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詛咒之龍 ptt-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你好惡毒

Home / 玄幻小說 / 精品言情小說 詛咒之龍 ptt-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你好惡毒

詛咒之龍
小說推薦詛咒之龍诅咒之龙
“本来就决定好了的事情了,就这样了,没什么期待感,相比起入选,我更期待一点自己落选了的可能性。”郑逸尘说道,副会长的竞争和会长的竞争是一起开始的,具体的流程有很多方面的考量。
郑逸尘有资格参与到副会长的竞争中,但会长的竞争中他却没有那个条件,呃,明面上的条件都够了,但是隐性的条件他不具有,强行参与进去之后被多方排挤,当然也因为这种劣势,成了他竞选副会长的优势。
提前给他钦定一个位置,免得他对会长的位置有太多的想法,好好的去当副会长就行了。
“哈,放心吧,不会发生那种事情里的,无论是圣堂教会还是黑暗教会,甚至三大帝国都不是傻子。”奥罗笑了笑说道,没提到边境长城,是边境长城算是郑逸尘的铁杆盟友了,虽说这个铁杆盟友平日里不能给他带来任何实质性的支持。
但边境长城的友谊这句话就能用到很多地方了。
而黑暗教会和圣堂教会以及三大帝国,他们谁不知道这条龙手里掌握着古代遗迹,还有诸多古代知识以及极为先进的魔导科技技术?
像是雪山研究所那边,郑逸尘作为那边的所长,在那边活动的次数纵然不多,但一个月两三次的活动,都能给那边带来新的进步,那边可以说是稍稍的得到了这条龙手指里流出来的一些知识都能让那边的重要性额外的提升很多。
虽说雪山研究所那边算是郑逸尘测试古代知识研究的一个地点,但是对那边的科员人员而言,能接触到古代知识的衍生物就已经是极为难得的经历了。
郑逸尘手里积累的那些资源和条件,谁会阻拦他当世防会的副会长之一?阻拦必然是没有安好心的,即便是真的落选了,那么也会找个理由重新来一波,比如说那个流程出现了错误啦,那个流程没有安排好啥的。
这条龙铁定上位,除非他自己乱折腾什么。
“主要是觉得这个身份要做的事情挺多的,我平日里的演技就很麻烦了,现在还要管这些事情,算了,大不了副会长需要处理的事情我让萝丽丝接手。”郑逸尘有点懒散的说道,他最近的确是想要懒一段时间了。
在魔女那边的特训中,郑逸尘天天精神被压迫到了极点,体力更是消耗的飞起,战气那玩意跟身体强度有关系,跟精神的关联和魔力同级,但跟体力的关联却极为的密切,魔力消耗的多了虽然会累,但总的来说还在接受范围之内。
而战气的话,跟体力的关联过于密切,以至于战气大量消耗的时候就更容易累到,郑逸尘现在的体质很强,战气才获得不久,所以即便是战气消耗一空了,也不至于累的口吐白沫翻白眼。
可那疲劳感却是实打实的。
“啊这,对我这个教会的人来说不好吧??”奥罗有些无奈的说道,自己好歹也是圣堂教会的核心干员了,直接将魔女的话题丢给自己,换成有点过激的早就出事了……吧?行吧,只要不是激进派的那些人,应该没啥事。
异世玄门
“有什么不好的?要不是为了身边的魔女,你们以为我很想要这个身份吗?”
“从各种意义上来说,这个身份对你没有坏处吧?”
“是没有坏处,但维持人设很累,况且现在还是深渊入侵的时期,坐上了这个位置就要付出更多,那像是平日……啧啧。”
奥罗恍然的点了点头,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我明白了,你这是得了便宜卖乖吧?”
“直接说出来就是你的不对了,行啦,这是新深渊入口那边的最新信息,你看看就行了,还有丽莉娅那边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郑逸尘将一个档案袋推给了奥罗,说起了另一件事。
至于世防会这边的便宜嘛,关键时期的世防会这边其实和边境长城差不多的,都能得到各种的资源支持,郑逸尘这边付出的多了同样能够得到更多,根本不需要自己去掏腰包,一份标准的预算,若是他这边的技术更高级,能够节省下来诸多的材料,那么还能额外的赚一笔呢。
当然这一笔赚的具体怎么处理,看自觉性了,想要伟大一点的付出,那就赚多少拿出来多少,想要自己保留一些,那就额外的少拿出来一点,同时他进行一些研究的时候也能直接使用这一部分的资源。
这件事就这样吧,毕竟能得到额外资源的代价,就是要付出。
丽莉娅这边的事情嘛,奥罗早就有发现了,只是他没有明说出来,跟郑逸尘搭上额外的线也是基于这件事来着。
“千里眼之塔她肯定是进不去的,这个我也没办法改变什么,不过让她免去一些敏感记录没什么问题。”奥罗收下了郑逸尘提供的一些资料之后说道,丽莉娅再怎么说也是圣堂教会的人。
即便是被边缘化了,圣堂教会对她的关注也没有少过,甚至有些调查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多了很多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敏感记录,而那些敏感记录达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她就要进圣堂教会的审判所了。
去了那边,即便不是什么大奸大恶的人,出来了即便是没有出事,也会保持很久很久得‘贤者状态’了。
并非是单纯的折磨手段,审判所那边的手段多的很,即便是精神力量强大的预言师,去了那边也不会好受。
命运天平 嘉国天下
而丽莉娅的敏感记录真的不少,奥罗帮忙调查的时候,发现她的敏感记录能追溯到数年前了,也就是当初她还没有被边缘化的时候,那个时候她的敏感记录是研究魔女相关的禁忌力量,还将其作用到了自己的身上。
虽说她自己以为隐藏的很好,但早就被记录了下来,当然圣堂教会的敏感记录并非是一个固定的值,还有别的考量,比如说丽莉娅多了的这个敏感记录,主要的目的是得到更强的力量,向黑暗教会那边报复,同时研究还影响到了她的寿命,所以这个敏感记录给她的减分并不严重。
法师凶恶 鸿渐于野
不过一旦她这种心态出现了偏差,那就是严重的减分项了,在之后的敏感记录就是她的身体状态了,研究了魔女力量,让她的身体受到了严重的影响,但糟糕的身体状态突然转好了,这里面问题很大。
讲真的,郑逸尘都不知道丽莉娅的一些底信被摸得这么清楚,虽说那些敏感记录不是全部的,可将她身体的大部分情况都给弄清楚了,毕竟有些事情能悄摸摸的隐藏着,但是身体状态信息这方面,想要隐藏好不是一般的难。
哪怕丽莉娅研究出来了命运伪装这种魔法。
不少减分项让她距离被审判所找到的距离越来越近,要不是奥罗这边的事情,郑逸尘估摸着之后他还要专门的去圣堂教会那边抢人了,一方面是丽莉娅跟他的关系的确很不错,另一方面就是进入了审判所,那不吐出来一些秘密是别想出来。
圣堂教会的审判所郑逸尘没去过,但听说过的,里面各个都是人才,去了一次的人一辈子都不想要去第二次,哪怕是去黑狱也不愿意去那边。
大 風 起 兮 雲 飛揚
如果丽莉娅不小心说出来了一些比较敏感的信息,被人关联到了制作者的身份,那也是麻烦,虽说这方面有限制,让她难以正常的说出来,可契约也不是吃素的,郑逸尘不想要看着那名少女好好的进去,变成低能儿一样的出来。
“其实不止一次了,我都想要劝她脱离圣堂教会来着。”郑逸尘颇为认真的对奥罗说道:“但她一直都觉得圣堂教会有恩于她,也没有辜负她,她就一直保持着现状。”
“这很正常,圣堂教会又不是什么藏污纳垢的地方,明面上一套暗面一套。”奥罗耸了耸肩,丽莉娅当年也是圣堂教会收养的孤儿之一,昨儿圣堂教会养大的孤儿,其实那些孤儿们的三观都很正的。
哪怕内心有仇恨,也不会像随随便便的走歪,最多就是过激一些,跟丽莉娅这样的圣堂教会其实也有一些来着,有的比较严重的,则是会被圣堂教会的一些特殊部门给吸收进去,审判所那边的有些成员就一些是属于比较过激的类型。
“那你这边能不能找个机会将她给开了?”
“当然不能啦。”奥罗不假思索的摇了摇头,从身份低位上来说,奥罗比起丽莉娅高不了多少,区别就是双方负责的方向不一样,他虽然有些独有的权限和渠道,但并没有什么资格剥夺丽莉娅的身份,要么就是审判所的所长开口,要么就是教会的大主教开口。
别的方式?别的方式都会伴随着一系列的流程,特别是对身份特殊的教会成员,而丽莉娅作为预言师,本身就是身份特殊的类型。
“让她犯点错呢?”
“你们关系挺好的吧?怎么就无冤无仇的想要害她呢?”
“啧,行了,审判所那边你来搞定,出事了的话我就把你变成女的丢进去替代她,别怀疑我手里有那样的技术。”
“嘶,你这好生恶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