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 迪巴拉爵士-第527章 自作孽

Home / 歷史小說 /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 迪巴拉爵士-第527章 自作孽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阿娘!”
李弘蹦跶着,一脸惊恐万状。
“怎么了?”
武媚放下文书,笑着问道。
李弘凑过来,故意放低声音,一脸神神秘秘的模样,“阿娘,阿弟真丑。”
武媚平静的道:“为何这般说?”
一宠成瘾,恶魔首席轻点爱 凌夏
李弘眼珠一转,“阿弟拉了,好臭。”
武媚莞尔,“六郎还小,你以前也是这般。”
“我不会!”
李弘叫嚷,“阿娘,我不会,阿弟会,他还会笑,拉了就笑,好臭。”
武媚笑道:“明年就好了。”
“昭仪,武阳侯来了。”
李弘欢喜,“舅舅来了。”
他蹦跶着出去,“舅舅。”
“见过大王!”
贾平安拱手,“大王今日看着威武了不少啊!”
李弘马上挺着腰板,“是。”
“你若是能在这里站一刻钟,那就更威武了。”
周山象瞪了他一眼,心想这人真坏,竟然给大王下套。
“真的?”
李弘却来劲了,站在那里不动。
“自然是真的。”
贾平安进去了,周山象怒道:“没见过你这样的臣子。”,回过头她劝道:“大王别听他的,咱们进去暖和。”
李弘摇头,“我要威武!”
贾平安进去,武媚眯眼看着他,“唐旭那边立功了,提及了你,陛下说你在百骑还不错,不过要戒骄戒躁。”
我不骄傲啊!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是!”
贾平安觉得自己真的很谦逊。
“我母亲在家中颇为无趣,明日想去大慈恩寺拜佛,平安你可去一趟。”
杨氏?
贾平安的脑海里马上钻出来一个事儿。
后世传闻那位老太太和外孙贺兰敏之有些那个啥,他一直觉得奇葩。
不过也就是阿姐罢了,武家一家子和他没关系。
“阿姐放心,我保证让老夫人笑口常开。”
不就是哄老太太吗?
后世那些做保健品的最擅长这些套路。当时贾平安做小生意,隔壁就是一家做保健品的,见到老人就和见到了亲人一般,一番话哄的老人们老怀大慰。
实际上他后来反思,那些老人一生的阅历何等深厚,为何被那些套路蒙了?大多还是因为老人们心灵空虚,在家无所事事,而来到这等地方后,那些人一阵甜言蜜语,顿时就被治愈了大半。
武媚苦笑道:“她一心想见玄奘,可玄奘如今不想见权贵,干脆就不见外客。我说了见不到,老夫人就火了,说我如何如何,拂袖而去……先前阿姐遣人来说是饭都没吃。我心中焦虑,你明日好生劝说一番。”
阿姐就是武顺,老公贺兰越石去了,如今带着两个孩子跟着杨氏过,其中一个就是大名鼎鼎的贺兰敏之。
呃!
这个怎么像是后世见偶像般的狂热呢?
“老夫人信佛,法师慈悲,说不得会见一见!”
贾平安也不知道玄奘会不会出来,但忽悠了再说。
武媚点头,这时周山象进来,“昭仪,武阳侯哄了代王,代王如今在外面站着,谁都劝不动。”
说着她瞪了贾平安一眼。
这个女人自从因爱生恨后,就对贾师傅颇为不友善。
武媚看了贾平安一眼,“这是为何?”
“阿姐可知男儿在小时候要锻炼其精神的重要性?”
贾师傅开始了……
“锻炼精神?”
武媚不解。
昭仪,他在忽悠你,镇压他吧!让他在外面站一个时辰……
周山象在心中咆哮着。
“是啊!”
贾平安说道:“阿姐,所谓三岁看老,为何?因为本性会凸显,其次便是后天养成的性子也会凸显。比如说有的孩子几岁就颐指气使,视人命如草芥。有的孩子几岁就怯弱胆小……这等怎么办?”
“三岁看老?这话有些意思。”
武媚微微颔首,觉得小老弟越发的智慧了。
现在还没有这句话吗?
那我申请个原创行不行?
“阿姐,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会遇到许多事,譬如说今日他想出去玩耍被拒绝,那么他很有可能就会生出些别的念头。所以要想让孩子不走偏,我以为,就该要锻炼他的男人气。”
这个大外甥真心不错,历史上李治和武媚两口子对他堪称是疼爱有加,大概就有些朱元璋对太子朱标的意思。
可惜天不假年,一个肺结核就毁掉了大唐太子,随后的老二李贤不时脑残,最终扑街。
若是大外甥能一直留着……
贾平安觉得希望很大啊!
武媚微微颔首,“去看看。”
众人出去,就看到李弘站在台阶上,小小的身子摇摇晃晃的,但脚下却不动。
“阿姐,这便是男儿气!”
好好看看自家老大吧,这样好的孩子,阿姐,千万手下留情啊!
贾平安从侧面溜了,走远了些回头看,就看到李弘站在那里,一脸倔强。而武媚站在他的身后……阳光照在了李弘的身上。
出宫之后,贾平安看看左右。
去哪呢?
回百骑做个大唐好公务员,还是直接回家……
不对,高阳那边好久没去了,那个娘们一直没找上门来,多半是在忍。
赶紧走了,再不去那个娘们多半会炸。
身后,沈丘和邵鹏在说话。
“那番话颇有道理,男儿气……皇子若是没有男儿气,那如何能掌事?”
沈丘的话很含糊,但邵鹏却听出了言外之意。
——陛下确定要换老婆了,武昭仪就是唯一的人选。
武媚做了皇后,代王李弘成为太子将毫无悬念。
太子木有男儿气怎么行?
“武阳侯行事一直很稳靠。”
邵鹏心中暗喜,言语矜持了些。
“稳靠?”
沈丘想起自己上次和贾平安去寺庙里查案消息,最后他狼狈逃窜,贾平安大摇大摆装成是和尚轻松出来的事儿。
那人若是稳妥,咱就是稳如泰山!
“咦!”
邵鹏发现有些奇怪,贾平安路过百骑的门外竟然……过门而不入。
看看那个门子,一脸‘我早知道大统领会这样的’的表情。
你以为你是大禹吗?
进去啊!
咱才将夸赞你稳妥,你稳妥一个啊!
你特娘的……你特娘的竟然跑了?
贾平安一脸得意的模样让邵鹏没话说。
气抖冷!
沈丘叹道:“这才是贾平安。”
做事儿看似稳妥,但冲动起来比那些无脑年轻人还冲动,这样的人很难评价。
有些事儿看似再正常不过了,可他会炸。
有些事儿看似让人愤怒,他却颇为赞赏。
这人就是个奇葩!
不,奇葩中的战斗机。
……
贾平安一直觉得龙这个生物很牛笔,功能太强大。
行云布雨,这是龙的基本素养。
床榻不够稳靠,有声音,而且很有节奏感。
节奏感消失了。
“我觉着自己就是药渣。”
“什么药渣?”
“就是……榨汁。”
“不懂,郎君就喜欢哄人。”
高阳靠在他的胸膛上,呼吸急促,“郎君这次被夸赞了呢!”
“你如何知道的?”
那事儿不是刚出来吗?
高阳吃吃笑道:“我先前进了宫呢!皇帝很是高兴,说吐蕃得了消息,怕是不敢出兵了。”
“吐蕃不出兵只是一时。禄东赞不肯消停,他必须要用不断的胜利来收服那些人。他和他的子孙必须积极进取,否则吐蕃内部的反对者将会葬送了他的家族。”
贾平安有些好奇,为啥权臣就那么牛逼呢?
比如说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但正是源于他和子孙的不断进取,混战结束了。在此期间异族被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可换了司马家,瞬间就成了门槛猴,在家里大打出手,对外成了狗屎。
再到吐蕃。
禄东赞成为权臣后,吐蕃就持续不断的给大唐压力,吞并吐谷浑,在西域不断出手,一时间,吐蕃竟然和大唐成为了旗鼓相当的对手。
“郎君在想什么?”
高阳笑着问道。
“没什么。”贾平安突然问道:“宫中如今正在闹腾,没寻你的事吧?”
“皇后如今和萧淑妃联手,整日说武昭仪的坏话。”高阳慵懒的趴着,“其实皇后很蠢。”
“为何?”
“她虽然是皇后,可也是皇帝的妻子。不,她首先是皇帝的妻子,她自家弄错了次序,先想着自己是皇后,却忘记了这一切都是皇帝给的,于是……”
高阳的这个看法让贾平安颇受震动,“你这个看法很睿智。”
皇后首先是皇帝的妻子,这一点文德皇后就作出了榜样。后世明太祖的马皇后也做出了榜样。所以她们在世时皇帝多有尊重,离世后皇帝悲伤不已。
“当年文德皇后就是这么做的,给长孙家的好处都主动推却,一心只想着先帝,这样的皇后,谁不爱?谁会废掉她?”
高阳掩嘴打个哈欠,“郎君,别想这个了……”
“那想什么?”
“……”
吱呀!
吱呀!
晚些出去,肖玲看着平静,可耳根都红透了。
她进去一看,高阳盖着被子在酣睡,脸上发丝凌乱,还带着绯红。
这一觉直至午后。
“公主,有客人。”
“谁?”
高阳醒来,只觉得精神放空,空气都仿佛带着幸福的味道。
“是柳奭家的女人。”
高阳刚拥被坐起来,闻言皱眉,“不见!”
肖玲说道:“公主,毕竟来者是客!”
“天台山刺客之事弄不好就是柳奭的手笔,真当我是蠢人吗?”
高阳冷笑。
随后她打着哈欠起床。
沐浴更衣,接着去吃迟来的午饭。
午饭结束,高阳起身准备在府里转转。
“公主,有人求见,说是武昭仪家的人。”
高阳点头,晚些有人带着一个女人进来。
女人看着二十多岁,脸微圆,一张嘴笑起来就有些纯真的味道。
“见过公主。”女人自我介绍,“奴是昭仪家老夫人身边的苗凤,今日来是想请教公主,那武阳侯如何。”
你这个时候来请教这个问题,什么意思?
难道是讥讽我么?
不会!
高阳知晓武媚的母亲就在长安城中,而且前阵子频繁去长孙无忌家求见,劝说长孙无忌松口,让皇帝废后,可无功而返。
问小贾?
她淡淡的道:“这话怎么说?”
你没头没脑的就问一个大唐侯爵,合适吗?
这一刻高阳冷若冰霜。
苗凤赶紧堆笑道:“明日老夫人出行,昭仪安排了武阳侯随行,老夫人没见过武阳侯,就让奴来请教公主。”
小贾……是个好人!
“武阳侯是个好人!”
就这?
苗凤一脸渴望,“公主,敢问武阳侯人品如何?”
问别人的人品,别人说了是交浅言深,不说得罪人。
这个女人,果真是没分寸!
赶她走?
罢了,毕竟是小贾阿姐家的仆役,我忍一下。
高阳皱眉道:“人品如何,武阳侯执掌百骑,你说人品如何?”
肖玲干咳一声,“公主还有些事。”
逐客令一下,苗凤只能福身告辞。
回到家,杨氏刚午睡起来。
她虽然七十余岁了,但肌肤依旧细嫩,皱纹细而少,容颜宛如中年妇人。
“老夫人。”
“苗凤啊!”
杨氏呆呆的坐在榻上,“媚娘都要做皇后了,为何不能见玄奘一面?我记得以前玄奘还经常入宫的。哎!这个女儿啊!如今越发的威严了,我的话却是无用。”
苗凤赶紧劝了一阵子,杨氏叹道:“那个贾平安如何?”
苗凤行礼,“老夫人,那高阳公主说武阳侯人品颇好。”
杨氏点头,“有人说他是个扫把星,可媚娘却说不是,这还让他来护送,媚娘这是想让我见见他,知晓一些他的事,用心良苦。”
苗凤先前被高阳一眼看的遍体生寒,此刻想起来依旧觉得有些后怕,“老夫人,传闻公主和他有些亲密呢!”
“亲密就亲密吧。”杨氏淡淡的道:“但凡男人,罕有不贪女色的。男欢女爱,此乃天性,无需干涉。”
“是!”
……
贾平安回到了家中,先去看了两个大肚婆。
“医官说也就是一两个月之内就要生了。”
卫无双很是淡定,“妾身在想会是个什么。”
是个皱皱巴巴的小猴子!
苏荷看着大肚子,“夫君,会是个什么?”
她问的是性别。
贾平安随口道:“是个皱皱巴巴的小猴子。”
苏荷神色呆滞,然后眼中多了泪光。
“小猴子?”
卫无双觉得不对劲,刚想劝,苏荷已经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我去!
这是什么情况?
贾平安傻眼了。
随后就是一场嚎哭。
贾平安手足无措的劝了许久。
“小猴子……小猴子说的是孩子,刚出生的孩子就像是一只小猴子。”
“真的?”苏荷泪眼朦胧的抬头。
“真的!”贾平安赌咒发誓,“若是假的,为夫以后钓鱼一条都不中。”
这个誓言很恶毒,苏荷暂时相信了,然后就此睡去。
“夫君说话越发的轻佻的。”卫无双很不满,“苏荷怀胎本就有些胆怯,夫君说什么小猴子,她吓唬的不行。若是胆子小的,说不得就要出事。”
后世说为你生猴子很普遍,但在此刻你若是去别人家说你媳妇生下来的会是个小猴子,保证一家子男女混合多人打,还不带停手的。
顺口了顺口了!
要忌口!
当夜贾平安就陪着苏荷睡。
半夜,他梦到了自己还在前世,和一群损友在路边摊撸串喝啤酒,对面几个女孩和他们说笑。突然,一个女孩渐渐变了,尖牙利齿的,挥舞手臂喊道:“贱人,你才是小猴子,你全家都是小猴子!”
贾平安猛地醒来,就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人趴在自己的身上。
他发誓自己这一刻血液,不,是全身都凝固了。
原来恐惧到了极点就是没有恐惧吗?
这一刻贾平安只觉得世间的一切都停滞了。
然后,一股子熟悉的味道传来。
苏荷的发香。
含着皂角味道。
皂角还是他亲自去打的,弄干,要洗头时就剪碎,略微熬煮一下,水温温的时候就把长发放进去泡洗。
贾平安伸手扶住她,“起夜?”
“嗯!”
贾平安赶紧起身,把她扶下床,“慢一些,可要我护着去?”
不出所料,苏荷马上就坚定的道:“不要。”
回来后重新躺下,苏荷有些焦虑,“夫君,孩子是什么样的?”
老子自作孽啊!
贾平安想一巴掌拍死自己,然后柔声道:“孩子在羊水里浸泡着,所以刚出生时看着皱皱巴巴的。可等过了几日,渐渐就长开了,白白胖胖的,抱着就舍不得撒手。”
“真的?”
“当然是真的,不信等丈母哪日来了,你只管去问,你当年可是出生时皱皱巴巴的?”
“我哪里皱皱巴巴了?郎君胡说。”
苏荷身体一阵扭动,吓到了贾平安。
“好好好,你生下来就是白白胖胖的。”
苏荷搂着他的脖颈,突然问道“夫君,你说……再过十年,你可还会这般待我?”
“再过二十年也是如此。”
“那再过三十年呢?”
“夫君!”
贾平安装睡。
“武阳侯,再过三十年,我们依旧双修,好不好?不过你不许抢我的鸡腿。”
……
早上起床,贾师傅精神抖索,杜贺见了,犹豫再三,等他操练结束后,近前说道:“郎君,我这里有些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说吧。”
贾平安最不喜欢这等卖关子。
“哎!”杜贺先叹息一声,“那日医官来,王老二去问,说自家娘子若是有孕了,可能那个啥……行房。医官说了,最好不要,总之难免伤了妇人。”
贾平安先是一怔,然后才知晓这货是来了个间接进谏,暗示他莫要孕期行房。
“见过郎君!”
王老二姗姗来迟,一溜烟往厨房跑。进去就问道:“曹二,今日可有蛋羹?我家……我想吃。”
曹二骂道:“蛋羹蛋羹,这家里的鸡每日吃虫子,也不见你去寻些来,到了季节也不去寻些蝗虫来,这鸡天冷了下蛋少不知道?再说你吃个屁的蛋羹,上次还说什么吃着太嫩,还是要煎着吃的好,油性大,是你家婆娘吧?正好二位夫人要做蛋羹,回头给你家婆娘做一碗。”
王老二一阵感谢。
杜贺笑道:“以往曹二要是这般和他说话,多半是要动手的。”
“这便是百炼钢也能为绕指柔啊!”
杜贺眼前一亮,“郎君此言大妙,可谓是男女情义的妙语!”
呵呵!
我满肚子都是这些骚话,只是懒得说。
吃了早饭,贾平安径直去寻杨氏。
到了地方,见外面有几辆马车,贾平安就冲着门子说道:“告诉老夫人一声,我来了。”
“你是谁?”
贾平安愕然。
然后笑道:“贾平安!”
我和这些人叫什么劲呢!
前世压力大,遇到事儿就容易炸,但这一世就好多了。
那门子看了他一眼,“哪的?”
“百骑的!”
贾平安猛地觉得不对。
这是阿姐的娘家,自己和阿姐的关系长安知道的人不少,娘家怎么不知道?
这是故意耍我呢!
门子微笑着,可却没有进去禀告。
贾平安的火气腾地一下就起来了,径直走了过去。
门子一脸讶然,“武阳侯还请在外面等候。”
“我先前和你说了我是武阳侯吗?”
MMP!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