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w6k0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搖滾教父》-第759章 接班人?看書-gb6du

搖滾教父
小說推薦搖滾教父
“我去欧洲吗?”
卢西恩-格兰奇想了一会,没有反对,答应了下来,说道:“这样也好,毕竟很多事都是米兰达那边在做,你留在北美更合适。这样吧,我把菲林留下,如果有什么‘不方便’做的事情,可以交给他去处理。”
卢西恩-格兰奇在“不方便”这个单词上加重了语气,显然是别有所指。
罗杰秒懂。
不过,罗杰隐约记得,菲林-卡文森似乎只是做正常的“情报工作”,而不是像米兰达-斯特里普那样,做一些“脏活”的。
做这种事情,能力是一方面,可靠与否,在很多时候,反而是更重要的事情。
“放心好了,菲林跟了我这么多年,值得信任,我可以为他做担保。”
卢西恩-格兰奇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如果万一出现什么问题,也可以让他当弃子来背黑锅。所有的事情我都安排好了,菲林那边不会有意见。”
对于米兰达-斯特里普、菲林-卡文森这样的“工作性质”来说,万一出现了什么问题,无论是自愿还是被迫,站出来承担压力,去背黑锅,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远的不说,就说眼前的【窃听门】事件。
在2007年,因窃听王室成员电话而入狱的《世界新闻报》的前任编辑古德曼,以及与其长期进行合作的私家侦探穆尔-凯尔,就是被推到前台,用以平息英国王室怒火的“弃子”。
罗杰不清楚,卢西恩-格兰奇和菲林-卡文森之间,有着怎样的“故事”,也没兴趣去打听别人的隐私。
好奇心这种东西人人都有,不过,罗杰一向是很能控制住自己的好奇心。
“和维旺迪的谈判,全权交给你处理,我只有一个要求,公司最多能够为维旺迪手中的环球股份拿出三十亿美元的现金,不足的部分,无论是股权置换还是分期付款,都由你去谈。”
罗杰很认真地看着卢西恩-格兰奇,说道:“公司现在正处于关键时期,不能将太多的资金消耗在环球身上,要集中力量攻克新闻集团。和维旺迪谈判,你的任务很重,我也不要求你一定要做到什么,尽最大努力就好。”
“我会尽力而为。”
卢西恩-格兰奇点了点头,并没有大包大揽地承诺什么。
不过,以这位老人的性格,这种态度,反而更加的说明了他对这件事的认真。
“先不要急着走,明天开个会,把该交接的工作都交接一下。”
罗杰犹豫了一会,还是做出了这个决定。
说完之后,罗杰忽然笑了起来,调侃道:“你这一走,说不定要在欧洲呆上很长时间,总得让你的副手知道他该干些什么。”
“我也是这么想的。”
卢西恩-格兰奇笑着附和了一句,又说道:“我这次要带走大部分的团队成员,只能让菲林留下,你打算让谁接替我的工作?”
这是一件有些麻烦的事情。
卢西恩-格兰奇的位置太过重要,平时在乐队不太管事的时候,他又是那种大权独揽的作风。
当卢西恩-格兰奇不得不暂时离开一段时间的时候,一时半会之间,很难找到一个能够完全顶上来的人。
这不是能力方面的问题,而是对于这份工作熟悉度的问题。
“我想想……”
罗杰对这个事情也有些头痛,想了好一会,试探着问道:“【量子音乐】的CEO,斯特拉-瓦格纳,怎么样?”
这个人,还是从环球音乐集团挖角来的。
作为一家大型唱片公司的一把手,在【量子音乐】任职期间,斯特拉-瓦格纳没有太多的亮点,但也没有犯下任何明显的错误。
当然了,这也和【量子音乐】有些“尴尬”的地位有关。
作为【量子娱乐】旗下,占据了集团公司近乎九成收入和利润的子公司。
某种程度上来说,【量子娱乐】就是【量子音乐】、【量子音乐】就是【量子娱乐】。
这种说法虽然不准确,但却也不能算错得离谱。
而在两家公司中,作为母公司的【量子娱乐】占据了绝对的主导权,【量子音乐】自然而然地,就没有太多的自主性。
所以,斯特拉-瓦格纳即便是有些才干,也没有太多发挥的空间。
当然,这也有斯特拉-瓦格纳加入【量子娱乐】时间还短,无法得到充分信任的缘故。
尤其是,在斯特拉-瓦格纳加入之后不久,【量子娱乐】就和环球音乐集团开战。
作为环球音乐集团的前任副总裁,哪怕【量子娱乐】的心再大,也不敢将【量子音乐】的权利完全下放给斯特拉-瓦格纳。
不过,经过这段时间的“考察”,对于斯特拉-瓦格纳,罗杰认为,还是比较值得信任的。
而且,【量子娱乐】花费重金,将斯特拉-瓦格纳从环球音乐集团挖角过来,也不是为了让他当一个只会按照上级吩咐做事的牵线木偶。
卢西恩-格兰奇的年龄毕竟已经不小了,哪怕是出于培养接班人的考虑,也要尽早让斯特拉-瓦格纳开始能够独当一面。
“斯特拉-瓦格纳……”
卢西恩-格兰奇考虑了片刻,点点头,说道:“我没有意见。环球音乐集团和维旺迪那边的事,主要还是由我来处理,即便斯特拉-瓦格纳有什么想法,也影响不了什么。借着这个机会,我们也可以看看,他是不是我们真正需要的那个人。”
卢西恩-格兰奇的话有些没说完的感觉,不过合作了这么久,罗杰立即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
按照两人为【量子娱乐】所规划的未来,这应该是一家“跨越多个领域的集团公司”,而不仅仅只是守着一个【量子音乐】,充其量再加上一个在数年之内有不错盈利能力,但现有的几个系列完结之后,大概率会迅速没落下去的【量子影业】。
而对新闻集团的谋划,就是为了加速这一目标实现的步伐。
若是这个目标实现,【量子娱乐】真正踏出了跨行业扩张的脚步,【量子音乐】的权利迟早是要下放出去的。
事实上,挖角斯特拉-瓦格纳,除了为卢西恩-格兰奇寻找接班人之外,更重要的,也是为这一天做打算。
而现在,在卢西恩-格兰奇不得不长时间离开北美的这个时间,就是对斯特拉-瓦格纳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次考验。
……
花费了一整天的时间,卢西恩-格兰奇交接完北美这边的工作之后,立刻乘坐【黑暗使者号】,飞往英国。
乐队这段时间大概率都会呆在北美,飞机放着也是放着,不如借给卢西恩-格兰奇用一用。
和乘坐公共航班相比,私人飞机无论是在舒适性还是隐私方面,都要强出许多。
这一方面是收买人心之举,另一方面,也有助于让卢西恩-格兰奇这个老人减少长途旅行所带来的疲惫,更好地投入到工作当中去。
在一些细枝末节的问题上,罗杰从来不知道“节省”两个字怎么写,该花钱的时候从来不会有半分的犹豫。
送走卢西恩-格兰奇之后,斯特拉-瓦格纳立刻走马上任,暂时代理【量子娱乐】的CEO职务,不过【量子音乐】的工作也并没有放下,算是身兼两职。
好在【量子娱乐】如今的规模并不算特别大,即便是在这种“特殊时期”,这样身兼两职的举动,也不会带来太多额外的负担。
既然是考验,罗杰自然是不会对斯特拉-瓦格纳做出过多的限制,大手一挥,将两家公司的日常经营全部交给斯特拉-瓦格纳来负责。
至于罗杰自己,则是隐藏在幕后,专注于推动【窃听门】事件的爆发。
为了尽可能多的从新闻集团身上榨取好处,罗杰在和胖子、安妮,以及贾森商议了一番之后,拨通了大卫-劳伦斯的电话,邀请后者前来洛杉矶“度假”。
大卫-劳伦斯当然知道,这绝非是简单的“度假”,而是有其它的什么事。
在电话中听出罗杰郑重其事的态度,大卫-劳伦斯没有多做考虑,就答应了下来,表示会在两天后,和妹妹米拉-劳伦斯一起上门拜访。
两天后,罗杰和安妮两人,在庄园中见到了大卫-劳伦斯兄妹。
“好久不见了,罗杰,安妮。”
大卫-劳伦斯上前给了罗杰一个拥抱,打量了两人几眼,说道:“我是不是还没有对你们说过恭喜?”
“???”
罗杰楞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大卫-劳伦斯说的是自己和安妮结婚的事情。
无语地摇了摇头,吐槽道:“上次见面的时候你就说过了,上上次也是。”
罗杰总觉得,大卫这家伙,应该是故意在调侃自己。
“好吧,反正再多说一次也没关系,恭喜你们,终于在一起了。”
大卫-劳伦斯调侃了几句,从身后的保镖手中接过一个盒子,对保镖摆了摆手,吩咐道:“你在车上等着。”
吩咐完,大卫-劳伦斯又将手中的盒子递给罗杰,说道:“古巴的雪茄,顶级货色,你绝对会喜欢。”
“我就不跟你说谢谢了。”
罗杰打开看了几眼。
虽然罗杰并非是一个雪茄爱好者,但在北美的上流社会,雪茄是人际交往中最常见的礼物之一,这么多年下来,罗杰的眼力好歹是锻炼出来了,一眼就看出这盒雪茄价值不菲。
这么一盒雪茄,少说也得五位数的美元。
不过,以大卫-劳伦斯的身家,这只能说是很平常的礼物。
这种礼物,就和太平洋对岸,在去朋友家拜访的时候拎上一袋水果差不多。
“正好,我前段时间弄到了一瓶不错的气泡酒,你们一定得尝尝。”
罗杰说着,从酒柜里拿出一瓶酒打开,为每人倒上一杯。
“口感确实不错,这一瓶,少说得上万美元吧?”
大卫-劳伦斯在品酒方面也是个专家,毕竟,这种出身的人,品酒,是必须要掌握的“基本技能”之一。
抿了一小口,大卫-劳伦斯就将酒杯放到一边,问道:“罗杰,你找我来,不会真的只是喝酒吧?”
“确实是有些事情。”
罗杰点了点头,问道:“你应该知道最近这段时间的事情吧?”
“你是指……”
大卫-劳伦斯想了一会,试探着问道:“默多克家族的窃听丑闻?”
在这个世界,【窃听门】这个名字还没有被“确立”下来。
而且关于窃听丑闻的幕后主使,到底是新闻集团,还是默多克家族,在外界也存在诸多的争议。
——虽然说默多克家族是新闻集团的创始人,也是这家传媒巨头最大的股东,但在各种意义上,两者之间并不能完全画上等号。
至于说大卫-劳伦斯是怎么猜测到罗杰要谈的事情于此有关,倒也不是什么让人难以理解的事情。
身为【量子音乐】的第二大股东,在公司内,也是有大卫-劳伦斯的人的。
哪怕再怎么心大的股东,至少在财政、人事这两个部门,一定是会安插自己的人手,防止自己的利益遭到侵害。
这也是大卫-劳伦斯的消息来源。
最近这段时间,【窃听门】可以说是【量子娱乐】关注的焦点。
哪怕那些参与不到核心机密当中的员工,多多少少也是能得到一点风声。
大卫-劳伦斯有所联想,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就是这件事。”
罗杰没有“指正”大卫-劳伦斯话里的问题,很干脆地问道:“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我的看法……”
大卫-劳伦斯和米拉-劳伦斯交换了一个眼神,思考片刻,才缓缓开口道:“这个先例很危险,必须要严肃处理,给后来人以警告!”
大卫-劳伦斯在乎的,当然不是所谓的“公众的隐私权”,而是新闻集团毫无底线的做法,让包括大卫-劳伦斯在内,这些“上流社会”的人感受到了强烈的威胁。
毕竟,窃听一个普通平民的电话,是没有丝毫价值可言的。
新闻集团窃听的目标,想都不用想,除了明星之类的公众人物之外,最多的,恐怕就是这些“上流社会”的人了。
这,恰恰是大卫-劳伦斯,以及他所代表的阶层所不能容忍的。

Tags: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