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4xs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這就是套路巨星 饞饞綿綿-第604章 人品如牌品,這麻煩大了鑒賞-q478a

這就是套路巨星
小說推薦這就是套路巨星
许晋不敢不接受长辈们夹菜的好意,又不愿意浪费食物,勉勉强强将一大碗饭菜给吃完了,感觉肚子都要撑爆了。
不过也还好,那些长辈看他的目光是越来越温和。
吃完了午饭之后,大家就又继续坐在沙发上聊天,许晋则被刘伊菲带去了她房间午休了下。
刘伊菲好奇地问他:“我去厨房帮忙的时候,我妈和我姑子阿姨们问了些什么问题啊?”
许晋挑了挑眉,“你想知道?”
刘伊菲小鸡啄米地点了点头。
许晋微微昂了昂脸,慢条斯理地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颊,语气不悲不喜,平淡至极,然而说来的却是——
“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刘伊菲:“……”
她娇嗔地瞪了他一眼,手忍不住摇了摇他的手臂,“你够了!快点告诉我,她们到底问了你什么问题啊,怎么我只是厨房里看个汤而已,等你过来吃饭的时候,她们对你的态度变得可好了!
尤其是我妈,我妈都没怎么给我夹过菜呢,这次拼命给你夹菜,看的我都酸了,快说快说!”
许晋仰头倒在了她床上,大大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那手依然是伸手点了点自己的脸蛋,斜睨着看她。
意思很明显。
想要知道,就亲他一个呗。
刘伊菲忍不住跺了跺脚,低声骂道:“无赖!”
只是这声音太小了,怒气是没怎么听出来,看着就像是在撒娇。
就跟个小猫一样。
许晋晃了晃脑袋,嘴角轻勾,笑了,刘伊菲看见他动作,以为他要说了,又可怜巴巴地看了过来。
然而他只是耸了耸肩,还真就这么打算无赖到底不说了。
忽然某一刻,刘伊菲弯下了身子,一个蜻蜓点水的吻碰了碰他的脸颊,许晋眼疾手快,伸手拉住了她。
她的整个身子都倒在了许晋怀里。
许晋紧紧抱住了她,嗅到了她发丝间的幽香,深深呼吸着,低声道:“别动ꓹ 让我抱一下,好久都没跟你出去约会过了。”
听到了他话语里浓浓的疲惫ꓹ 刘伊菲没再继续做着挣扎,小声地询问:“你怎么啦?”
许晋摇了摇头,“没有ꓹ 只是一时之间感觉有些疲惫了。”
刘伊菲眼睛一转,想到了什么ꓹ “是不是凌晨从魔都赶来帝都很累了,都没怎么休息好?”
提起这个ꓹ 她反而有点埋怨他:“你要好好休息啊ꓹ 怎么大半夜的就赶过来了,又不着急,你今天过来就可以了,晚上到也行啊,没必要这么着急。”
许晋摇头,“我不。以前去剧组里拍戏的时候,为了去跑通告ꓹ 也是大半夜的飞,你和通告之间ꓹ 肯定是你重要ꓹ 我可以为了通告连轴转ꓹ 为了你更加可以。”
“而且ꓹ ”他话语一顿,“晚上上门也不方便ꓹ 伯母也聊不了太久ꓹ 我希望她能对我有一个充足的了解ꓹ 让她能把你放心的交给我。”
刘伊菲心里升起了一抹甜蜜,仰头看着他ꓹ 手也摸了摸他的脸颊,捏了捏,笑嘻嘻道:“你真会说话。”
许晋用自己的额头轻轻撞着她的额头,声音温柔缱绻,“我可不对一般的人说这种话,伊菲,只有你是例外。”
从来没有这么一个人,让他的内心变得如此柔软。
从来没有。
想要忍不住去呵护她,想要给予她最好的,想要她幸福快乐,也想要自己能给她这份快乐。
让她一直这么无忧无虑下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勇敢大胆的飞翔。
刘伊菲轻轻“嗯”了声,默默的当个公仔给许晋抱着,气氛一片静谧,自有一股温情流淌其中。
好像过了好久,又好像只是过了一瞬,刘伊菲感觉自己渐渐困得睁不开眼睛时,忽然她房间的门被人敲了敲。
刘母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茜茜?茜茜?你在吗?”
刘伊菲应了一声,“在!”
她从许晋的怀里起来,许晋也正要起来,刘伊菲忽然按住了他,“你大半夜的坐飞机赶过来,也没好好休息,先睡一觉吧,有什么事等睡醒了说。”
许晋:“可是……”
刘伊菲朝他眨了眨眼睛,“没有可是,快去睡觉,剩下的我来解决!”
许晋饶有兴致道:“行,遵命!我先休息一下。”
“茜茜?”外面刘母又在催促了。
刘伊菲赶紧跑过去开门,不打开不知道,一打开吓一跳,不仅仅是刘母,其他阿姨姑子们也站在门外。
“你们这是……”
刘母先是往里探了一眼,发现许晋躺在女儿的床上休息,便道:“没,我们以为你跟许晋出去了,没想到竟然是在房间里。”
刘伊菲出去,顺便将门给带上,小声地说:“他凌晨三点赶过来的飞机,早上才睡了一下,有些累,我就让他先在床上躺躺,睡一下觉。”
刘母点头:“应该的应该的,这也太累了,怎么凌晨就赶过来了,我还以为他是早上才过来的。”
刘伊菲:“他怕订不到票,或者飞机会晚点什么的,就让助理给预定时间最近的航班了。”
几位亲戚说:“有心了,看来是心里惦记着。”
许晋在休息,她们也没办法拉着许晋过来问问题,中午问的问题也足够了,怎么说也得给人家一个缓冲的时间不是?
趁着吃完饭来到下午,大家也挺有空的,于是几个亲戚一合计,又凑了个局去打麻将。
有的人不打麻将,就在麻将房里看着,和其他不打麻将的人聊天说话。
这聊天的内容,自然还是许晋。
三姨跟三姑两位小迷妹凑在一起道:“许晋看着是帅气,真人一看很有气质,谈吐又大方认真,跟电视剧里的还是有些偏差的。”
“对对对,真人有点瘦,但那瘦又不会让人觉得弱不禁风,还是不错的。”
“哎,这样的人感觉很难找了,有责任又有担当,谁不喜欢啊?”
“关键他还是一位明星,有颜值啊啊啊!”
三姑道:“我本子已经准备好了,等他睡醒的时候叫他给几个签名。”
總統先生,請和平離婚
三姨拍了拍脑袋,“哎,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个方法,你还有本子吗,也给我拿一个吧。”
……
两人在这讨论的欢快,其他打麻将的人也聊得很欢,同样也是在聊许晋,不过大多都是聊品行和家庭之类的,而且都隐隐带着点担忧。
“现在看是不错,就是不知道以后会怎样了。”
“怕就是怕谈恋爱是这幅面孔,结婚是另外一幅面孔。”
“他这样的也算是门当户对了吧,自身赚钱能力也不比女方差,家庭方面看着是差了一点,但是农村人基本都比较朴实,应该挺好说话的。”
刘母道:“儿子的品行如何就能看出父母的品行如何,他们把许晋教的优秀,那人品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就是喜歡你:校草戀上小萌妹 安兮兒
“这话说的不错,对。”
忽然有个人说,“都说人品如牌品,不如等他睡醒了之后,把他拉过来打上几句麻将?”
此话一出,其他人都不由点了点头,有些意动,这个方法……看着也不错啊!
还在沉睡中的许晋并不知道,比起中午那段小心翼翼的回答问话,等他睡醒之后,迎来的会是更加考验脑力的计算问题——
比如怎样输才能输的干脆利落,让人看不出是放水并让人捡钱捡的开心?
睡了半小时,许晋被一痛电话所吵醒,感觉脑子有点儿晕。
他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知道不能再继续睡下去,不然会越睡越晕,一睡就得昏天暗地的睡个几小时去。
嫡女榮華
以前赶通告赶的很忙碌时,他就经常是这种状态,每次睡得很沉的时候被吵醒要去做通告,那时候脑袋就像是要爆炸一样,又疼又痛。
这种经历的多了,许晋之后都不敢睡得太沉,只敢让自己放纵的去睡半小时,要么起码一睡就能睡两三个小时,不然半小时就好收手了,再苦再累都不敢深沉睡眠被人吵醒,那滋味很不好受。
“喂?”他接起了电话。
我的大牌男友
许盼华电话打了好久,还以为要打不通的时候,许晋反而接起了电话,她立刻兴奋地看向爸妈,“接了接了!”
手机给开了扩音免提,许盼华携带着全家人都很关心的问题,先是问:“方便说话不”
许晋揉了揉太阳穴,“有事就说。”
许盼华:“那我就直白地问了哈,去到伊菲姐姐家,感觉怎么样?”
许晋歪了歪脑袋想了想,给了个肯定地回复:“还挺热情的。”
热情的他都有毛毛的,不知道的人都以为那是谈婚论嫁现场,而不是初次上门的拜访现场了。
盛夏斑馬線
许盼华好奇了,“刘阿姨对你很满意吗,热情的嘘寒问暖?”
许晋摇了摇头,“没有,是上门之后她家有很多亲戚,在亲戚们的目光下,我感觉挺热情的。”
末了,他又补了一句,“他们问了我很多问题,从恋爱到结婚再到生活价值观的都有,有一些还是我的粉丝,特意跟我讨论了下公开恋情会不会掉粉的问题。”
“啧啧啧!”许盼华光是听着,就能感觉到许晋的不容易,太难了。
简直是如狼似虎啊!
不知想到了什么,她赶紧问:“那刘阿姨呢,你感觉她对你怎么样?”
许晋汗了汗,“这怎么能感觉的出来,周围那么多亲戚,我跟她统共也讲不了几句话,阿姨还是跟以前一样笑笑的跟我打招呼啊。”
许盼华:“还是跟以前一样就好,最怕你上门之后她忽然就变的冷淡了,那就是对你不满意,还跟以前一样,那就代表不是特别满意,也不是特别不满意。”
许晋:“……你这话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区别吗?”
许盼华:“那区别可就大了……”她话还没说完,手机就被许母个抢走而,许母赶紧问:“晋子,伊菲的妈妈有没有问你工资条件什么的啊?”
许晋:“没呢,妈,你别担心!伊菲跟我同样都是明星,我只会赚的比她多不会比她少,她心里有数的,我的条件没问题。”
许父也道:“也好好跟人家说说,会好好对待你女儿的,不会辜负她的,知道吗?”
许晋苦笑道:“爸,我知道,但这只是初次上门拜访,又不是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很多事情我不能说的太直白,更何况她家亲戚有这么多还在场呢,我并不方便聊这些。”
许父:“就算不方便聊,但态度要好,要有礼貌,她要是送了你什么东西,你就收下,别不好意思磨磨唧唧的。”
许晋应道:“好嘞!”
许母这时接过手机说:“她家亲戚来了这么多,也不是没有考察你的意思,一个人感觉很好,跟一群人感觉都很好那是不一样的。”
“我觉得,你还是得先把伊菲的亲戚搞定,倒时候她们私底下跟伊菲的母亲说说你的好话,胜过你自己说自己几十句好话。”
许晋略微沉吟,觉得非常有道理,严肃道:“好的,妈,我尽力给她们都留一个好印象。”
许母赶紧道:“但也别太可以了,万一人家觉得你过于装呢?礼貌要有,但自己得态度也要有,别长辈说什么就是什么,耳根子太软,让人感觉没担当。”
许晋:“……好的。”
其实他有点无法理解,又要礼貌尊重人给人留下一个好印象,又不能长辈说什么就是什么,这其中不是互相矛盾吗?
哎,华夏的亲戚关系是难理清楚的。
挂断了跟许父许母的电话,许晋又打开消息看了看,发现一个小时前秦柯文发了条消息给他。
秦柯文:【兄弟,感觉怎么样啊[抽烟]】
许晋:【嘴巴累,心累,脑子累】
秦柯文许是在玩手机,很快就进行了回复。
秦柯文:【正常正常,你加油啊,要是是在不行了就赶紧叫我,我去安慰安慰你】
许晋:【[翻白眼]滚!】
……
略微收拾了一下,许晋打开门走了出去。
下了楼梯,来到了客厅一楼,刘伊菲正在一楼的沙发上坐着看电视,时不时低头玩手机。
许晋悄悄来到她身后瞄了眼,发现她是在跟许盼华发送着短信,不由摇了摇头,又悄悄地走远了点,故意弄出点大声响出来。
刘伊菲抬头,看见他下来了有些惊讶,“你这么快就醒了啊?”
不知想到了什么,她赶紧挥手道:“你快点回去睡觉,继续睡,千万别下来,我姑子跟阿姨们打算拉你一起打麻将呢!”
许晋有些纳闷,打麻将可以啊,这是怎么了?
刘伊菲不说原因,就一个劲儿的催促他走。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咦,许晋,你睡醒了啊?快点过来,来搓一搓牌!”三姑在门口喊道。
刘伊菲背对着三姑,脸色顿时一片懊恼,许晋不明所以,只能先应着:“好,马上过来。”
许晋凑过去低声问:“怎么回事,我不能打麻将吗?”
刘伊菲同样低低地回:“不是不能打麻将,而你得输啊,而且还不能输的让人觉得你是故意让她们赢的,我姑姑她们说人品如牌品,牌品不好那人品也多半不会好,但怎么样才算牌品好嘛?”
许晋瞬间反应了过来,脸色也有点儿难看。
这……
简直是在考验他的智商。

Tags: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