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全職藝術家 我最白-第五百一十八章 爆炸(爲白銀大盟幻羽加更)鑒賞

Home / 都市小說 / 都市言情小說 全職藝術家 我最白-第五百一十八章 爆炸(爲白銀大盟幻羽加更)鑒賞

全職藝術家
小說推薦全職藝術家全职艺术家
兰陵王要揭面了!!!
那个比赛以来几乎是一路树敌,得罪了无数歌手,也惹怒数以海量的粉丝,同时在观众之间引发了无数争议的兰陵王终于要露出他的庐山真面目!
哗啦!
疯狂了!
彻底疯狂!
这一刻无数恨极兰陵王的几乎已经择人而噬!
他们终于可以毫无顾忌的伸出了一次次亮出来又在迫不得已中收回的獠牙,宛如一只恐怖的野兽,在饥饿到极致之间,终于在猎物前张开了血盆大口!
有些东西不会改变!
至少不会因为两首歌改变!!
兰陵王的决赛表现再精彩,也掩盖不了他之前肆意攻击其他歌手的事实,对他不满的人早已汇聚成千军万马!
……
九界修神1
元夕的无数粉丝群内。
“夕夕哭了!”
“我的心已经碎了!”
“夕夕是最惨的,因为兰陵王她几乎被全世界误解,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兰陵王,复仇仍然没有结束!”
“夕夕的复仇我们继承!”
“真正的复仇,才刚刚开始!”
“管他是谁!”
“冠军又如何!”
“只要他露出真实面目,就是他迎接我们审判的时候!”
“我们去部落冲他!”
“我们要让他在这个圈子里再无立足之地!”
“赢了冠军又如何!”
“他已经输掉了全世界!”
“我已经联系了费扬那边的粉丝,他在这个舞台上毁了兮兮,我们也要毁了他!”
“兰陵王必死无疑!”
丝毫不用怀疑元夕粉丝对兰陵王的恨有多么深入骨髓,尽管一般人很难理解为什么粉丝可以对偶像维护到这般程度。
……
费扬粉丝群。
同样的躁动和疯狂,有人几乎是捶胸顿足!
“卧槽了!”
“霸王竟然是费歌王!”
“我们霸王有大帝之姿,兰陵王赢了比赛又如何,他之前那么说费扬老师,兄弟们谁能忍?”
“我不能忍!”
“元夕那边的粉丝联系我们了,虽然不喜欢元夕,但我更不喜欢兰陵王,这波要毁灭兰陵王!”
“联手联手!”
“我们准备去博客那边动手,让他好好感受一下万人唾弃的滋味,唯独这一次他无法翻身,因为他藏无可藏!”
……
木石粉丝群。
“兰陵王要揭面了!”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等这一刻,我都等的全身发抖了!”
“论坛!”
“我们去论坛干他!”
“让他臭名远扬!”
“他不是敢说吗,摘下面具他还敢吗!”
“还要扒他!”
“管他是哪个,黑历史肯定有!”
“冲锋!”
……
这些人只是冰山一角!
兰陵王在这个节目里得罪的歌手太多太多了,而且全部都是一线打底!
任何一线的号召力都是恐怖的!
哪怕一线歌手本身没说什么,粉丝们也会同仇敌忾!
这是千军万马!
这是大军压境!
当这么多人汇合在一起,联起手来抵制兰陵王,兰陵王的事业和前途都会遭遇巨大的打击!
……
而在这之前。
所有人,所有的所有,全部要先得到一个答案,那就是兰陵王的身份——
你是谁?
你到底是谁!
此时节目的弹幕已经不是暗流涌动的程度,而是群情激奋到完全沸腾了,就连很多还在支持着兰陵王的人都被这恐怖的声势吓了一跳!
“等死吧!”
“你完蛋了!”
“不管你是谁!”
“揭面之时就是你挨千刀的时候!”
“不,是万刀!”
“我的刀已经快收不住了!”
“我们是粉丝联合大军,大军出征寸草不生!”
“……”
妈呀!
好大的戾气!
兰陵王到底得罪了多少人!
这么多人恨他!
这么多人等着他揭面!
这么多人等着他露脸就开始冲杀!
这么多人汇聚在一起的力量太恐怖了!
有人不忍:“兰陵王做错了什么要让你们这么恨,人家这个冠军是凭借自己的实力拿到的,没有靠任何歪门邪道!”
然而。
这群人已经几乎失去了理智:“他开口就是错,他在这个舞台就是错,他为了博关注不择手段,就是大错特错!”
“你们不能这么干!”
兰陵王的粉丝,当然没法跟无数歌手粉丝汇聚在一起的力量强大,但仍然有人在倔强的维护着兰陵王。
这一幕必然发生!
但有人愿意挡在兰陵王身前!
然而很快这些人就被一连番的质问打蒙了:
“你说兰陵王是凭自己的实力,你说兰陵王的歌曲都是他对外界的回应,你有没有想过这是谁的歌!”
“这是谁的歌?”
“也别说作曲了!”
“兰陵王的歌词都不是他写的!”
“他的歌词掷地有声,他的旋律优美动人,但那都是羡鱼写的!”
“没有羡鱼,他走不到决赛!”
“没有羡鱼,他也拿不到这个冠军!”
“一个靠羡鱼拿冠军的人,有什么值得吹的?”
“他很强吗,没有羡鱼,他算什么?”
“一个曲爹不管不顾的帮他,他当然可以赢,但我们不服!”
“……”
一些阻拦者面对这些问题,忽然迟疑了。
就在这份迟疑之间。
所有弹幕,已经彻底成了反兰陵王的狂欢盛宴!
这群人仿佛变成了一只史前怪兽!
而这只史前怪兽的出现,最终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把这个举世皆敌的兰陵王彻底吞噬!
……
而在舞台上。
观众已经望眼欲穿。
兰陵王呢?
怎么还不揭面?
现场的躁动,越来越大。
现场的声音,已经开始喧哗。
甚至有人在想……
兰陵王该不是跑了吧?
压力太大了。
所以他,不敢揭面了?
如果是这样也不是不能理解。
举世皆敌,这四个字虽然好笑,虽然幼稚,但用在兰陵王身上,似乎很贴切。
他就是举世皆敌!
哪怕他成为冠军!
主持人安宏只能苦笑着安抚大家:“兰陵王老师正在换衣服,一会儿就会当着所有人的面进行揭面……”
忽然!
前方有电梯升起。
一道修长的身影,走出了电梯。
这个人戴着大家熟悉的兰陵王面具,但身上已经换上套相对简单的装束,从身材上看似乎……
很年轻?
现场,屏幕前!
所有人都盯着这个人!
有些人的目光,几乎燃烧出腾腾的火焰!
终于……
他摘下了面具。
轻轻的,摘下了面具。
无数的镜头,耀眼的灯光,躁动的现场!
一切气氛。
都让林渊无所适从。
喜歌·逝伤
刚刚摘下面具的时候,他甚至下意识挡住了脸,心脏忍不住微微加速了跳动。
还是有些不适应。
但……
好像不得不露脸了。
这不仅仅是比赛的规则,同时也是林渊在心底和自己许下的约定。
他的手,一点点放下,尝试着接受,他曾经所抗拒的一切……
“卧槽!”
“谁啊!”
“到底是谁?”
观众直勾勾的盯着舞台。
屏幕前有些人的眼底,火花已经开始爆裂!
大家只希望,那只手可以赶紧拿开!
最好在零点零一秒之内!
事实是这个过程持续了四五秒,林渊的脸,终于暴露在所有人的眼前。
毫无遮掩的,暴露在世人面前。
斜长的眉毛,明亮的眼神,刀削般的棱角,抿起的嘴唇……
年轻。
帅气。
而且,
陌生。
这一刻,很多人的第一反应不是惊呼,更不是讨论,而是一种近乎集体性的……
茫然!
这是蒙面歌王吗?
这是第一届的冠军吗?
他长得真的好好看,仿佛漫画中走出来的人,惊艳的仿佛身后有光,但为什么我们完全不认识这个人?
不认识!
帅哥你谁啊?
弹幕却已经疯了,节目组镜头怼在这张帅气到有些犯规的脸上,但从颜值来说竟然有种动人心魄的冲击力——
“露了露了露了!”
“等等!”
“他是谁?”
“他特么到底是谁!”
“这根本不是我想象中的兰陵王,但……”
“好帅啊啊!!!”
“真的特么的好帅啊!!!”
“草拟们,不能被美色所迷惑!”
“他是敌人!”
“他是兰陵王!”
“他的嘴巴比谁都恶毒!”
“他就是蛇蝎美男!”
“你以为你长得好看就能为所欲为!”
“今天谁也救不了他!”
是的!
兰陵王长得太好看了!
好看到几乎让很多人有片刻的失神!
但同时……
兰陵王太陌生了!
这个比赛是不是搞错了?
这个比赛当然不会搞错,也从来不会搞错。
因为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就在各种各样复杂的心情之中,就在无数人的懵逼和茫然之间——
孙耀火突然疯了一般嘶吼起来!
与这道嘶吼一起响起的,是江葵那高分贝的尖叫!
赵盈铬也被感染,眼泪肆虐之间,跟着无意识的尖叫起来!
“啊!!!”
而在评委席这边。
杨钟明几乎是仰天狂笑!
他等这一刻,等的太久了,有好多次,他几乎要忍不住说出来——
有好多次,他几乎忍不住想要指着观众鼻子骂!
有眼无珠!
但他都忍住了,所以他笑,狂笑!
杨钟明身旁。
尹东呆呆的看着杨钟明。
叶知秋也呆呆的看着杨钟明。
而到了郑晶……
郑晶竟然站了起来!
她竟然还……
她竟然还狠狠的锤了一下杨钟明的胳膊!
然而杨钟明还在笑,丝毫不觉得疼,只觉得这一幕实在是有趣到了极点!
“早点告诉我会死!?”
郑晶恶狠狠的骂了杨钟明一句,然后直接不管不顾的冲上了舞台,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之下,做了个请的手势,那表情似乎有些——
震撼?
这是郑晶?
这是曲爹啊!
要给兰陵王这么高规格的待遇?
更让人目瞪口呆的是,杨钟明也站了起来,而且直奔安宏处。
安宏吓得退后两步。
杨钟明一把拿到他的话筒,转头看向林渊:“我再问你一次,玩的开心吗?”
“开心。”
林渊发出孩子般的笑容。
他第一次发现,原来镜头也没什么好怕的。
“你是谁?”
杨钟明看向观众,又像是看着屏幕前无数张茫然失措的脸,最后看向兰陵王:“告诉他们你是谁。”
“大家好。”
林渊想过很多种自我介绍,但话到嘴边似乎又不知道说什么了,只剩一句简单而无趣的四个字:
“我是羡鱼。”
只是让林渊意外的是,当他介绍完自己,现场忽然安静下来。
这是上千人的现场!
但……
就在这上千人的现场,此刻却落针可闻,极致的寂静,仿佛所有人都失去了语言能力!
“羡鱼!”
“羡鱼!”
孙耀火几人,陡然打破了沉静,也在用这种方式提醒着所有人,你们没有听错——
他!是!羡!鱼!
轰隆隆,犹如核弹洗礼!
随着杨钟明的一句话,全体观众陡然起立,仿佛事先经历过无数次的排练!
而在屏幕前。
所有人的脸,都陷入了一种无言的震撼,他们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
他是谁?
他是羡鱼?
他是羡鱼……
他是羡鱼!!!!!
这一刻,无数屏幕前,都在片刻的死寂之后,发出了恐怖的尖叫声,就和现场这沸腾到仿佛高压锅的气压被压到了某个临界点一般——
下一刻!
音乐大厅!
这个传承了数百年的建筑,承受了有史以来最恐怖一次的音浪袭击,全世界都要在这统一的尖叫中爆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