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溯源仙蹟 起點-第五百五十八章 古劍歸位,心魔從佛?相伴

Home / 玄幻小說 / 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溯源仙蹟 起點-第五百五十八章 古劍歸位,心魔從佛?相伴

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溯源仙迹
血衣小男孩震惊了,雷在原地。
“你怎么知道我要杀的人是源尘。”
石书低声提醒,免得叶枫再提出这么智障的问题:“小主,你的心魔头顶上写着‘源尘’两个字。”
叶枫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只要他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倒影之门 三脚架
“你意下如何?”
血衣小男孩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他本来是打算直接弄死这家伙的,毕竟源尘的心魔只能是他,不能由别人产生。
有他和哥就够多了, 再多几个岂不是更麻烦。
可是现在嘛,他改变主意了。
“不怎么样,但是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的,加油!到时候遇到源尘时,可不要气馁哦。”
血衣小男孩摆了摆手,转身就走了。
留下这家伙,让他在未来某一天见到源尘,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的。
真的期待。
别人家的心魔都是折磨本体,他这心魔成天得苦恼本体的仇家,真是刺激啊。
血色消失,只留下了一脸懵逼的叶枫和石书。
石书有些了然道:“小主,我怎么觉得这个血衣小孩好像是认识源尘的。”
叶枫浑身轻松,他朝着血色消失的方向追去,可是最终却被一道黑雾屏障挡住了。
“小主,前面可不能去了。那是通往死亡的路,更是通往一个极为恐怖之地的路。”
叶枫拍了拍石书,翻了个白眼道:“我倒是想过去,可我的实力也不允许啊,还有,书爷你能别加那么多修饰词吗?前面的路到底通往何地啊?”
石书的白光在时空长河里明灭不定,而这黑雾之路则是在时空长河上打了一个口子,一直延伸,通往未知的地域。
“让你好好看看我,你就是不听。这条路,通往暗海。”
叶枫身体一颤,差点从石书上掉下去:“暗海,是那个不祥之河?”
一路风驰电掣,血衣小男孩很快通过黑雾之路,进入了暗海之中。
暗海是非常的特殊的地方,这里有独立的时光,并不在时光长河之内。
血衣小男孩本想直接钻进暗海里,结果突然间他有些愣神,心想入口怎么都浮上水面了?
难道都出去了?
不大可能吧,他还没吃了哥哥呢。
心里这么想着,男孩化作血光直接钻入到某一黑棺内。
黑棺震颤了一下,血衣小男孩像是坐进了一个蜿蜒曲折惊险刺激的滑梯,整个过程尖叫不断。
远远地,不知名空间中便听到了小男孩兴奋的笑声。
红衣少年朝着无数或开或关的门微微躬身,飒然笑道:“多谢各位不计较我的身份,愿意为我兄弟二人留下两扇门,此前我因被歹人控制,失去本心,已经参与不了这一战,但是我虽无法参与,但舍弟却是可以,舍弟年幼玩心颇重,倒是战事一起,还请各位小心被舍弟伤到。”
一身白衣的女子从一扇白色大门中走出,这门看上去像极了丧门。
她一脸丧气,似乎对整个世界都充满了厌恶。
“第一,这两扇门不是我们给你留的,是源尘留的,别动不动就跟我们套近乎,这些门里是有搭理你的,但是那些都是源尘填充进来的后生,老一辈们,可没一个听你哔哔的。第二,什么叫你失去本心,我觉得那才是你本性毕露,一个心魔装什么大尾巴狼。第三,求你不要说这么丧的话,融合后你不是还在的吗?再说了,到时候谁反噬谁还不一定呢。弄得好想你那大心魔门是个丧门。”
怒火中烧的赤红之门打开,滚滚岩浆顿时喷涌而出,人还没出来呢,锁链碰撞的声音和怒吼已经先传出来了:“都快大决战了,你们就不能让我好好休息一下吗?你们就是一群猪队友,真不知道源尘那混蛋玩意怎么会让我和你们一块,简直就是玷污了战斗这个词。”
“嘻嘻嘻,愤怒毛,你也醒了啊,奴家也醒了呢,奴家要出来捶你的小胸脯,你可要等着呀,对啦,丧丧姐,你也等着奴家,奴家这就穿好衣服了。”
原本岩浆翻滚仿佛火山爆发的怒门无声无息关闭,那里面悄无声息,像是根本没有醒来过。
白衣女子叹了口气,就要回去,可就在下一刻,一道微不可查的欣喜声音响起:“搞定了,小欲姐出不来了。”
白衣女子行动更加迅速,直接就关上了门。
“小欢喜,你以为一条囍绳就能锁住我的门吗?”一只手搭在了红线少年的肩膀上。
苍白的帅脸缓缓转头,正好对上那双柔情似火的眼神。
“小欢喜呀小欢喜,这次你可跑不掉了吧,这都睡了这么久了, 你总不能说自己虚了吧?”
粉裙少女浑身都散发着青春的活力,她的一颦一笑都是一种风情。
“小欲姐,小欲姐,马上就要决战了,你还是把渴望用在敌人身上吧。”
“不要,我就要你和我,你每次叫我姐,我都被撩的心痒呢。”
粉裙少女靠近了一步,拽住了想要退后的帅气少年。
“别闹了,这一战非同小可,你们不想陪源尘一块嗝屁吧?不想死的话,就全力以赴!”
“静思哥,你终于出关了,你再不出来,我就要失身了。”小欢喜笑嘻嘻的跑到了高大男子身后,让其挡住了自己的身体,唯独露出一个脑袋来朝粉裙少女扮鬼脸。
“小欲,你要是这时候把小欢喜给吃了,那接下来的战斗你就会没有战功,到时候你之前所有的努力都会前功尽弃。”
粉裙少女退后一步,吐了吐舌头道:“静哥哥,奴家知道了嘛,奴家只是跟欢喜小弟弟开了个玩笑而已啦。”
“最好这样。”
高大男子一出场,直接把欲望之门里的小妖精给镇压了。
怒门和丧门里的愤怒毛和丧丧姐也都出来了。
“这次开战的几率大吗?”小欢喜抓着静思哥的衣袖,不敢看小欲。
“百分之九十八点五。”
静思哥没有说死,因为之前源尘晃个两枪,差点折了他们的腰。
这一次,理论上来说应该是没有问题,但也可能会有例外。
例如源尘脑抽了,源尘又想到什么阴损的主意了。
情绪小队刚刚找到主心骨,另一边又闹起来了。
“老大,老大的老大呢?”
倒钩尾辫子的窈窕姑娘有些胆怯的询问一把剑鞘。
剑鞘摇了摇身体,并未言语。
“哼,凭什么它是老大,它就是一把剑鞘而已,一点杀伤力都没有,怎么就能胜任老大这个职位呢。”
双子锤从一扇门中撞出落地成人,俩兄弟都不拿正眼看剑鞘。
“你们有什么理由说老大,老大这个职位是老大的老大定下的,当时你们怎么不说话,现在出来嚼舌根有意思吗?”
姑娘的倒钩尾辫子一翘一翘的,竟然还发出金铁交鸣的声音。
“夺命钩,你少添乱,我觉得现在让天银枪大哥当老大才合适。”日月光轮兄妹也出来了,带队大战这种大事,还是应该选出一个主武器当老大。
“你们这样老大的老大回来会生气的。”
“他都多久没回来了,等他回来早打完了。再说,就算他回来,也不可能和我们一块出战啊。他一向黏在源尘手里不想下来。”一面镜子浮现,照出的却是一道面纱女子的脸。
只是不知道面纱后是美还是丑了。
“和我一战。”
一言不发的剑鞘终于开口,那是一道孩童的声音,清脆悦耳,分不清男女。
根本没有等回复,一刹那,仿佛有巨大的压力作用的所有出现的武器身上。
“镇压!”
轰隆!
跪下一片。
镜面扣在地上,就像是一张脸贴在地上,奉化镜一言不发,仿佛只要她不说话,压在下面的就不是她。
不仅是她,日月光轮兄妹、双子锤兄弟都起不来了。
本来他们都准备好要战斗了,结果却发现根本不在一个级数上,一招就把他们给秒了。
“怎么了?外面怎么这么吵?难道已经打起来了?”三连问还没问完,天银枪青年刚迈出一条腿瞬间便屈膝跪下了,这跪的太突然了,胯直接撞门槛上了。
少年医仙
幸好不是人,没有哪方面的顾虑,但是这门可不一般,与他的疼痛连在一块呢,这一撞,差点把自己撞哭了。
“怎么回事啊老大,你怎么把重力场用出来了,这可跟你的性格不符啊。是不是他们欺负你了。”天银枪青年抬了抬腿,没抬动,顿时就意识到了老大生气了。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向老大认错,不然你们都别想起来了,现在不道歉,小心日后我找他麻烦。”
“老大,我们错了!”
天银枪给了台阶,这些武器也都知道这时候该顺着台阶下来。
只是大家都不明白,一向桀骜锐利的天银枪怎么就突然萎了?他不是最应该想成为老大的那个吗?
重力消失,天银枪顿时站了起来,笑嘻嘻的就跑到剑鞘那里,开始给老大捶背。
这直接把众武器都看傻了。
您的尊严啊,掉了一地。
“剑鞘老大,剑大哥不是说很快就回来吗?到底啥时候回来呀,我怎么没见到他呢。”
剑鞘不语,却见一道绿光超越红光。
咔擦一声,古剑归位!
血衣小男孩怒气冲冲的跑到了哥哥身边,然后让哥哥看他的样子。
红衣少年回头看了一眼,吓了一跳,连忙拉着弟弟询问道:“怎么回事,难道是被局外的大佛看上了,想拉你出家?也不对啊,你一个心魔,出什么家?老实交代,头上的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