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ng2y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我真的長生不老-續章100 胎教-wzjhx

我真的長生不老
小說推薦我真的長生不老
新年过后,唐家大少爷有了新的工作安排,同时得益于他在唐家内部的地位进一步巩固,老太爷也决定将全部资源倾泻在他身上,唐家大少爷在唐家的话语权进一步加重。不存在内部的竞争对手拿兰姐说事,唐家大少爷终于重新以“保姆”的身份把兰姐接去同住了。
秦雅南也没有“保姆”了。
一个人在家的秦雅南穿着十分随性,一件白色的吊带短裙,圆润的肩膀和精致的锁骨犹如画种美人一般的艺术气质,只是那细腻的肌肤质感远比没有生命的雕塑更加动人。
秦雅南瞅了一眼门口,慵懒地抬了抬手臂,没有起身,只是换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腰肢儿下沉,让她的身材曲线显得更加玲珑有致,也让自己的胸怀沉淀出更加雄浑的气势。
即便是她自己,有时候也会感觉到不可思议,这样惊人饱满的上围,下边却是那轻盈一握的腰肢,会不会支撑不起来呢?
倒是腰肢以下的线条又起伏跌宕,犹如一轮满月被镶嵌在柳腰和长腿之间,秦雅南的手指落在裙摆下方,指尖点了点腿上柔顺细滑的丝袜,她今天穿着的是吊带袜,那细细的吊带一头拉着腿根的袜边,另一头连在腰间,将丝袜的黑色魅惑和肌肤的白色柔润结合的完美无瑕。
女人有时候装扮自己,不止是为了诱惑异性,也是为了沉浸在自己的美色之中,看着那美丽而性感的自己,心满意足。
“吃饭了吗?”刘长安换了拖鞋,走到客厅中央,看着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的秦雅南。
她好像真的成为了因为身体负担而不怎么愿意动弹的孕妇,柔顺的发丝从脸颊旁边垂下,落在肩头,懒洋洋的神态和懒洋洋的躺姿,眉眼间都是慵懒的妩媚。
“喝了点粥。”秦雅南的手指压着裙摆,撑着沙发坐了起来,双腿并拢在一起,斜斜地放下。
“我在江里抓了条白鳝,我做了中午再一起吃点。”刘长安往厨房里走去。
“哦。”秦雅南起身跟在他后面。
都说男人是下半身动物,但是在秦雅南看来,刘长安对于他的胃有更多的关注。
明明沙发上躺着这么一个活色生香的尤物,在他眼里似乎还不如装满水咣当摇动的塑料袋子里那条白鳝重要。
白鳝算是身材修长吧?可它有秦雅南身材修长吗?
白鳝的尾巴摇来摇去,难道有女子腰肢摇曳的曲线好看?
白鳝再好吃,难道有秀色可餐的她更好吃?
白鳝的肉质细嫩,难道她就不是细皮嫩肉的?
秦雅南是不信的,只是刘长安被他的胃所主宰了,他没有在用下半身思考问题,他只是单纯的被口舌之欲支配。
“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秦雅南说道,“我还以为要开学,才有机会见到你了,看来今天是我的幸运日啊,等会我要烧支香还愿才行。”
“怎么阴阳怪气的?”刘长安笑了起来,“竹君棠都说你整天待在山上养胎,看来还真是。可你这养胎啊,十年八年都算短的,难道我还像对待普通人那种孕妇一样,天天小心伺候着啊?我可没那耐心。”
“那你至少也得隔三差五来看看哦!”秦雅南哼了一声,“我看你今天是想找个地方下厨,才顺便想到我。”
“你这都能猜到。”刘长安惊讶地说道。
秦雅南气的裙子的吊带都绷紧了,他难道不知道孕妇是不能这么受气的吗?万一把她气坏了怎么办?把她气的宝宝不想生出来怎么办?万一……万一……反正就是不能让孕妇生气,他这完全就是没有把她当回事。
想想普通人家的孕妇,那简直就是全家最金贵的人儿,能让她歇着就不会让她动一根手指头,开空调怕她头痛感冒,开风扇又怕她不舒服,每天仔细检查着食谱,生怕给她吃了一点不该吃的东西。
他倒好,还发表过给她吃砒霜都没有什么问题的言论。
“我先做好饭菜,一会再哄你。”回头看着气呼呼的秦雅南,在她发飙之前,刘长安笑着安抚了一下。
这还差不多!秦雅南又哼了一声,站在厨房里也不打算出去,看着他忙活,其实她也有点饿了,毕竟中午只喝了一点粥,她可是孕妇,要为腹中的宝宝提供营养,一点点是不够的。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秦雅南总觉得自己现在胃口好了很多,尽管她也知道其实腹中的那个宝宝,需要的营养根本不是普通的饭菜能够提供的。
刘长安把白鳝杀了,清洗内脏,洗干净以后切断放在盘子里,调好了酱汁淋上,然后把盘子放在滚水的蒸笼里,设定了大火蒸十分钟,然后切了姜蒜辣椒,等到蒸笼设定结束时间前一分钟,再把这些姜蒜辣椒放在锅子里加油爆炒。
蒸笼设定的时间到了,打开蒸笼,刘长安把刚刚爆炒好的油料洒在了白鳝上,顿时香气四溢,白鳝色泽油亮,筷子挑了一段拨开,便能够看到鳝肉鲜嫩滑腻,让人不禁垂涎欲滴。
中午的正餐,当然不能只这么一道菜,刘长安又在秦雅南的冰箱里发现了新鲜兔肉,便来了一个鲜椒炒兔肉,做法倒是和本地传统的青椒炒肉差不多,只是少放酱油,让兔肉保持着更加鲜美的原味。
再来一个简单的荷包蛋肉沫豆腐汤,可谓色香味俱,兼且营养丰富……其实很多时候营养丰富都意味着美味,毫无营养的食材往往也欠缺美味。
刘长安坐在餐桌上,秦雅南开了一瓶香槟佐餐,倒了酒以后问刘长安还要不要喝橙汁。
“你都给我倒酒了才问,分明就是想让我陪你喝酒而已。”刘长安摇了摇头,他经常喝橙汁,但并不是无论什么时候都只喝橙汁。
秦雅南家里其实也准备着不少橙汁,谁让她是个细心的人呢?很多时候遇到刘长安,都会看到他拿着一瓶橙汁在喝。
吃完午餐,喝了点酒的秦雅南脸颊粉粉润润的,再次躺在了床上,手里拿着一本家电手册在无聊地翻着。
尽管现在绝大多数家用电器都在智能化,傻瓜操作,基本属于买回来插上插头就会用,但是实际上它们的功能也日渐多样化,有时候翻一翻说明书,才发现某件电器其实有一样自己很需要,但是从来没有留意过的功能。
当然,现在秦雅南是没有心情翻阅的。
她总觉得自己的生活状态有点矛盾,想要谈恋爱,但是想谈恋爱的对象,未必愿意和她谈。
可她又怀了他的孩子,他却又只把她当妹妹看待。
真要算起来,她和他的亲密关系,都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了,延绵至今,对他来说也许没有什么办法,但是对秦雅南来说却是截然不同的。
有时候会用叶巳瑾的身份给自己加分,有时候却又希望他对她的在意不仅仅是因为叶巳瑾的身份。
现在的自己是秦雅南,和他的关系也十分复杂,是妹妹也是表姐,还因为他怀了孩子……这个孩子却又和他没有基因上的关系。
一年之前来到郡沙时,自己无论如何都没有想过会是这样一种状况吧?秦雅南看着刘长安在餐厅里闪过的身影,目光迷离。
刘长安收拾完餐桌以后,再整理了一下厨房,毕竟现在秦雅南身边也没有保姆和佣人了,楼下的酒店也只有在秦雅南需要的时候,电话通知以后才会派人来收拾一番。
平常秦雅南住在这里,也不希望酒店的工作人员来打扰她的私人空间。
事实上秦雅南的怀孕状态,对她的生活和工作,以及身体完全没有影响,但是她自己说的多了,刘长安多多少少会受到一些影响,潜意识里会把她当成孕妇来对待。
孕妇吃完饭自然就是坐着休息,清理餐桌和厨房的事情也轮不到她来做。
刘长安忙活完以后,把垃圾分类装袋,然后投掷到垃圾通道里。
“哥。”秦雅南声音柔软地呼喊了一声,她所需要的就是刘长安有事没事来看看她,在她的视线所及范围内就好,像现在这样的感觉就非常的温馨。
刘长安在冰箱里拿了一瓶气泡水,一边喝一边走到了秦雅南跟前。
秦雅南指了指自己身旁,示意刘长安坐下来。
刘长安看了一眼,沙发很长,秦雅南躺下也绰绰有余,另外一段还有一个可以供人躺下的横段。
秦雅南指着的位置,却是她身前的沙发边沿。
看到刘长安没有坐下来,秦雅南娇嗔着撅了撅嘴,然后往里缩了缩,背靠着沙发里面,继续要求刘长安坐在这里。
“我屁股大,坐不下。”刘长安还是坐到了另一端去。
秦雅南脚尖踢了踢,嗔恼地把一个抱枕踢到了刘长安身上。
刘长安抓住了抱枕,然后继续喝水。
“就要开学了,你有什么计划吗?”秦雅南随口问道,能够在闲暇的气氛下,聊着闲暇的话题,感觉也挺好。
秦雅南终究是没有经历过恋爱的少女,也没有那么腻歪,并不需要时时刻刻黏黏糊糊地和他在一起,只是喜欢这种在一起的感觉。
没有那么多激情和恋爱中的糖度,倒是更像一个真正的妹妹,依恋着自己的咯咯,和他聊着生活中碎碎的闲事,便能够感觉到一种淡淡的幸福和类似家人的温馨。
“没有什么计划啊。”刘长安抬头想了想,“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这是必须的吧……上学期逃课有点多,下学期多上点。”
“你和竹君棠逃课都有点多!”秦雅南还是不自禁地带入了辅导员的角色,说起来就有点严肃的感觉了,“如果这学期比上学期更过分,我都不好打招呼了。”
“我肯定没有问题。竹君棠那里应该不用你打招呼,难道院里还真能把她怎么样不成?就算院里想要处分她,学校里也不会答应……真把她开除了,学校的捐款和校办企业投资,谁去负责?”刘长安摇了摇头,相比较竹君棠,他并不怎么过份,也就是普通的学生中逃得比较多的级别而已。
刘长安仔细想了想,好像竹君棠去上课了,而自己不在的课好像很少,自己逃课的时候,竹君棠也基本逃了,很多时候他来上课了,竹君棠也未必来。
也就上学期期某考试的时候稍微逃的少一点……那也没有什么用,最后竹君棠还是全年级倒数第一。
想到这里,刘长安多多少少感觉到了一点耻辱感,这学期一定要逼迫她不能逃课,期末考试不能再挂科……好像有点不可能,她基础太差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大陆学生的学习内容本就比其他地区要多的多,竞争力更强,竹君棠的学习也一直是马马虎虎,在大陆以外的地区都是低下水平。
就靠着这一学期的努力,指望她达到及格水平,也没有多大希望。
类似的情况就是,想要让周咚咚在小学毕业前能够背下《千字文》一样的超级难度,让一个没有数学基础的文科生去研究《哥德巴赫猜想》。
“我有问过颜青橙,她说竹君棠还是有进步的。”秦雅南关心地说道,尽管竹君棠变成了苏眉的女儿,而秦雅南又和苏眉势不两立,但秦雅南和竹君棠的关系并没有受到影响。
只要竹君棠不影响到秦雅南肚子里宝宝的智力,在其他任何情况下秦雅南都是竹君棠的好闺蜜。
否则秦雅南也不会在把颜青橙介绍过去上课以后,还关注上课的情况,竹君棠的进步等等方方面面。
“她是家教老师,她当然说有进步啊,难道她还说自己这个家教老师毫无作用吗?”刘长安客观地说道,又有点欣赏地表示,“颜青橙是将来一定能够做出自己事业,或者成为职场精英的人,她能够忍受竹君棠,有耐心去面对竹君棠,这已经是相当了不起的一种锤炼和经历了。”
秦雅南“噗哧”笑出声,毫无疑问刘长安对于竹君棠已经接近“忍无可忍”的状态了,甚至开始佩服起能够耐心给竹君棠上课的颜青橙。
“你有空可以看看颜青橙具体怎么个上课法,说不定能够汲取些经验。”
刘长安摇了摇头,“那只能看她们上课的视频记录,我要是在场,竹君棠便只想惹是生非,各种来挑衅我……她有个绵羊玩偶服……算了,不说了。”
看到刘长安的样子,秦雅南嘴角微翘,即便是刘长安,拿竹君棠也没有一点办法啊。
这样的情况发生在刘长安身上是极少的,秦雅南却也知道刘长安难以对付竹君棠,并不是竹君棠多么机智勇敢,多么足智多谋……尽管竹君棠是这么认为的。
主要还是刘长安知道竹君棠和他的真正关系,嘴里说着没有基因的传承,算不得真正的父女关系,但是内心里终究把竹君棠当成了“女儿”一样的角色,不管她怎么挑衅他,怎么作死,他也不至于用对付旁人的手段去折腾她。
等将来自己的孩子出生了,大概也是如此吧,倒是可以从刘长安对待竹君棠的态度可见一斑了。
“由此可见,孩子的教育,从胎教开始便非常重要。”秦雅南若有深意地说道,“我和竹君棠是朋友,我觉得她挺好的,对她的个性缺点都可以接受……但是站在为人父母的角度,我认为苏眉做的相当不好。”
“说说?”刘长安饶有兴趣地看着秦雅南,这个问题他也思考过,也下定过决心,秦雅南生下的孩子,将来一定不能再像竹君棠一样浑浑噩噩。
“首先就是胎教的重要性,从现在就可以开始了。”秦雅南指了指自己的小腹,然后用充满爱意的眼神,温柔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肚子,手掌落在上面轻轻抚摸着。
这样的动作倒是没有矫情和做作的成份,尽管刘长安认为她现在自认为是怀孕的状态有点不合适,但是秦雅南还是在这样的自我暗示中,逐渐形成了准妈妈的那种心态。
“从现在就可以开始了……你想想苏眉的孕期有多久?她可是十九年前才把竹君棠生下来。你要是从现在就开始胎教,要胎教多少年?人家读个博士毕业,都没有你可以用来胎教的时间长……嗯,你用来胎教的时间,普通人也许都可以成长为一个中科院院士了。”刘长安伸出几根手指头来示意。
尽管他也无法确定秦雅南肚子里的妊娠囊,在有他的营养补充下,能够比苏眉生下竹君棠提前多少年,但是保守估计只能提前个十年八年,甚至二三十年也有可能。
生物学意义上来讲,它只是一个妊娠囊,但是客观上来说它已经是一个超凡生物了。
超凡生物不是说具备多么强大的力量,首先它必须有漫长的生命,妊娠期就要远远超过普通生物。
正是因为漫长的妊娠期,才能够在这种原始状态下积累成长必须的营养和能量,为将来长久的生命打下坚实的基础。
“正是因为漫长的胎教时间,才显得父母对它的付出。”秦雅南坚持己见,“我不管多久,反正从它是妊娠囊开始,就可以对它进行胎教了。”
“现在它就是一团肉,能学到什么啊?”刘长安有些无奈,“一般来说胎儿在十六周的时候触觉和味觉发育完成,十八周的时候对光开始有些反应,二十周的时候它才会发展出听觉,这时候它像正常人一样有了做梦啊,记忆啊,简单思考的一些能力,也就是说除了生理上的发展成长,这时候胎儿的心理状态已经开始成长了。”
“对于普通人的孩子来说,胎教是在十六周开始……你这个,你说说你的那个妊娠囊,哪里有胎教的基础?它是有触觉能力了,还是味觉发育完成,又或者是听觉,记忆,思考?”
“你怎么知道它就没有呢?”秦雅南对自己的妊娠囊宝宝充满着信心,“用自己对普通生物的认知来判断未曾见识过的生命所具备的特征,怎么可以这样?这就好像探索地外生物的时候,非得严格按照地球环境来推测地外生物的特征一样荒唐。”
秦雅南说的也有道理,刘长安也不会在别人讲的有道理时死鸭子嘴硬,固执己见地和对方杠。
“好吧,那你就开始胎教吧,胎教一般都是声音教学,首先从有利于心灵发育,能够让胎儿平静的音乐开始吧。”刘长安在音乐播放器上选择了一首纯音乐播放起来。
秦雅南不是发烧友,并没有在客厅布置专业的整套音响,只是在墙上挂了两个烟熏色的B&OA9音箱,和整体的家装颜色很搭。
女人买东西,颜值总是影响选择的重要标准,刘长安听着音乐响起,回头看了秦雅南一眼,“除了听音乐,还有什么胎教手段?我想想啊……要不,我念几首诗?从妈妈肚子里开始学《诗经》?”
“胎儿怎么听得懂诗经!”看到他还是选择了配合自己的要求,秦雅南有点点满意地嗔怪。
“难道胎儿就听得懂音乐?”刘长安清了清嗓子,自顾自地念了一首《葛覃》:“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萋萋。黄鸟于飞,集于灌木,其鸣喈喈。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莫莫。是刈是濩,为絺为綌,服之无斁。言告师氏,言告言归。薄污我私,薄浣我衣。害浣害否?归宁父母。”
这也是他准备教授给竹君棠的,只是今天他有点事情,暂时放过竹君棠,不然今天就应该给她上课,讲这一篇诗歌。
“你这么念诗,只能算读给我听。人家给胎儿念诗,都是贴着肚皮的。”秦雅南听他念完,有点点不满地说道。
“贴着肚皮它也听不懂。”刘长安看了一眼秦雅南的腹部,尽管穿着裙子,因为她的躺姿让裙布并没有紧贴着肌肤,但是依然看得出来她的腹部十分平整,完全没有孕妇腹部鼓起来的特征。

Tags: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