郑拓傻眼!
好暴力的小娃娃。
这小娃娃看上去与仙儿长大差不多大小,实力却是有小王境。
且从刚刚的手段来看,这小娃娃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小娃娃。
“大哥哥,这是你的猎物吗?”
小娃娃言语天真,看上去很有爱的样子。
与刚刚一脚踹死碧绿大蟒的样子形成极大反差。
“当然,这是当然是我的猎物!”
郑拓灵机一动,这般说道。
“哦……对不起大哥哥。”
说着,小家伙有些不开心的样子。
双手抓住石矛,轻松从碧绿大蟒的头颅之中拔了出来。
石器?
郑拓看到那石矛,不由心中一动!
这野娃子手中竟有一尊石器。
石器这种东西他多有了解,因为自己手中就有三尊。
石鼎,石琴,还有一个从来没有任何表示的石球。
石鼎能够凝聚神魂液,石琴则是杀伤力极强的法宝。
此刻看。
这野娃子手中的石矛,应该属于战斗类型的石器。
野娃子手持石器,准备离开。
“小弟弟,你等等。”
郑拓叫住野娃子。
“大哥哥还有事吗?”
野娃子看上去并不怕生。
“你想要这大蟒不。”
郑拓抛出诱饵。
听闻此话,野娃子眼前一亮。
“嗯。”
他狠狠点头,那天真的模样,简直比仙儿还要好骗。
“你这样,告诉大哥哥我想知道的信息,这大蟒就是你的了。”
随后,郑拓询问了一些自己想知道的信息。
这野娃子十分的天真,竟然一一全部告诉了郑拓。
野娃子名为石生。
根据他自己所言,其没有父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他一直生活在这里,已不知道有多少年月。
反正他就是饿了打猎吃,渴了和泉水,这么多年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
怪不得石生如此天真,原来是从来没有接触过外界。
“既然你一个人生活,带我去你住的地方看看吧。”
郑拓这般说道。
“好。”
石生很开心。
他见过其他人族前来,但那些家伙身上有一种令人讨厌的气息,他并不想靠近。
而这位大哥哥的身上,有一种让他和舒服的气息存在,让他想要忍不住亲近。
就这般,二者来到石生居住的地方。
这是瀑布旁的一个山洞中,山洞并不是很大,但足够石生一个人居住。
“无面大哥,我平时就是住在这里的。”
石生很愿意与郑拓交谈,且乐此不疲的给郑拓介绍着自己的家。
“有些简陋啊!”
正看着空空如也的山洞,这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却是有些艰苦。
正说着。
咕噜噜……
石生的肚子传来叫声。
“嘻嘻嘻……”
石生不好意思的露出笑容。
“你的家回头我在参观,先吃点东西吧。”
郑拓与石生来到外面。
他从乾坤袋中取出碧绿大蟒。
见此。
石生上去就是一口,看的郑拓一愣。
但见石生那亮晶晶的牙齿,竟生生在碧绿大蟒的身上撕下来一块血肉,就这般吃掉。
这……
郑拓看到这里,感觉多有不适。
“石生,你平时都这般吃肉吗?”
郑拓询问。
“嗯,我都是这样吃的。”
石生美滋滋的吃着肉,回应郑拓。
这大蟒的实力有小王境,肉质的确是大补之物,但也不是这么一个吃法啊。
虽然这样吃也没有问题,可总感觉怪怪的。
对此。
“石生,你先停下,我有更好吃的东西。”
郑拓说着,直接用一旁的树枝做成大签子,然后将碧绿大蟒做成羊肉串。
取出孜然,咸盐,胡椒粉……各种调料。
在石生这是什么神通的眼神中,那碧绿大蟒所在,渐渐传来一股让人忍不住流口水的香气。
石生双眼放光的盯着面前的烤肉,整个人已经无法自拔,完全其他。
他从来没有闻过如此美味的香气。
这味道,简直就像是地狱弑仙蝶身上的花纹一样让人沉醉。
郑拓见石生这贪吃模样,不由十分满意。
没有人能够在烤肉的面前保持淡定,就算是神仙也不可能。
何况是你一个只知道生吃的野小子。
“无面大哥,这东西能吃吗?”
石生觉得,这东西肯定不能吃,因为越是美丽的东西,越是有毒。
越是香喷喷的东西,越是有毒。
这东西这么香,吃起来肯定剧毒无比。
上次他吃过香喷喷的九色神菇,差点把自己给吃死。
“当然能吃!”
郑拓不知道石生心里所想。
他取来飞剑,在上面切割出一大块,递给石生。
石生小心接过,看着面前外焦里嫩,散发出阵阵香气的美味,忍不住咬上一口。
细细品尝后。
他瞬间瞪大了双眼,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
“怎么样,好吃吧。”
郑拓也是自顾自的取来一块蟒肉,吃了起来。
你别说,许久没有吃过东西,吃起来味道当真不错。
郑拓细嚼慢咽的吃着,在这完全陌生的地方,享受着难得的宁静。
反观石生。
刚开始小家伙还挺矜持,与郑拓一样,细嚼慢咽的吃着。
但随着越吃越香,越吃越香,整个人已经无法自拔。
在郑拓别控制,随便吃的言语中,石生已经无法自控。
整个人像是一只饿急眼了的小老虎,对那巨大的蟒肉,亮出自己的血盆大口。
望着石生这般贪吃,郑拓不由想到了仙儿。
如今东域,应该已经是风起云涌,无数强者踏足的时刻了吧。
甚至。
人王壁垒此刻已经消失,整个东域已经大乱。
果然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快。
他没想到自己会耽搁如此之久。
但既来之则安之,东域之事并不着急,眼前之事非常着急。
享受着难得的宁静与每位。
二者将一整条大蟒全部吃掉。
当然。
郑拓只吃了一点点,剩下的全部都被石生吃掉。
怪不得这小子天生神力,这么个吃法简直壕无人性啊。
郑拓这般想着。
吃饱之后。
郑拓觉得自己与石生的关系在度拉近。
所以。
他开始询问一些更加重要的问题。
“轮回碑?那是什么?”
石生不解,这般回到。
“怎么说呢,我也没有见过轮回碑是什么样子,可能就是一块石碑吧。”
郑拓比比划划,这般说道。
“石碑?”
石生努力的想着。
“对了,无面大哥,大胖子的老巢好像有几块石碑。”
“大胖子?”
郑拓不解,这般问道。
“对啊!大胖子,可胖可胖的一个家伙,很厉害的,我打不过他。”
石生这般表示,试图告诉郑拓,那大胖子很厉害,自己打不过。
“没关系,你带我去看看就好。”
郑拓对此表示疑惑。
不过这总算是有了一些线索。
“嗯。”
石生起身。
这就要带郑拓去看看。
但是下一秒,他便一脸愁容。
“无面哥哥,咱们明天在去吧。”
石生有些难为情的说道。
“为什么?”
“是这样的,我吃过东西之后是不能活动的,如果不回山洞里睡觉,就会肚子疼,很疼很疼,好几次差点疼死。”
石生这般说道。
听的郑拓多有不解。
“没关系,明天去也行。”
郑拓点头。
虽不知道石生说的是真是假,但他必须需要石生引路。
不然他可不知道那所谓的大胖子在何处。
是夜。
这山中的夜格外温暖。
温柔的月光挥洒在大地之上,将所有的一切都渡上了一层薄薄的银。
郑拓独坐山巅,欣赏这从未见过的景色。
美,真是美啊。
如果小七在这里就好了。
郑拓心中这般想到。
也不知道小七如今怎样,其应该在忙着复活魔皇吧。
仙路即将开启,魔族需要魔皇这种存在坐镇。
不然。
在那仙路之上,魔族恐怕难以与姜家秦家这种级别的存在争锋。
郑拓望着月光,多有惆怅。
他体内流淌的是华夏的血液,身为华夏人都知道,月亮,代表着故乡。
莫名间。
郑拓感觉自己有些伤感。
明明是绝顶妖孽中的绝顶妖孽,明明是天才中的天才,明明已经是王级强者,明明中的明明,自己已经比太多人太多人要好很多,可还是会感觉到孤独。
这种孤独的感觉很差,但他必须要独自品尝。
毕竟。
人生来就是孤独的,从来都是如此。
他心中品尝着孤独。
忽然!
他感应到一股莫名的力量出现。
仔细追寻。
他来到了石生所在的山洞之中。
此刻这山洞之中,石生躺在甘草上,正呼呼呼酣睡。
而让郑拓惊愕的是。
这山洞之上的墙壁四周,竟然有无数道月光般的灵纹闪烁。
这力量十分柔和,像是光的力量。
他们将石生笼罩,散发出柔和的光。
可以看到。
石生的身上,有一种非常特别的灵纹存在。
这灵纹他从未见过,且这灵纹的模样,并不修仙界中灵纹的模样。
石生的身上怎么会有这种灵纹。
郑拓仔细观察,那灵纹似乎在侵蚀着石生的肉身。
而周围墙壁上的月光,正在将其保护,不让那灵纹将其侵蚀。
怪不得石生说吃了东西要睡觉,原来是这种原因。
话说这石生是谁,为何会是这般模样。
难道其真的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不成!
郑拓这般想着,没有打扰石生。
他悄悄退出山洞,回到山巅之上。
原本准备在欣赏美景的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兴致。
同样的景色,在看,已经少了刚刚的味道。
情绪这种东西,一旦没有,那便是真的没有。
一夜无话。
清晨,石生伸个懒腰,从睡梦中醒来。
他看上去很精神。
“无面大哥,咱们出发吧。”
石生手持长矛,身穿兽皮,已经准备完毕。
“嗯,出发吧。”
对于昨晚发生在石生身上之事,郑拓并未询问。
谁都有秘密,没有必要刨根问底,什么都知道。
就算他相信,自己只要问,石生就会告诉自己,他也没有问。
这是做人的原则。
二者出发,石生在前面带路,去那石生口中所谓胖子的领地。
一路前行,明显能够看得出来,石生对于此地非常熟悉。
一路上,有许多危险的地方,石生都会绕过,同时给郑拓耐心讲解,不要靠近那种地方,很危险的。
从石生言语中不难听出,这些所谓的危险地带,这家伙都曾踏足,堪称将九死一生刻在骨子里的存在。
半日后。
二者来到了长生所说的地方。
远远看去,那是一片山谷。
山谷之中,的确有一枚石碑。
从远处看,石碑相当古老,上面也有许多难以读懂的文字。
而在这石碑的中间,有一只金蟾。
没有错。
那是一只金蟾,小汽车大小,浑身金灿灿,一副很值钱的模样。
“那个就是胖子,很厉害的。”
石生望着金蟾,这般说道。
“嗯。”
郑拓点头回应。
不过他一直都有在观察那石碑,想从那石碑上看出一些东西。
“无面大哥,我去将那金蟾引开,你去看看那石碑是不是你要寻找的轮回碑。”
石头这般说道,不等郑拓答应,这小子一个闪身,便是冲了出去。
“胖子,咱们又见面了!”
石生手持石矛,扮个鬼脸,一副金蟾模样。
“哼!”
金蟾见此,冷哼出声。
“小石头,你还敢过来找我,今日看你往哪里跑!”
金蟾说和,那强劲有力的后退一瞪地面。
刷!
金光所过,瞬间杀到石生面前。
石生对此早有准备。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面对金蟾。
当即双足用力,转身就跑。
“站住,给我站住!”
金蝉不依不饶,大腿用力,猛然一跳。
这一下就是千丈有余,且速度快到离谱,让人难以相信。
反观小石头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且颇有经验的一个急刹车,转身向另一面跑去。
金蟾见此,继续全力追赶。
二者转眼间便消失在原地。
郑拓见此,立刻一个闪身,来到金蟾老少,石碑所在。
他站立于石碑前,看着面前这古老的石碑,心中有一股莫名的感觉出现。
石碑之上的字体很特别,他从未见过。
且这字体十分神奇。
他试图将这字体记下来,但凭借他的实力,竟然无法记忆。
这是什么情况?
郑拓不解,从未见过这种情况。
难道这字体是某位强大存在留下的不成?
若这样,那完全可以理解。
某些强大存在留下的传承中,只有其后辈血脉能够参悟,其他人根本记不住,跟别说参悟。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想来。
面前石碑上的文字,应该就是如此。
是谁留下的文字,这文字又是什么样的传承?
郑拓不解,努力寻找,试图寻找出一些什么。
突然!
有杀意从背后袭来。
郑拓身形一动,闪躲开区。
那是一道神通,从他刚刚的位置穿过,悄无声息,轰击在石碑之上。
石碑被攻击,没有任何拨动,简直坚硬的不像话。
郑拓见此,看向那偷袭自己之人。
“混蛋,告诉你们小心些,以免伤到天碑。”
有男子骂骂咧咧的声音传来。
随后。
场中出现三人。
带头者便是那骂骂咧咧的男子。
这男子实力极强,有大王境,另外两位男子的实力也小王境。
三位王级出现,叫郑拓面色一动。
此地除了自己,进入还有其他人族。
“小子,你是谁?”
三者中,小王境的男子开口询问郑拓身份。
“闭嘴!”
那粗狂男子暴喝出声。
“你管他是谁,你去将他给我干掉,省得惹来麻烦。”
粗狂男子口中说着省得惹来麻烦,却是叫另外两人出手将自己干掉。
“三位这是何必,我与三位无忧无缘,何必如此针对我。”
郑拓后撤,保持警惕。
“无愁无怨,你不也是奔着天碑而来?”
粗狂大汉这般说道,一脸惊讶的看向郑拓。
“不,我刚刚才知道这是天碑,而且,我除了知道名字,根本不知道这东西是做什么?”
郑拓摊手,表示他完全没有搞懂发生了什么。
“好,如此最好,你让开,此事与我你管,不要管闲事,你就能保住小命。”
粗狂男子十分霸道,让郑拓离开同时,他来到那天碑前。
其看看面前的天碑,露出笑容。
随后。
他竟双手抱住天碑,硬生生将其拔出地面。
就这般,男子将天碑抗在肩头,准备离去。
不过在离去之前,男子对他的两个手下道:“你们两个,将他给我干掉后在回来,若无法干掉,你们两个也不用回来了。”
说完。
男子扛着天碑,催动法门,几个起落,消失在视野中。
望着肩抗天碑离去的男子,郑拓神色莫名。
首先看来,这并不是自己所要找的轮回碑。
在这。
这群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
至于这群家伙要这天碑做什么他不得而知。
“小子,无论你来自何处,今天出现在这里,便是你的命,认命吧。”
两位王级强者,当即出手,杀向郑拓。
郑拓对此并不想战斗,他只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两位何必如此,我真没有恶意。”
郑拓催动法门,闪躲二者攻击。
“少废话,你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就该死,这就是命,你逃不掉的。”
二者出手,皆是轮回之力。
且二者所修行的轮回之力格外强大,就是郑拓看到都惊讶。
这群家伙的力量,竟然有一丝丝本源轮回之力的味道。
可惜只有一丝丝。
若非他拥有本源轮回之力,属实难以察觉二者力量中的属性。
郑拓闪躲着二者的攻杀,眼看二者一副不死不休的模样,他只能出手,将二者镇压。
嗡!
十方世界全开,领域力量降临,二者瞬间被定在原地。
“两位,不好意思,我有些话想要问你们,如实回答,可保性命,如果与我玩心眼,今日便是你们两个殒命之时。”
郑拓说着,稍微捋了捋,就要开口询问。
突然!
有金光闪过。
那金光速度快到难以理解,瞬间将两人之中的其中一人卷走。
郑拓转头望去。
金蟾哼一脸气鼓鼓的瞪着他。
而刚刚那被卷走的男子,已经被金蟾吃掉。
这金蟾的实力可谓相当强大,有大王级别。
吃掉小王境的家伙绰绰有余,甚至看上去还不够的样子。
郑拓没有说话,眼睁睁看着金蟾在吐出舌头,将另一位男子卷入口中吃掉。
两位小王境强者,分分钟被干掉,这就是轮回之海深处。
在这里。
王级强者啥也不是。
“内个……嗨!”
郑拓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尴尬的挥手,与金蟾打招呼。
但是下一秒,金蟾当即吐出他那金色的蛇头,试图将他卷走。
郑拓见此,当即催动鲲鹏法,试图离开。
但是。
就在这一瞬间,他竟然感觉自己有被定住。
好家伙。
这不仅有物理攻击,还有魔法攻击。
郑拓被定住一瞬间,然后那金色舌头将他瞬间捆绑。
金色舌头收缩,欲要将他吞噬。
对此。
郑拓当即催动至尊之力。
至尊之力包裹全身,立刻解除了金色舌头的捆绑,逃了出来。
“灵山之主的力量?”
金蟾经历许多,竟然一瞬间就说出来至尊之力的来历。
“你是灵山之主的传人?”
金蟾言语中稍有缓和。
“额……没有粗,我就是灵山之主的传人。”
郑拓觉得自己应该稳住局面,所以这般说道。
反正长生与自己很熟,就算长生知道,也不会说什么。
大不了请长生搓一顿火锅。
“好一个灵山之主传人,你还有脸前来,给我去死!”
金蟾突然发飙,在度杀向郑拓。
“什么鬼?”
郑拓傻眼。
这是反向抽烟了吗?
剧本不对啊!
郑拓哀嚎一声,立刻催动鲲鹏法闪躲。
好在他有鲲鹏法,闪躲十分灵活,加上有至尊之力,不被金蝉其所困。
“误会,误会,我不是灵山之主的传人,灵山之主传人另有其人。”
郑拓叫嚷出声。
但他越是这样说,越感觉他是一样。
金蟾发飙,金色的舌头宛若利剑,打的闪崩地裂,好不吓人。
郑拓见此,只能喊道。
“你所守护的石碑都留了,还有心情在这里追杀我!”
郑拓此话,直戳金蟾要害,让金蟾立刻不在说话。
郑拓停止跑路,感觉浑身紧绷绷,差点虚脱。
这金蟾的手段格外强横,一个不小心被卷到舌头里,怕是分分钟被吃掉。
“小混蛋,都是因为你和那小石头,都是因为你和那小石头……”
金蟾在度发飙,看上去暴躁无匹,势要先弄死郑拓,在说其他。
“别别别……金蟾前辈,我能帮你把石碑抢回来,对方人多势众,你一个人恐怕抢不回来。”
郑拓在用绝招。
这一次,效果非常不错。
金蟾仍旧气鼓鼓的瞪着郑拓,但可算是不在出手。
“看来,你与那群苦修者果然不是一伙。”
金蟾冷静下来,这般说道。
“苦修者,你说刚刚偷走你石碑的小贼是苦修者?”
郑拓惊讶!
“轮回之海有苦修者,他们通过艰苦的修行磨炼己身,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难道偷东西也是磨炼己身的一种手段吗?”
“我呸!”
金蟾不爽。
“什么通过艰苦修行磨炼己身,就是一群偷偷摸摸的小贼,就是一群只会偷袭的废物……”
金蟾提到苦修者,当即破口大骂。
看得出来,金蟾痛恨这苦修者已经到了骨子里。
因为他足足骂了十分钟有余。
在这个过程中,郑拓是一句话也不敢说。
他太过了解,当一个女人骂骂咧咧时,千万不要与其理论。
因为那样就是引火烧人,他会连你一起骂。
果然。
金蟾骂骂咧咧之后,心里的气顺了,这才停止漫骂。
她周身金光闪烁,化为一个雍容贵妇。
说是贵妇,完全是因为这金蟾的身上,真是全部都是以黄金装扮。
金色的长裙,金色的发簪,金色的披风,金色的鞋子……
所有一切。
全部都是金色,就是一个字,贵。
“金蟾前辈,我冒昧的问一句,这群苦修者抢夺您的石碑做什么,我听那抢夺者自称这石碑为天碑,听上去好像十分不凡的样子。”
郑拓小心翼翼开口,将姿态放的很低。
虽说真打起来自己并不怕这金蟾。
但此刻,多个朋友,显然比多个敌人更好。
金蟾已经消气,但对郑拓仍旧没有好感。
听其这般询问,在想到还要郑拓帮忙,便是耐心性子。
“天碑是开启天门的钥匙,在这诺大的轮回之海中,共有七块,集齐七块天碑,就能开启天门。”
“天门?”
“没有错,天门,又叫轮回之门,那是通往真正轮回之地的地方,在那里有轮回碑,轮回碑上,记载有所有逝去者的名字。”
“轮回碑!”
郑拓心中一动。
他并不想表现的很激动,但是他不得不表现的很激动。
因为他在寻找的就是轮回碑。
万万没想到,真的有轮回碑,且听上去还想并不难以见到。
“小子,你也在找轮回碑吧。”
金蝉已经看透郑拓。
“小子不敢撒谎,我的确在寻找轮回碑。”
郑拓乖乖回答,没有撒谎。
“没什么,曾经有一段时间,此地有大批修仙者前来,甚至引起过大规模战斗,他们都是来寻找轮回碑的,但结果你应该也知道,没有一人能够集齐七块天碑,开启天门,见到轮回碑。”
金蟾这样说,郑拓是明白的。
“小子明白,只是有些事,不得不做罢了。”
郑拓岂能不知没有人找到过轮回碑。
但那又如何,既然轮回碑真实存在,为什么我不能是那个见到轮回碑之人。
“随意便,反正你们这些修仙者都一个德行,一个个搞得自己很忧郁,实际上就是坐井观天,什么都不知道,当你抬头能够看到天空时,你就应该知道,天空不是极限,因为极限是看不到的。”
金蟾唠唠叨叨,这般说着。
“是是是,是是是……”
郑拓打着哈哈,附和着说道。
“走吧,去找小石头,单凭你我的实力是抢不回天碑的,那群苦修者虽然是小贼,但其中却有几个厉害的家伙有些难缠,你我需要帮手。”
金蟾说着,率先前行。
郑拓见此,紧随其后。
金蟾看上去是知道石生住处的,她轻车熟路,带着郑拓飞行,来到石生所居住的地方。
“无面大哥,你回……呀……金蟾姐姐,你怎么也来了!”
石生见此,转身就要跑。
他刚刚惹到金蟾姐姐,金蟾姐姐就找上门来,可得快点跑,不跑肯定挨揍。
“小石头,我不是来找你报仇的。”
金蟾这般说道,叫石生停止跑路的步伐。
“真的?”
石生表示疑惑,询问出声。
“当然是真的,我来是有事找你帮忙。”
金蟾说着,降临而下。
“金蟾姐姐有什么事尽管说,我石生定然会一帮到底。”
小石头还挺讲义气,拍拍胸脯,扬言帮助金蟾。
但是。
醉 仙 葫
金蟾望着石生,毫无征兆的出手,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
“小石头,让你在挑衅我,让你在挑衅我……”
金蟾是真的记仇,这顿收拾石生。
“无面大哥救我,无面大哥救我……”
石生求救,发现他的大哥已经不见踪影。
这……
完了!
石生心头一凉,无面大哥不是被金蟾姐姐吃掉了吧。
金蟾姐姐最恨人族的。
完了完了,无面大哥被吃掉了。
怎么办!
怎么办!
无面大哥被吃掉,那我以后岂不是在也吃不到烤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