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 迪巴拉爵士-第530章 軍糧讀書

Home / 歷史小說 / 火熱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 迪巴拉爵士-第530章 軍糧讀書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皇帝上了点将台,随即左武卫开始操练。
“陛下!”
有人弄了凳子来,李治冷着脸,“将士们在操练,朕如何能坐?”
“陛下英明!”
双城广州篇
这是来自于文官们的夸赞。
程知节给了梁建方一个眼色。
上!
梁建方干咳一声,“陛下英武,只看陛下按着刀柄的模样,老臣就知晓陛下每日闻鸡起舞……”
老梁还能这般无耻的谄媚?
被刷新三观的贾平安在汲取着经验。
李治的面色平静,但你不要眨眼啊!
这眨眼的频率高了那么多,分明就是很受用。
程知节当然不会放过这等机会,认真的道:“若非朝中离不开陛下,老臣都想建言陛下亲征高丽。”
“程知节!”
褚遂良戟指着老流氓,气的脸红,“亲征岂是随便能说的吗?你这是想祸国殃民!老儿!”
御驾亲征真不是随便就能说说的,比如说杨广,亲征扑街,顺带亡国。但你要说先帝也亲征过高丽,那不同啊亲。
先帝是马背上的皇帝,无敌的统帅。
李治是什么?
李治别说是统帅,他连人都没亲手杀过。这样的皇帝去亲征,也就是在边上喊666的份,大伙儿凡事还得向他请示汇报,贻误战机。
程知节冲着褚遂良冷笑。
老流氓看来骚话不行啊!
贾平安低声道:“陛下在,你就有了必胜的信念。”
老程,骚话不会你得会拍马屁啊!
小贾竟然有做佞臣的潜质……老夫震惊了!
程知节看了他一眼,“陛下在,老夫便有了必胜的信念!”
褚遂良懵逼。
程知节竟然会这般露骨的拍马屁……
老夫败了!
败的毫无还手之力!
李治的脸上竟然多了些可疑的红晕。
果然,马屁人人爱。
但亲征是不可能亲征的。
李治的身体有些问题,那等千里跋涉,那等寒冷的环境不是他能承受的。所以这个马屁拍的心安理得。
操练结束,李治说道:“左武卫的操演朕看着颇为威武雄壮。”
是啊!
左武卫的都是套马杆的汉子。
梁建方得了彩头,不禁暗喜,“陛下过誉了。”
随后就该是嘉奖,少说……弄不好他的儿子能被荫官。
今晚是喝什么酒好?
梁建方看了贾平安一眼,想到队列是他教授的,目光不禁慈祥了几分,想着下次活擒时少用些力。
李治下去看了看,将士们激动万分,有人甚至在颤抖。
“陛……陛下!”
那军士五大三粗的,身材也就比李敬业那个棒槌小半号,此刻却激动的热泪盈眶,语无伦次。
李治微微点头,“家中哪里的?”
“豫州的,豫州乡下的……”
军士涨红着脸,不敢去看李治,就昂首挺胸。
“是个勇士!”
李治微微颔首,顿时无数目光聚焦在了军士的身上。
有了这句话,回过头出征,但凡有立功的机会就少不了他的身影。当然不会是什么送功劳,大唐军中谁敢干这等事儿,那将领会社死,当事人更是无颜见人,聪明的赶紧寻个地方隐姓埋名,否则去买菜都没人卖给你。
但凡出征有厮杀的机会,这个军士会被优先安排在第一线,尽量给他杀敌的机会。换做是后世,就是尽量让他去突击队。
这便是此刻的氛围。
我怎么就那么欢喜呢?
李治回身,“将士们平日里吃什么?”
梁建方赶紧介绍了一番。
平日里的伙食普通,偶尔见肉。
但在这个时代已经算是不错了。
李治显然并不满意,“出征时吃什么?”
梁建方说道:“麦饭最多。”
李治闻言点头,大概觉得麦饭也不错,“今日朕便在左武卫吃一顿,就照着出征的饭菜做,不可多少。”
帝王体验生活的例子从来都不少,但在军中和将士们同一口锅里吃饭的真心不多。
梁建方看了程知节一眼。
程知节点头。
随后就去了梁建方的值房。
“赶紧做了饭菜来,就照着军中出征的做,谁多加了肉和油水,老夫弄死他!”
外面,程知节在叫骂。
李治坐下,和老帅们说了几句话,文官们集体沉默。
贾平安在边上装小透明,躲在苏定方的身后想着啥时候开始把产婆请家里去蹲点,还有产房也得布置了,两个产妇产后怎么坐月子也得准备好,孩子怎么照看……
他满脑子都是事儿,只觉得为人父母真的不容易,但婆娘更不容易,仅仅是一个怀孕就让他胆战心惊,可作为当事人,她们更加的艰难。
人生就是这般艰难,等两个孩子出生后,还得考虑怎么教育……对了,我竟然还没想名字?
贾平安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
啪!
声音不小。
众人缓缓看过来。
在严肃的校阅会议上,我干了什么?
贾平安严肃的道:“臣刚才看到了蚊子。”
这个天气能有蚊子?
李治觉得这是闲的!
回过头给武媚说一下。
随后饭菜来了。
菜蔬没有,每人一碗麦饭,两块咸菜,外加一碗汤。
李治看着觉得也不错,拿起筷子就吃。
大唐和后世不同,因为没有高额的盐税,所以吃盐的问题不大。
一口咸菜咬下去,李治不禁愣住了。
这谁做的咸菜?怕不是把菜放在盐堆里浸泡了吧?
咸的要命,难怪只给了两块。
他赶紧喝了一口汤。
汤是咸肉汤,味道……也就是咸,带着一丝油腥味,味道……真心难喝。
重练葵花
厨子做菜不知道尝味道的吗?
李治抬头,“军中厨子做出来的饭菜都这样?”
梁建方点头,“陛下,比这还差的都有。”
长孙无忌也笑道:“军中就是这般,要的是能吃饱,至于味道,就参差不齐。”
“原来将士们这般艰苦。”
李治叹息,然后吃了一口麦饭……
舒服不?
匪盛年代 唐祝
贾平安就等着这一下。
刚来时,表兄做的就是麦饭,吃的他怀疑人生。至于汤,后来表兄成亲,眼巴巴做了那道汤去,王氏差点说他想毒杀妻子另娶。
李治的神色从容,缓缓咀嚼着。
不错,能装!
你若是能面不改色的吃完这一碗,那我就服气了。
贾平安刨了一口麦粉,觉得人间最难吃的食物就是这个。
“这是麦饭?”李治笑着问道。
“是。”梁建方大口的吃着,程知节来解答,“陛下,这麦饭蒸煮之后能长久不坏,便于携带。”
李治点头,随后竟然吃完了一碗麦饭。
果然,能成大事者都狠,对自己狠,才能对别人狠。
贾平安吃的倍感难受,最后看着众人在低头吃饭,就悄然把半碗麦饭倒进了袖子里。
晚些回家拿去喂阿福。
吃完饭,李治严肃的道:“麦饭……不好吃。”
“陛下,你刚才……”
陛下,你刚才吃的好香啊!
谁特娘的这般蠢?
众老帅回头,一个将领站在那里……
我要社死了?
晚些一顿毒打在所难免,但现在还是先挽回影响吧。
长孙无忌出面了,“陛下,军粮历来都只能保证军士吃饱,至于吃好,大军出征,不可能携带许多食物,若是坏了更是麻烦。所以,麦饭能长久保存,这便是最好的军粮。”
“以前还有粟米。”
褚遂良显然也了解一些情况,“最近军中还多了干饭,蒸煮熟的米饭用热水一泡就能吃,若是煮来更是不错,加点咸肉……陛下,如今军中能有咸肉,已经是很不错了。”
历来军粮中肉食都是稀罕物,当初先帝征伐高丽,为了军粮也是伤透了脑筋,最后驱赶了一群肥羊跟随着大军一起去辽东。
“竟然这般吗?”
李治觉得胃里有些难受,刚吃下去的麦饭坚定的不消化。
“将士们为国征战厮杀,就吃着这样的食物,朕……心中难受。”
主辱臣死,不管李治是否作秀,臣子们必须要做出表态。
“陛下,臣以为,以后可多带些干饭,好歹比麦饭更好吃。”
“还有粟米其实也不错,就是需要生火熬煮,有时不能生火,军中就要饿肚子了。”
李治问道;“干饼如何?”
李勣终于开口了,“陛下,干饼其实也会坏,若是就近征伐,时日断定不长,那用干饼也不错。可战阵从来都无法确定厮杀的时日。有时为了追击敌军,大军就得半月,乃至于一个月不断的出击……那时候最能确保将士们吃饱的还是麦饭。”
就像是后世刚开始吃压缩饼干一样,吃多了也觉得难吃。但那时候没什么自热干粮,更没有什么便携式厨具,为了确保吃饱,压缩饼干依旧是主食。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李治皱眉,“难道就没有别的法子?朕在宫中吃着美味,可将士们却在冰天雪地里吃着难以下咽的麦饭,朕不知道则罢,既然知道了,就不能坐视。”
这是命令!
长孙无忌给了众人一个眼色,“陛下放心,此事下面自然会着手。”
等皇帝走了,大伙儿该干啥继续干啥。
这便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李治看了他一眼:“舅舅何须这般敷衍朕,此事朕既然说了,王忠良……”
“陛下!”
王忠良自然没有和君臣们一起享用军中‘美食’的机会,进来后,李治吩咐道:“此事记得提醒朕,隔五日提醒一次,一个月内无法解决……”
谁会倒霉?
众人面面相觑。
皇帝没说,但比说了还让人纠结。
晚些李治走了。
贾平安刚想尿遁……
“尿裤裆里!”
程知节很严肃。
李勣主持了会议。
“陛下既然交代了下来,我等就集思广益,好好的想想吧。”
众人枯坐着。
梁建方突然一拍案几,“娘的!这么多年了,谁没想过换些好吃的干粮?可谁成功了?咱们这些人难道还能做成了?”
“是啊!”
有人接着发牢骚,“其实在军中咱们许多时候也是跟着兄弟们一起吃这个,若是有法子早就出手了。”
“可陛下发话了!”
李勣作为李靖后的大唐名将,从李治继位后就很少在军方表态,今日却火了。
“陛下发话,那就必然要做出来。老夫不管如何,陛下说一个月,那就二十五日。二十五日弄不出新军粮……那就别怪老夫不给脸了!”
以往军中争执贾平安见过不少,但从未见过李勣这等威势。
恍如泰山压顶,让你只有应承的份。
众人应了。
随即……
“喝酒去。”程知节起身,“不喝酒老夫想不到好主意。”
“同去同去!”梁建方看了他一眼,“老夫最近不方便,老程,你请客?”
程知节摸出锦囊,“这肉干真好吃。”
两个男人之耻啊!
苏定方鄙夷的道:“老夫请客。”
“定方果然大气。”
一群老流氓随即寻了家酒楼,一顿酒喝下去,就开始了扯淡。
“当年老夫率军讨伐……”
什么想主意,最终都变成了吹牛笔。
全职 法师
晚些一干人喝的醺醺然的出来,贾平安问道:“此事该如何?”
“不如何。”
程知节淡淡的道:“李勣执掌尚书省,自然要和咱们保持距离,否则便是文武均沾,那是寻死。所以此次就该他倒霉。”
梁建方打个酒嗝,“他若是不说话就不会倒霉,可他偏生说了,还说了二十五日……可谁不知道此事就算是二百五十日都做不了,所以他这是主动把此事揽过去了,到时候责罚也是他的。”
“这……”
原来这里面竟然还有这些弯弯绕?
贾平安自诩聪明,可今日从开始到结束,他压根就是雾里看花。
苏定方拍着他的肩膀,唏嘘道:“小子,你还有的学呢!想想老夫蛰伏多年,这都是当年犯错遭的罪。你还好,有老夫们看着,少说能一路顺畅。”
紫荆令 新版红双喜
这群老流氓有麻烦寻他,这是让他见世面;有功劳也寻他,这是让他沾光。
但李勣为何要主动把责任弄过去?
这不是他的作风。
“那英国公为何要主动出手担责?”
老李现在是文官,此事和他没关系,他为何横插一杠?
苏定方摇头,“莫问。”
“有什么不可说的?”梁建方大大咧咧的道:“英国公在军中颇有威望,李卫公之后便是他了。可他身为宰相……别忘了,当年的李卫公可是躲在家中不沾染这些事。”
李勣本是名将,此刻却又是宰相,而且还执掌三省之一的尚书省,位高权重。
武,他号称此刻的大唐第一名将。
文,他是尚书省的老大,能抗衡长孙无忌的存在。
皇帝要废后了,和长孙无忌等人会慢慢的拉开距离,在这个时候,李勣就显得格外的鹤立鸡群。
大佬,你文武双全这般牛逼也就罢了,可你竟然还是宰相,你觉得妥当吗?
老李想辞掉尚书省的职位,可李治硬生生的把他拖了回来。
这便是强扭的瓜。
但李勣必须要为此做出反应,否则等帝王忌惮时,再后悔就晚了。
于是他今日主动揽责,就是主动背锅。
皇帝,冲着老臣开火吧。
越猛烈越好。
皇帝隐晦的呵斥他一番,削掉三花……不,把元婴抽些去,君臣相安。
果然,政治不是我能玩的!
贾平安没心没肺的笑。
第二日,贾平安打着哈欠进了百骑。
“武阳侯这是怎么了?”
明静好奇的问道:“可是晚上做了噩梦?”
“是做了噩梦。”
贾平安坐下,呆滞的道:“昨晚想了许久,生产的事,还有孩子出生后的事,孩子该教些什么,长大了调皮怎么管教,怎么说给他们娶妻,怎么让他们能一生顺遂……一直到鸡鸣。”
明静愕然。
“会想那么多?”
程达点头,心有戚戚焉的道:“当初为了想儿子的名字,我一宿未睡,第二日又后悔了,继续想……”
可怜的人!
明静打个寒颤,不禁想到了贾师傅的那番话。
——单身狗就是好!
晚些李敬业来了。
“兄长!”
贾平安见他神色不对,就问道:“可是惹事了?”
李敬业摇头,“先前阿翁在朝中,陛下说尚书省最近出了些不妥之事,让阿翁要看紧些。”
大唐宰相的地位不低,和皇帝议事都有座,近乎于坐而论道的那种议事。
所以皇帝一般不会斥责宰相,若是斥责了,多半有大事。
我去!
这是……李勣主动背锅,李治觉得不错,那么就顺势隐晦的呵斥一下。
李勣成功上岸。
可程知节他们呢?
……
“叫人来议事!”
程知节背着手在堂前转圈,附近的人路过都绕着走,没人敢去触霉头。
“卢国公,叫谁?”
程知节看看左右,竟然没兵器,不禁大失所望。最后干脆把鞋脱了,当做是暗器扔过去,那人抱头鼠窜。
晚些梁建方等人来了,个个都灰头土脸的。
“陛下呵斥了英国公,说明此事还得要看咱们。”
梁建方觉得李勣平白凸显了一下大气的人设,然后自己等人还得背锅。
“可有主意?”
程知节眼巴巴的问道。
众人摇头。
“一群没用的蠢货!饭桶!”
程知节的咆哮声让人胆寒。
“叫他们想主意,”
皇帝要为将士们做主,这是他登基后的第一次招揽人心,若是失败了……
程知节觉得自己以后定然会被穿小鞋。
连贾平安都被拉了来。
众人冥思苦想。
“想想辽东,那冰天雪地的地方,每日吃硬邦邦的麦饭真的难。”
有人唏嘘着。
贾平安心中一动。
辽东。
冰天雪地。
我好像想到了什么?
贾平安抬头。
正在转圈的程知节指着他,“低头,接着想。”
“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什么法子?”程知节两眼发亮。
“要回家试试。”
“滚!”
程知节觉得贾平安是想趁机跑路,不禁有些恼火。
贾平安回到家,叫人去弄了面粉来。
“郎君要做什么?”鸿雁很是好奇。
“炒面。”
……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