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1255再鑄鼎討論-第880章 莫臥兒大元 下讀書

Home / 歷史小說 /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1255再鑄鼎討論-第880章 莫臥兒大元 下讀書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1255再铸鼎
这些德里骑兵还是第一次见识这样的利器,第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左右前后四处寻找攻击的来源——此时他们尚想象不到炮弹竟是从那么远的地方打过来的——甚至还有人下马去察看伤员的。
而等到他们确认了伤亡者的惨状,开始感到惊慌产生混乱的时候,第二轮炮击又接踵而至了。
他们都是国中精锐,靠几十年的积蓄置办了精良盔甲和骏马,常年磨练武艺,上了战场往往能以一当十,然而现在却被一枚铁弹轻松换走性命,实在是死不得其所。
面对这样无谓的伤亡,混乱很快蔓延开来,队形撼动,有人脱离队伍向后躲避,然后逃离的人越来越多,没多久,火炮射程内就没多少目标了。
见状,王达不屑地笑道:“这般宵小,也敢抵挡王师?”然后便命人停止了炮击。
穿越 電影
德里骑士毕竟是精锐,撤离一段距离后发现炮击停止,又重整了秩序,去与大队步兵会合。这时他们不敢托大了,乖乖与步兵一同前进,准备以势压人,凭借数量优势解决敌人。
而步兵靠两条腿赶路,速度就要慢上许多了,更何况三万多兵出动了一大半,调度起来绝对不是简单的工作。趁着他们行军的功夫,元军抓紧时间修筑营地,最终,在德里大军接近火炮射程之前,河边的两个三棱形的土垒便初具规模了。
元军一部分撤入土垒中布防,其余部署在土垒之间,静待对方的进攻。
超級 仙 醫
阿拉乌德丁跟着大军抵达前线,看着元军的布置,眉头大皱:“这是什么战法?”
为你付诸流年 野心鱼
以往德里军作战,有大开大合的野战,也有惨烈的攻城战,但在野地上进行的阵地战极为少见。毕竟野战时等到骑兵分出胜负便大局已定了,剩下的步兵不堪一击,不会再浪费时间固守强攻。可这次的战斗情况截然不同,如果今天不把这些元军的先头部队拿下,等到后续部队源源不断地抵达,那可就更难了。
他思考了一会儿,决定先试试对面的成色再说,于是便叫来传令兵下令道:“去告诉希哈布丁,让他带人去攻南边那个营地;还有鲁肯丁,让他们对付北边那个!”
希哈布丁和鲁肯丁是同样来自于德里的大贵族,收到命令后没有多话,指挥自己的部属一左一右向西边的元军阵地攻了过去,而阿拉乌德丁也带着自己身边的部队慢慢向前移动,准备随时应和。
德里军实际上是以骑兵为核心组织的,没有专业的建制步兵,每名骑兵应征时会从领地中带上一批随从作为步兵助战,然后被上级贵族组织在一起战斗。之前骑兵们被阿拉乌德丁单独抽调出去作战,现在又各自归队,伴随自己的步兵一起前进。这样的组织形式有些混乱,步兵们难以排出严整的队形,但也有好处,那就是骑兵们的作战经验能普及到基层小队里。之前他们被火炮打蒙,现在就对这种可怕武器心有余悸,压着步子不敢走太快,目光盯着前方生怕炮弹突然打过来。
不过,这次元军的火炮迟迟没有发动,一直到两翼部队行进到了距土垒五六百米处,垒墙上的火炮才轰隆打响了。
即便如此,亲眼见到炮击的阿拉乌德丁仍然眼睛大瞪:“这可足有好几箭的距离了,竟能打这么远!”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弓箭就算落入军阵,不命中关键部位也难以立刻造成减员,而炮弹就不一样了,不仅打得远,还劲头十足,一条线上擦中了的几无幸免。
相比上次,这次的炮击效果更为显著,毕竟之前骑兵队形相对稀疏,而现在步兵为多,虽然队形也很松散,但密度还是高上许多。炮弹到处,血肉横飞,惨叫声此起彼伏,混乱很快产生了。
几轮炮击过后,德里军阵形显著动摇起来。
这时阿拉乌德丁也犹豫了,不知是该继续让他们进攻还是先撤回来。
布衣官
而不待他做出指令,元军就改变了战斗策略,炮兵集中轰击北方的鲁肯丁部,与此同时,等待已久的野战部队向南方的希哈布丁部运动了过去。
鲁肯丁部遭遇密集炮弹打击,很快支撑不住,溃退下去。而希哈布丁部一时没了炮弹的威胁,又见对面元军数量不多,反而主动迎击了上去。
与德里军不同,元军的军种布置层次有序,中央是黑目仆从军,两翼是国人火枪手,更外围是骑兵。其中中央的仆从军虽然武器只有长矛,但都配备了盔甲,装备称得上不错,他们与德里军正面遭遇,抗住阵线,两翼的火枪手便不断打出铅弹。
这又是一种德里军前所未见的武器,铅弹虽准头不高,但打在人身上也不死即伤,即便是装备精良的骑士也挨不住一弹。相比之前威猛但频率低的炮弹,密集的铅弹很快便造成了更多的伤亡。
希哈布丁部刚才被炮弹打了几轮,本就有些混乱,现在又遭到枪弹杀伤,更是抵抗不住了。随着北方战鼓擂起,元军向敌人发动了白刃冲击,希哈布丁部便轰然崩溃,后方的骑兵紧接着追上,展开了掩杀。
一个照面,阿拉乌德丁派出的两路军队便溃退下去,令他目瞪口呆。相比北边被炮弹打溃的鲁肯丁部,被拖入近战的希哈布丁部遭受的伤亡要严重得多,而且现在仍在被步骑夹攻,伤亡越来越多。没办法,他不得不再派出一队部下冒险上前接应溃军。
好在双方纠缠在一起,元军火炮没法对交战方向继续轰击,王达也不愿意行险,便鸣金将野战部队唤了回来。
一时间,双方互相收缩战线,逐渐回归了最初的布局,只留下战场上的残尸提醒着刚刚进行过一场惨烈的交战。
阿拉乌德丁心有余悸,过了好一阵子才决定再试一次,全军围了个大圈子一起向元军阵地攻去。然而即便这样却也拿那两个看上去矮矮薄薄的土垒没什么办法,距离越近,火炮的命中率就越高,甚至还能打出可怖的霰弹,而接战面积有限,德里军一次不可能送太多人过去,只能无谓送命。
攻势受挫后,德里军不得不再次撤退。而折腾了这么久之后,时间已经到了傍晚,他们既没时间也没士气再次进攻了。阿拉乌德丁不得不含恨带队撤回坦盖尔城旁边的营地中,来日再战。
而等到第二日,更多元军从河上抵达,双方的数量差距明显缩减,德里军便更拿他们没什么办法了。又过了两天,元军便主动向坦盖尔城发动了攻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