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5xw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我有一座恐怖屋 txt-第1174章 腦迷宮讀書-r466a

我有一座恐怖屋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恐怖屋
陈歌他们刚刚离开的治疗室内好像还坐着七个人,这七个人的身影隐约和陈歌他们一样。
揉了下眼睛,当陈歌再仔细看的时候,他的手臂被高医生抓住,他被拽到了拐角另一边。
“是我眼花了?”
五位病人和两位医生已经从治疗室内走出,那病房里怎么可能还有七个人?
“难道我们还在病房里?走出来的是我们的意识或者灵魂?”摇了摇头,陈歌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他现在也不敢独自回去查看,只好跟随众人一起往前走。
当务之急是把张敬酒送到急救室,先把他的伤给稳定住。
孙医生、一号病人和二号病人走在前面,他们从护士站里找到了担架,抬着张敬酒在朝楼下移动。
四号病人好像很害怕,她手中拿着被撕扯开的纸蝴蝶,一直躲在五号病人身边。
乍一看,所有人都表现的很正常,如果脱掉了病号服,根本不会有人觉得这七个人里五个都患有严重的精神类疾病。
“我来过五楼,重症病区的那些病人一个比一个闹腾,就算是凌晨这一层也非常吵闹,但是现在整个五层所有病房里都没有任何异响,难道病人们都被提前转移走了吗?”
陈歌能想到的答案只有这个,他不认为有人可以杀掉所有病人,也不认为凶手可以让所有重症精神病院患者不发出声音。
“除非凶手就是医生,他今夜给所有病人喂食了大量的安眠类药剂。”
侧头看了高医生一眼,陈歌觉得高医生越来越陌生了:“想要让我发狂的人是他,两次要喂食我那种药剂的人还是他,可就是这样一位医生,我为何会感到无比的熟悉?难道我记忆中的高医生和眼前的高医生不是同一个人吗?”
为了不触动过去的记忆,陈歌小心翼翼整理着脑海中的线索:“治疗室内一共有七个座椅,这个数字应该不是随便设置的。”
几位病人和医生带着张敬酒来到了一楼,护士站、值班室里一个人都没有,整栋楼都黑漆漆的,仿佛这栋医院已经废弃了很久一样。
“怎么回事?如果只是停电的话,那么多病人应该还在病房里啊!”二号病人有些着急,他担心张敬酒的伤势,又觉得今晚的医院处处透着诡异。
“我进入治疗室的时候,一切都还正常。”孙医生走在最前面领路,他脚步很快,就好像正被什么东西追赶。
“一共就几分钟的时间,绝对不可能发生这么大的变化!”二号病人还是偏理性的,虽然医院给他的诊断结果是妄想症。
“对啊!这也太奇怪了!”五号病人心里也非常害怕,不过他还是站在四号病人旁边,若是真出了危险,他会第一时间带着四号病人逃走。
几位病人说个不停,或许是被他们问的烦了,走在最前面的孙医生突然停下了脚步,他回头看了一眼高医生,确定高医生现在如同死人一般、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之后,他的目光移到了陈歌身上。
“其实这医院里有一个怪谈,传说在午夜零点以后推开某一扇病房的门,就能够看到这医院的另外一面!”孙医生在说这段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陈歌,好像这段话其实是专门说给陈歌听得。
“推开门?看到医院的另外一面?”
“什么意思?”
“孙医生,你真的是这医院的医生吗?”
病人们七嘴八舌,孙医生却没有再说话,似乎他刚才说的那句话冒了极大的风险。
对于病人来说,孙医生他们是第一次见面,唯一知道孙医生真实身份的高医生现在状态很奇怪。
一言不发,身体冰冷,确切的形容一下就是,高医生现在正慢慢变得和死人一样。
病人们的问题有很多,但是都得不到回答,医院里门窗紧闭,他们现在也无处可逃,只能跟着医生往前走。
推开第三病区安全通道的门,陈歌眼前出现了两条幽暗的长廊,这地方他之前和左寒一起来过,那一次他扮演的是自己的第二人格。
“快点,别在通道里停留太久。”
孙医生选择了陈歌上次没有去的那条长廊走了进去,他嘴里不断催促着,走在队伍末尾的陈歌也开始加速。
当他们走出安全通道的时候,他们身后通道另一端的门“嘭”一声自己关上了。
“有人跟在后面?”陈歌现在也有些不明白了,疑问太多。
先是遇到受了重伤的张敬酒,接着在他们走后,陈歌发现治疗室里面还坐着七个人,现在身后的房门自己关上,说明又有人跟在他们身后。
没有完全恢复的陈歌,感觉自己的脑袋又开始疼了。
“这里是第四病区,各种重症、绝症病人都会被送到这里。”孙医生扫了一眼陈歌,不经意的又补充了一句:“曾有很多人在这里死去。”
没人知道孙医生后面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他也不准备解释,只是加快了脚步。
整座医院的电力系统似乎已经瘫痪,他们只能借助窗外闪电带来的短暂光亮前行。
第四病区和第三病区的内部构造完全不同,供病人居住的病房很少,底层全都是各种科室。
“这个病区的值班室里也没有人。”二号病人有些着急:“我们必须要马上给病人止血,不然他会有生命危险!”
“为什么第四病区值班室墙上的所有照片都是男性?”方医生看着墙壁上的一张张脸,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都是男性很奇怪吗?”五号病人小声问道。
“我以前是外科医生,有段时间我们医院好多患者自杀,人心惶惶,为了照顾女医生,我们排夜班的时候就暂时只排男医生。”走出病室后,方医生一直没有冷静下来,他经常会莫名其妙朝身后看,似乎是在担心周围有人想要伤害他。
“你以前是外科医生?”二号病人愣了一下,然后立刻扭头冲着孙医生说道:“我们这里面就有外科医生,值班室有没有人对我们影响不大,现在只要有工具就能救这个病人一命。”
“我是耳鼻喉科……”
“没关系,我是法医,也略懂一些外科知识,能辅助你。”二号病人性格果断,他虽然和一号病人年龄相差不大,但明显更擅长处理各种突发事件。
孙医生看着几位病人,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跟我来。”
走过昏暗的医院长廊,孙医生停在了某个科室外面,他没有直接进去,而是做了一个非常诡异的举动。
举起手臂,孙医生轻轻敲击房门。
不多不少,他正好敲了六下。
在孙医生敲门的时候,陈歌感觉周围温度降低了很多,似乎世界撕开了伪装,要露出自己原本的模样一样。
不过很快,机械表发出的嘀嗒声就又钻入了他的耳中,周围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敲完房门之后,孙医生就站在门口,他不说话,也不推门。
“门上锁了?”二号病人有些着急,直接过去用力推动房门,将科室门给推开:“快把他抬进来!”
二号病人没发现孙医生的异常,但是陈歌却留了一个心眼。
几位病人将张敬酒抬到屋内,在他们准备把张敬酒放到急救室的病床上时,他们这才看到那病床上有一片人形阴影。
浅浅的黑红色,不知道是血还是其他什么东西,正好涂抹出了一个人的轮廓。
“感觉就像是有一个浑身流血的人曾在这张床上躺过。”陈歌双瞳盯着床单,他还没来及仔细观看,一号病人和二号病人已经将张敬酒放在了病床上。
他们翻箱倒柜寻找各种医疗工具,折腾了半天总算是帮张敬酒止住了血。
“手法这么专业,怎么看他们都不像是精神病人。”陈歌在旁边默默观察,他发现自己身边古怪的地方越来越多,尤其是在孙医生出现之后,这种感觉变得更加强烈。
“像死人一样的高医生抓住了我的手,不让我远离他,行为异常的孙医生又不断给我暗示,似乎是想要告诉我什么?”
“两位医生好像因为我发生了争执,奇怪了,我怎么感觉这个世界就仿佛是专门为了针对我制造的?”
两位曾经是医生的病人在努力给张敬酒治疗,真正的医生却站在门口观望。
这一幕让陈歌产生了一种荒诞的感觉,在午夜的医院里,究竟谁是病人,谁才是医生?
手臂渐渐被抓紧,陈歌皱眉看了一眼,他发现高医生的指甲几乎挖进了他的肉里。
“高医生?”陈歌晃动手臂,但是高医生却没有反应,只是抓着陈歌,仿佛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陈歌逃走。
他为什么这么做?
陈歌身边这个宛如死人一般的高医生好像感知到了什么,他冰冷的脸上五官逐渐扭曲。
在张敬酒伤势稍微稳定些的时候,急诊室外面又响起了拖拽重物的声音。
“还有其他受害者!”陈歌朝门外看去,漆黑的走廊上好像有个人在跟他对视。
“那是谁?”
“医院想要把我逼疯,他们原本的计划是让我杀害跟自己有关的人,比如左寒、张敬酒,今夜和我一起治疗的病人应该也都是和我有关的人。”
“不过有个细节我不能忽视,七把椅子,病人却只有五个,高医生说另外两个病人失踪了。如果另外两个病人也是我的熟人,那他们很可能不是失踪,而是已经遇害。”
“其中一位遇害者是张敬酒,另一位有很大的概率就是左寒。”
想到这里,陈歌的心揪了起来。
说来也巧,就在陈歌往走廊外面看的时候,一道闪电划过夜空。
惨白的亮光穿透了安装有防护栏的玻璃窗户,在那一瞬间照亮了走廊。
陈歌的眼睛慢慢睁大,借助闪电的亮光他终于看清楚了走廊尽头的那道身影。
“孙医生?”
长廊尽头站着另外一个孙医生,他的白大褂上满是血污,头发散乱,七窍流血,脸上带着一个夸张的笑容!
闪电带来的光亮只维持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急诊室外面的走廊又重新陷入黑暗。
“孙医生是凶手?有两个孙医生?”
陈歌感觉脑子很乱,他现在不知道自己是在噩梦当中,还是在现实里。
“急诊室里的孙医生提到了门,推开门后可以看到另外一个医院,难道门内和门外的医院里各有一个孙医生?”
大脑很自然的想到了这一点,可当陈歌想到这里的时候,那种钻心的疼痛又出现了。
喉咙里发出低吼,陈歌咬紧了牙,原本是高医生紧紧抓着他的手臂,现在是他死死握着高医生的胳膊。
手臂被陈歌抓的变了形,可高医生脸上的表情却仍旧没有发生变化,仿佛走出了病室之后,他就不再是高医生,而是一具没有自我感情的尸体。
“绝对不能晕过去,这里太危险了,那个黑暗中的孙医生正在靠近,随时可能过来。”陈歌使劲关上了急诊室的门,但是封闭的空间不仅没有让他产生安全感,反而让他心底更加的恐慌。
“你刚才看到了什么?”孙医生不知道何时走到了陈歌身边,突然开口询问。
“闪电划过天空的时候,我看见走廊上站着一个人,他浑身是血。”陈歌没直接说对方和孙医生长着一样的脸。
“浑身是血?”孙医生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是不是一直在笑?”
看着孙医生的眼睛,陈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如果他说那人影一直在笑,那就间接证明他看见了凶手的脸,知道了凶手的长相。
思索片刻后,陈歌还是点了点头:“他笑的很可怕,而且我还发现他长得和你很像。”
“我知道你在害怕什么,那个家伙不是我,他是这医院的鬼。”孙医生脸上的笑容慢慢变得和外面那个“鬼”脸上的笑容一样了:“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吗?”
“很多人都问过我这个问题。”
“那你知道什么样的鬼最恐怖吗?”孙医生似乎是在引导陈歌,只不过他现在的样子确实有些吓人。
听到孙医生的声音,陈歌脑海里本能的浮现出一道身穿红衣的身影,他下意识的说道:“穿着红衣的鬼最恐怖。”
“不对。”孙医生声音慢慢变低,他指着陈歌的眼睛:“眼底有温度的鬼最恐怖。”

Tags: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