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no0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一世獨尊笔趣-第一千八百五十八章 怒!-u7owy

Home / 玄幻小說 / bcno0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一世獨尊笔趣-第一千八百五十八章 怒!-u7owy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
第一千八百五十八章
夜深人静,银月高挂。
林云一个人来到了飞云山,飞云山每月开启一次,现在还远远没到开启的时候。
山门前有结界守护,空荡荡没有一个人影。
“好冷清。”
林云看了眼,轻声叹道。
与之前人山人海相比,眼下的飞云山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不过这正是林云所需要的,既然是闯关,还是低调点比较好。
“住手。”
当林云伸手触摸结界时,一名身穿青衣道袍的老者出现,那是一名半圣。
“见过前辈,在下夜倾天,龙郓大圣亲传弟子。”
林云不慌不忙,上前将令牌交了上去。
青衣半圣接过令牌,又借着月光看清了林云的脸,笑道:“你不是才刚刚登上第四重天嘛,又要来闯关了?”
“嗯,大圣亲传,应该有这个权利,再闯一次吧。”林云问道。
“自然,大圣亲传,任何时候来都可以。不过,这才过去七天时间,你再来闯意义也不大,反而浪费时间,若有损伤更是得不偿失。”
青衣半圣将令牌交还给他,出言劝道。
“无碍,劳烦前辈打开结界。”林云出言道。
“你是要重新开始走一遍,还是直接去上次的关口。”
青衣半圣没有阻止。
“直接送我到第四重天第三关吧。”林云早已有所决断。
重新闯一次,也就多拿点天云果,对林云来讲只是浪费时间。
还是登上第五重天,然后继续往前走,看能不能有机会掌握星河剑意比较合适。
“你这小子,真是不怕死,你要稍微受点伤,三天之后的排位战,可没你什么事了。”
青衣半圣这般说着,还是为他打开结界,将其带来山顶云海前。
而后伸了伸手,召来一只仙鹤。
“你的名字已经刻在玉碑上了,它会直接带你过去,若是失败就赶紧下来,不要硬闯。”
青衣半圣好心提醒了一句。
林云点了点头,他落在仙鹤之上,朝着山顶古碑看了过去。
自己的名字在第四格,一旦登上五重天,就会出现在第五格,到时候想瞒也瞒不住。
我是将军夫人 自由精灵
不过那也是一个月之后的事情了,眼下没必要想这些。
夜色之下,月光洒落。
云海上四周空旷寂寥,身处其中像是夜游仙境,鬼魅而又飘渺。
林云颇有兴致,取出紫玉神竹箫,吹奏起凤凰咏心曲。
我的全能房東
私人定制之第一冷妻 阳乖乖
曲调悦耳,如天籁飘飘,每一个音符都蕴含着清冷醉人的心境。
“你吹得是凤凰古曲吧,真好听。”
带仙鹤将林云送到第四重山山顶,突然口吐人言,出声赞道。
林云先是一惊,旋即笑道:“好一个仙鹤,竟然也懂音律。”
仙鹤转了一圈,落在林云面前,变化成一个精致的小丫头。
小女孩一身童子打扮,身上灵气十足,脆生生的道:“哼,别瞧不起人,我家主人弹得可比你好听。”
林云哑然失笑,心中却是一动。
他早就察觉,这飞云山上的九重天,就是一座无比恢弘,环环相扣的超级灵阵。
且依旧有人在主阵,不然无法维持这么多年。
飞云山存在这么多年,林云不久前就得了一颗剑圣之心,对这地方早已生出敬畏。
此山深不可测,藏着大人物,也藏着大秘密。
“冒昧了,小姑娘怎么称呼?”
林云也是好奇,继而问道:“这飞云山的仙鹤,都已通了灵智,可以化形?”
小丫头笑道:“我叫鹤仙子,主人称我鹤儿,其他仙鹤都是普通灵兽。我在主人身边,耳濡目染加上一些机缘才能化形,平日里也只载大圣亲传。”
原来如此。
林云笑了笑,忽悠道:“你家先生住什么地方,能不能带我去看看,我给你好吃的。”
他说着,就把自己还剩下的天云果,全都递给了对方。
小丫头眼前一亮,吃了一枚天云果后笑道:“告诉你也无妨,我家主人就在这九重天上,你要能去就可见到,上不去本仙子也没法带你去。”
“嘻嘻,还有这果子我从小就吃,我主人家里的圣果可比这个甜多了。”
林云定眼看去,发现这丫头体内,果真蕴含着极为恐怖的剑意。
隐隐约约,连他都感受到了一些忌惮。
“星河剑意!”
林云心中一惊,能让他感到压力的剑意,肯定是星河剑意了。
末世丧尸王的诱惑 九朵云
不对,准确来将是至少达到了星河剑意。
这让他失声惊呼,心中更是感叹,这飞云山九重天之上,连只鸟都比他强?
“不许窥探本仙子,糟糕……主人不准我和人说话的,都怪你……长的这么好看干嘛!”
冬至寒猶未盡
鹤仙子嫌弃的看了眼林云,朝着蕴含轻轻一跃,双臂展开,化作一只仙鹤远远飞去。
林云怅然若失,强行忍住了扑上去的打算,毕竟还只是个孩子。
萬古神主 繁華落盡終成傷
若是将其逮住,就可以直接通往九重天了吧?
林云笑了笑,他还干不出这种事。
不过龙郓大圣没说错啊,飞云山确实是个无上宝地,肯定还有其他秘密。
林云打起精神,目光看向前方,对掌握星河剑意的信心愈发坚定。
他来到云海前,朝着视野尽头的云霄宫殿看去。
这里隔着足足数千里的距离,无论是王慕嫣,还是白疏影都败在了这一关。
林云右手握着紫玉神竹箫,玉箫轻轻拍打着左手,沉吟不语。
“应该是可以的。”
等到下定决心后,林云取出紫玉神竹箫,伴随着箫声响起。
九莲圣图从其胸前,恋恋不舍的钻了出来,而后在箫声的控制下缓缓展开。
卷抽不断拉开,当画卷尽数展开后,一幅旷世画卷真正展现。
前后足足有近六尺的距离,林云飞身而起,站在了画卷之上。
林云以音律控制画卷,画卷载着他,朝云霄宫殿缓缓飞去。
飞仙
九莲圣图全部有神纹刻画而成,但以精神力来讲,林云还无法真正操纵它。
只能在绝境时将其当作底牌,让对手困在其中,而后通过九彩圣莲将其吞噬。
不过若是以音律来操纵,倒算是一个取巧的方式,无需消耗太多就可勉强操纵。
只要莲花能护住自己,一路飞到云霄宫殿即可。
唰唰唰!
没走多远,云海之中就有灵魁跳出来,朝着画卷上的林云杀了过来。
这些灵魁单独来讲,算不得很强,也就涅槃境的修为而已。
但胜在数量多,还有肉身极其坚硬。
不过这次不一样了!
当他们登上画卷之后,画卷之上光芒绽放,九朵颜色不一的圣莲各自展开。
咔擦!
还未靠近林云,莲花就飞了出去,轻轻一幢就震碎了这些灵魁。
九条颜色不一神纹,环绕在林云周身,一朵朵莲花花瓣上下腾飞。
林云站在画卷之上,与云海之上吹箫而渡,在神纹和莲花的映衬下,状若仙人一般潇洒。
与此同时,他眉心之处光芒绽放,巅峰圆满的天穹剑意,完美抵挡住来自云霄宫殿的剑势。
没多久,这云海之路就走了十分之一。
果然能行!
林云脸上露出淡淡的欣喜之色,之前小冰凤与他说起音律之道时,他才想起这个法子。
只觉得机会很大,没想到能如此顺利。
算作弊吗?
应该不算,严格来讲当初王慕嫣,还有白疏影全都借用了外物。
况且这一关也不仅仅是外物,就能简单闯过去的,云霄宫殿的剑势可一直都在。
林云手中有苍龙日月宝伞,都没法真正过关,还得靠音律加九莲圣图。
两个时辰后。
这一段旁人眼中,难如登天的云海之路,总算被林云给走完了。
庶女本色
他也算到了极限,精神力被消耗的七七八八,再长一点也无法坚持。
“到了!”
林云脚掌在画卷上轻踏,而后顶着剑势腾空一跃,朝着云霄宫殿飞去。
轰!
当将要到落上去时,一只手突然拍了下来,在巨手后方还有成千上万的剑影。
“靠些歪门邪道也想过关?滚回去!”
云霄宫殿传来一声怒喝,似乎对林云闯关的方式,极为不满,声音中充满怒气。
“没完没了!”
林云心中顿时就怒了,冷冷的道:“一个守关人,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给本公子退下!”
懒得与他废话,林云直接取出苍龙日月宝伞,两大圣体同时催动。
磅礴血气注入其中,日月宝伞顿时光芒大作,轻轻一捅。
嘭!
撑天巨手应声而碎,漫天剑影尽数炸裂,林云手握把伞稳稳落地。
云霄宫殿紧闭的大门前,一名白衣人惊愕的看向林云:“至尊圣器……”
林云双眼微眯,打量此人,修为似乎被限制在了涅槃巅峰。
他看出来了,这只是一个器灵。
“你对我闯关的方式,似乎很不满?”林云上前一步,冷冷的道。
“这飞云山考验的是武道意志,我作为守关人,岂可随意放行。”白衣器灵对日月宝伞很忌惮,可还是很嘴硬的说道。
林云呵斥道:“笑话!若没有天穹剑意,单靠九莲圣图我能过关?”
白衣器灵定睛看去,发现林云剑意释放之下,隐隐约约竟无法直视。
对方天穹剑意,竟达到了巅峰圆满之境。
不仅如此,他的剑意之浑厚,锋芒之凌厉,竟然比好些半步星河的剑意都要恐怖。
最重要的是,林云剑海浩瀚如渊,竟让他感觉深不可测。
“这……怎么可能,你明明才只有天穹剑意。”白衣人吃惊的道。
林云目光睥睨,冷冷的道:“少废话,你让不让我过!”
白衣器灵有些心怯,可还是嘴硬,道:“你用了外物。”
林云冷笑,眸光如电,看的白衣器灵略有惊慌。
“旁人就没有用外物?”
“别人只用了一件,都是随身兵刃,你若用剑我自不会多说什么。你用了整整三件……”白衣器灵继续杠道。
“我这剑道天赋,还不能过?”
林云冷喝道。
“那你重新来过便是,你这剑意,只需达到涅槃境修为,这一关肯定能过。”白衣器灵依旧不依不饶。
涅槃境之后?
欺人太甚!
我在山海经里找食材
林云心中彻底怒了,道:“笑话,今日准也得准,不准也得准,区区一个器灵也敢刁难我,找死!”
砰!
日月宝伞陡然撑开,伞面之上,日月双曜被同时催动。
轰隆隆!
双曜之威配合至尊圣器的气势,伞面被打开的刹那,白衣器灵就跪在了地上无力支撑。
“过来!”
林云抬眸一扫,伸手猛的一抓。
唰!
白衣器灵当即被抓住喉咙,他惊恐无比的道:“放……放开我……我让你过去。”
欺软怕硬,现在求饶,晚了。
林云厌弃的看了此人一眼,直接掐断了对方的脖子。
紧闭的大门,轰然打开。
有光芒从中倾泻|出来,落在林云身上,他浑身上下顿时暖洋洋一片。
像是泡在温泉中一般,抬头看去,一柄剑孤悬在天穹。
光芒自此而来,剑势也自此而出。
在圣剑周围,许多四色天云果环绕,光华璀璨,仿若星辰点缀。
林云都撕破了脸,自然也懒得客气,撑伞扶摇而起。
而后玄雷宝链轻轻一扫,唰,大约两百多颗四色天云果被一扫而空。
做完这一切,才招来仙鹤,朝着第五重天走去。
咻!
飞云山上,青衣半圣猛的睁开双目。
玉石打造的古碑上,夜倾天的名字,从第四格跳到了第五格。
“这……他怎么做到的?”
青衣半圣惊愕无比,抬头看去,只觉得无比诧异。
撕心烈愛:周少請克制 茯苓半夏
第五重天已经多少年没人登上去了?
他记不太清了,可怎么算至少也得有十年!
【今天开始,要参加中国网络作家村的活动,得忙到十号才能结束,这几天的更新,还请大家稍稍担待一点,拜托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