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猛卒》-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全線封鎖推薦

Home / 歷史小說 / 火熱連載小說 《猛卒》-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全線封鎖推薦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猛卒
乔四郎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还能从内卫监狱里活着走出来,内卫王统领的话仿佛还在他耳边回荡:‘晋王殿下仁慈,希望你全力从河南府运回生石灰,只要你做得好,非但无罪,还有功劳,将来朱泚覆灭,你也会有个好结果。’
乔四郎心中十分激动,同时也很庆幸,他庆幸自己只是一个负责买卖货物的官商,而不涉及情报,否则哪有这么容易被放出来。
而激动是他正好负责对外销售新安县的生石灰,其他几个同他一样的官商都看不上生石灰,使得他得到了晋王的关注,自己卖生石灰竟然能卖出一个好前途,这是他做梦也想不到的。
乔四郎连忙赶回自己商行,一进商行,掌柜大吃一惊,“东主,你居然被放出来了?”
掌柜也是和他一起的洛阳官商,他不想让掌柜看出什么端倪,只淡淡道:“很奇怪吗?”
“卑职听说东主被内卫抓了,货物也被扣押,卑职真的以为东主出不来了!”
掌柜的吃惊很正常,他们是洛阳的卧底,被内卫抓进去,就算不死也会被送去矿山做苦力,哪有这么容易出来的。
乔四郎坐下喝了几口热茶,一脸庆幸道:“我是运气好,内卫把我当成投机生意的普通商人,没想到我是官商,关键是我们的盐是在禁令颁布前买的,勉强不算我违禁,处罚了五百贯钱后,就把我放了,我自己做梦也想不到,和我一起被抓的三个伙计呢?他们应该放出来了吧!”
“他们昨天被放出来了,也是训斥一番,否则我怎么知道东主被抓?东主还真是运气好,要是在洛阳被抓,肯定就没命了!”
“内卫还是讲道理的,放了我,货物也还给我了,不光是还钱,折算成五百贯钱还给我,结果这五百贯钱又被罚掉了。”
乔四郎苦笑一声,“我们这次赔了七百贯钱。”
“东主,七百贯钱问题不大,咱们在柜坊还有一万五千贯钱呢,不过刘相国来信了,今天刚刚收到。”
乔四郎精神一振,连忙问道:“刘相国怎么说?”
“刘相国通知我们所有商行,把所有钱都从柜坊提出来,全部运回洛阳。”
乔四郎点点头,这是在他们意料之中的,他们早就发现了,在洛阳卖什么东西都亏本,只有卖天宝老钱最赚,一贯老钱就能兑换十贯新钱,天下没有比这个生意更赚钱的了,而且长安还没有禁止运铜钱去洛阳,是合法生意,不过风险也是最大,
内卫统领王越只是让他竭尽所能运送生石灰去濮阳,但没有具体让他运什么去洛阳,只是说允许他做合法生意,运送铜钱也是合法生意。
乔四郎当即道:“我们明天就去提钱,租用货船,回洛阳运石灰赚钱。”
当然,乔四郎的层次太低,他不会明白长安朝廷向洛阳输送老钱的战略意义,老钱也好,金银也好,输往洛阳都是在掠夺权贵们的财富。
武道天骄
权贵们手中存有天量的新钱,朱泚这些年铸造了几千万贯铜钱,这些钱九成以上都在权贵手中,他们急于将新钱换成金银或者长安的老钱,一旦天量的新钱被释放出来,而洛阳没有那么多对应的物资,物价就会暴涨上天,新钱会彻底沦为废钱,士兵们手上的军俸变得一文不值,后果可以想象。
这就是郭宋告诉杨密‘以黄金为刀’的真正用意,朱泚饮鸩止渴,将亲手制造超级通货膨胀。
所以郭宋非但不禁止商人们将天宝铜钱输往洛阳,还通过各大柜坊,秘密将百万贯铜钱借给刘丰,刘丰通过操控比价,从权贵们手中兑换到几百万贯新钱,他们十几万军队的军俸难题就解决了。
就在乔四郎回来的当天下午,郭宋又颁布了晋王令,这是对前一道命令的加强,严禁各地商人向洛阳输送任何物资,实际上已经没有正常商人和洛阳做生意了,只有洛阳派驻各地的官商还在向洛阳运货,这道命令实际上就是针对他们,郭宋要彻底堵住这个漏洞。
晋军以及内卫从水陆两条线彻底封锁了河南府。
也就是说,物资只能从河南府出来,但不能进去了,当然,官方私下允许的物资还是可以进入,比如铜钱。
……….
洛阳已经逃走了超过一半的百姓,原本五十万人口京城,只剩下二十万人出头,要么是军队家眷,要么是中等以上阶层,底层的百姓承受不起高额税赋以及物价,更重要是对疫病的恐慌,基本上都逃离了京城。
如果加上河南府各县的百姓,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逃去关中的百姓已经接近五十万。
虽然疫病并没有在洛阳爆发,但朱泚却病倒了,朱泚病倒并非意外,不是因为日益严峻的局面,也不是因为天量流出的百姓,而是因为身体,他极度肥胖,又长年纵欲,酒色不忌,身体终于承受不住,倒下了。
刘丰站在天子的病榻旁,望着天子朱泚精神萎靡地躺在榻上,闭着眼,仿佛连睁开眼皮的力量都没有了。
刘丰内心变得沉甸甸的,他原本是想向朱泚汇报晋军封锁了所有商道之事,导致市场上新钱太多,物资匮乏,这样下去会出大乱子。
但现在天子显然听不进自己的任何奏对,他只得暗暗叹息一声,对妹妹刘贵妃道:“好好照顾陛下,我先回去了。”
刘贵妃哭得梨花带雨,哽咽着声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刘丰摇了摇头,心事重重地走了。
刘丰其实知道妹妹想和自己说什么事情,万一天子有个三长两短,肖家上位,他们刘家不就彻底完蛋了吗?
之前刘丰也很担心这个问题,但现在刘丰已经彻底想通了,反正朝廷也没有几天了,大家都在疯狂屯金银、屯老钱,卖土地、卖房产,大家都在为自己的命运考虑,谁还管朝廷的死活?肖家上不上位又有什么关系?
“刘相国留步!”
刘丰刚走出大殿,便听见后面有人叫他。
刘丰一回头,见大将军肖万鼎从一根大柱后转出来,他刚才不是先走一步了吗?居然在这里等自己!
“大将军,找刘某人有什么事?”刘丰很冷淡地问道。
肖万鼎慢慢走上前,“我有件事想和相国说一下,最近将士们反应,物价涨得太厉害了,两个月前斗米还是五百文,现在已经涨到斗米两千文了,除了土地和房产,所有的东西都在涨价,大家苦不堪言,意见很大,我本想向陛下反应,但陛下又病倒了,我只能向相国反应了。”
刘丰干笑两声,打个马虎眼道:“主要是郭宋封锁了物资通道,物资进不来,市场上物资少了,价格肯定会涨,这很正常。”
“什么叫这很正常?我想知道相国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我….我也想向长安买一批粮食,但黄金不在我手上,我也没有办法!”
刘丰回击得很犀利,当初是你肖万鼎建议天子把黄金运到内库,现在天子病倒,不能处理政务,谁也动不了那批黄金,现在出问题想找我,你活该吧!
肖万鼎脸色阴沉如水,冷冷道:“如果军队发生兵变,第一个冲击的恐怕就是你刘相国的府邸,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肖万鼎直接威胁刘丰了,刘丰可不是吃素的,他姐夫向飞手中还有三万军队呢,他怕个屁!
刘丰哼了一声,“恐怕第一个也轮不到我吧!肖大将军府宅才是首当其冲!”
肖万鼎见刘丰不惧自己的威胁,只得放缓口气道:“刘相国,大家都是为了朝廷,并非为私利,不如这样,我说服皇后娘娘批准,把黄金移回左藏库,让相国尽快买粮食,另外我还有个建议。”
剃頭 匠
刘丰见他服软,愿意把黄金移回左藏库,他心中舒服了一点,便问道:“大将军还有什么建议?”
“我觉得朝廷应该力保京城,我建议把河南府各县的物资粮食全部移到京城来,这样,市场上的物资就不那么匮乏了。”
刘丰半晌才苦笑道:“这一招天子去年秋天就用过了,现在再用一遍,我不知道会有多大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