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0bza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代號候鳥-第三十七章 成賢街29號推薦-n9vqi

Home / 軍事小說 / f0bza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代號候鳥-第三十七章 成賢街29號推薦-n9vqi

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
回到家的李安平将自己关在房间里,看着那一组数字:
1333817–1233
平民望族
247654–32117
…….
要解释上面数字的具体代表的汉字,一定要找到破译密码的母本。
而目前的分析来看,书店是最有可能的,想着后,李安平又离开房间向书店走去。
壹玉誅天
陈晓是教物理的,按理来说,他所看的书大部分与物理有关才对,于是李安平又走到摆放物理书的书架上,慢慢地翻阅着。
接下来这两天的时间内,他翻完了摆在书架上的每一本书,突然眼前一亮,就在两本破旧物理资料中间夹杂着一本很薄的手抄本《三十六计》。
李安平认真仔细地翻阅着,但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可以这个手抄本夹杂在这些书的中间,难道是偶然还是又代表着什么呢?
李安平趁着书店老板不注意,将那本手抄本《三十六计》带了出来。回到家的时候,他将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但怎么也无法破译这些数字,也不知道如何才能一一核对出来。
这时,他又想起自己的师傅之前去南京培训时,有同他说过一些关天简易数字密码的破译方法,最简单的数字与母本的对应方法。
妳好,故鄉
母本的复杂程度,决定了密码的破译难度系数,真正的高超通讯人员是能够将整个母本中所有汉字排列顺序都全部记在脑海中,一提及任何四个特殊的数字,就能立即反映出该组数字在母本中对应是哪个位置,是哪个汉字。
而反破译的关键就是在于定时更换母本和数字配对方式,这样即便对手截获了电讯数字,没有母本也是无法破译内容,这也就是我们经常听到的密码本。
最基础入门密码,就是用数字对应母本中的汉字,比如第一组数字“1423”,对应的就是母本第1项、第4列、第23个汉字,在母本上对应的是个“圆”字。
可是李安平对完后,根本无法联在一起的字,难道还有什么其他的破译方法吗?
会是那种相加或相减,相乘甚至颠倒顺序的破译方法,这些都是师傅赵征远之前去南京时,一个代号“候鸟”的特工说的,听说,这个特工还被克公亲自接见过……
想着李安平又拿出这组数字和《三十六计》对了看了看。
女王时代
1333817–1233
247654–32117
会不会是数字是又包含数字呢?
佣王 赤研
李安平试着将第1个数字乘以第2个数字;第2个数字,乘以第3个数字…….这样得出来一组新的数字。
3992487–266
828423020–6217
然后再核对手抄本。
第一组数字“3992487”,对应第3项、第9例、第92个汉字,在母本上对应的是个“成”字。用同样的方法,李安平很快就得到:“成贤街二十九号中药铺二十七号上午十二点整。”
兴奋的李安平看了一下日历今天已经二十六号了,还好在接头前破译出来。
很显示地可能推断出来,陈晓在明天上午十二点去成贤街二十九号中药铺去接头,看来,现在的李安平只能自己冒充“陈晓”去接头,看看对方到底是谁…….
如果接头人是“理发师”曹若飞,那又怎么办?
……
对王一刀的思想工作会顺利结束了,李乘风很满意,因为王一刀没有提出任何异议或者当场争辩,说明慢慢地王一刀开始支持李安平的工作。
李安平的噩梦还没有结束,下班的时候他远远看见傅云在大门口等曹若飞,然后两人手挽手离开了。他第一次看见傅云和曹若飞在一起的时候,两人之间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而这次,无疑说明傅云因为自己结婚了已经彻底接受了曹若飞。和傅云带给他的心痛和不安相比,李安平觉得王一刀再说什么,他就推掉这次定婚,这样的话他就可以去找傅云,他要和傅云重归于好,他不能看着傅云跟着曹若飞这个混蛋!
这么多天以来,李安平想方设法要逼曹若飞失去耐心,不能再隐匿而有所行动,曹若飞视而不见,自己却先心烦意乱起来。
然而,目前对他来说,只要能够证明曹若飞是特务的话,不用说,傅云一定会离开他。李安平在想:是自己单独行动,还是将这个计划报告给上面。虽然他可以不用报告给自己的直接上接陈水生,但这样总得来说还是不好……只要陈水生知道了,那曹若飞一定会知道.
…….
二十七号十午时分,大街上的人熙熙攘攘,太阳正在不遗余力地散发着光芒和热量,仿佛想把地面上的所有物品都烤干一样。
一条不算主干道的街道上,一个身穿白色西装,三十不到的年轻人正在向前走着。
他不停用手帕擦汗并时不时看看周围建筑上的门牌号,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地址。
这条街上的行人不算多也不算少,临街的房屋基本上都是一些商铺,比如中药铺和剃头铺还有餐馆什么的。
一切看上起和平常的日子没有什么不同,显得十分正常。
李安平很谨慎,做为一个地下工作作者,发生意外往往就意味着生命的结束,更何况现在他作为“特务”来接头。
其实他已经通过门牌号远远地看到了那个中药铺,但是他并没有急于前去接头,而是慢慢踱步装作不熟悉的样子想要观察周围的环境,看看有什么异常情况没有。
接头时间是中午十二点正,李安平提前了半个小时抵达。
成贤街29号中药铺是一栋两层楼高的老式建筑,底楼是中医坐堂看病和抓药的地方。
二楼悬挂了一个幌子,上面写着悬壶济世四个大字,旁边还开了一些窗户,是药铺老板生活起居的房间。
在三个窗户中间的那个窗台边上,摆放着一小盆粉红色的月季花。
御用流氓痞校花
这是一切正常的暗号,表示这个接头地点没有任何安全问题。
李安平远远地看到了这盆花,心里的警惕性稍微降低了一些。
这个暗号他在破译密码出来的,看来是这里一切正常,可以接头。
李安平掏出身上的那块赵征远留给他的怀表看了看时间,现在是11点45分,距离接头时间还有15分钟。
他开始加快步伐,调整到正常的行走速度,向中药铺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