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kbh都市小說 別叫我歌神-第1231章:聽說有人說我洗錢?閲讀-qyapq

Home / 都市小說 / y2kbh都市小說 別叫我歌神-第1231章:聽說有人說我洗錢?閲讀-qyapq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
已经许久,没有人敢这么直指谷小白开骂了。
学术界里,东原大学物理系的赫赫威名,早就已经响彻江湖。
自从当初某老教授赵常春被物理系直接扒皮之后,学术界敢喷谷小白的人,已经不多了。
更别说后来谷小白在考古界、历史界、物理学界,甚至动力学领域,都已经堪称权威,成了学阀。
敢喷谷小白的人就更少了。
而娱乐圈里,谷小白的赫赫威名,更是直接杀出来的。
在舞台上直接指着别人的脸骂娘,骂到别人跪地叫爹这种事,还有几个人干过?
但是江卫并不是谷小白,他归根结底,也是一个刚刚爆火的人。
除了跟谷小白上台表演了几次刀舞,演出了一段MV之外,压根就没什么影响力。
更重要的是,喷江卫不需要什么专家教授出手。
这不是学术对碰,不是音乐性的撕逼,甚至都不是抄袭争端。
只要有一张键盘,就能喷。
当然了,高应钟非常懂得分寸。
他在这篇文章里,并没有指责谷小白,甚至专门把谷小白摘了出来。
早安,检察官娇妻 耽美言情
“谷小白只是一个未成年人,或许他觉得这只是给自己的好朋友办一场婚礼,自然越热闹越好。而且他懂物理,懂历史,懂考古,却不懂人心。”
“我只是暗恨那些以谷小白当幌子,在背后包藏祸心的人。他们利用谷小白这个未成年人当挡箭牌,在背后用不正当的手段大肆敛财,究竟有没有什么不正当的勾当,建议请相关部门介入查一下……”
“这场婚礼,暴露了小白娱乐太多的问题,在高速发展之下,掩盖了太多的问题。而一切的衰败,可能从现在开始。”
“等着看吧,这场婚礼到最后,只会剩下一片光鲜亮丽的瓦砾,以及无辜又茫然的谷小白,站在繁华过后的废墟里……”
文章是一个不知名的小公众号发的,发公众号的人在国外,而后被各种大规模的转载,一夜之间就铺天盖地。
不得不说,这篇文章很有煽动性,而且很快就引起了全民的热议。
人天生是仇富的。
而炫富,则是最让人仇恨的一点。
在今天之前,绝大部分的人,都把江卫的结婚,当做了一场现实中的大秀,当做了《歌·舞·诗》解锁中的一部分,当做了MV中的一首。
没有太多的考虑江卫结婚和炫富的关系。
毕竟,电影里的亿万富翁都是演出来的,没几个人真信。
明星在电影里住的宫殿再怎么富丽堂皇,生活再怎么奢靡淫乱,你也不能以此为借口,跑去指责这位明星啊对不对。
就算是排场再大,那也是虚幻的,就像是电影的投资,人家愿意投资大制作大场景,你管得着吗?
但架不住公众号拼命把江卫的这场婚礼向炫富上靠,向洗钱上靠。
很快,反对的声浪就起来了。
一部分人是早就看江卫不顺眼。
一部分人是担心影响谷小白。
一部分人就是看什么都不顺眼的跟风黑。
在很多人的想象中,谷小白简直就是被自己的团队孤立、绑架、利用了的可怜纯良少年。
他们发起了声势浩大的保护谷小白运动,要求小白娱乐还谷小白自由,停止再利用谷小白捞钱。
面对这一波声浪,闪姐和郝凡柏都有点懵逼。
呸,谁利用谷小白捞钱了!
我们这些人,还得拼命赚钱补贴小白呢!
異世逍遙邪少
谁才是真正会捞钱的那个!
你们当给江卫办婚礼还要直播捞钱的想法,到底是谁提出来的?
难道是我们吗?
你把一个两千七百年前的暴君,一个两千五百年前的纨绔,一个两千二百年前的军神,一个智商高到不像人类的家伙,想象的多愚蠢?
这些粉丝啊,为什么总是要把自己的幻想,强加在自己的偶像身上?
就算是在娱乐圈里滚摸爬打了这么多年,郝凡柏也无法明白这一点。
当然了,网络上还有许多人是站在郝凡柏这边的。
一时间,网络上又撕成了一片。
可越是撕,这个新闻、争论,就越是向公众视野之中转移。
第二天晚上的时候,就已经有一些传统媒体的节目里,开始讨论江卫的这场婚礼,到底是不是“铺张浪费”的问题。
当然了,这种争论,几乎都是在国内,在国外却极少有人争论。
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人家爱怎么花钱怎么花钱,大多人不会管那么多。
此时此刻,在韩国最火爆的一个消息,是堪称韩国无冕之王的超级财阀,竟然出现在华流演唱会。
两个堪称小透明的妹子,发在自己社交媒体上的一段短短的视频,经过一夜的发酵之后,在韩国引起了轰动。
鬼哭 吉力
骨骼也相缠 正宫娘娘天下第一美
然后,更多的视频出现在了网络上:
“大工集团会长崔仁兴自称谷小白的粉丝!”
“华流演唱会一视同仁,就连崔仁兴都要在船下等待!”
“华流演唱会一票难求到什么程度?就连崔仁兴的保镖都没抢到票!”
一段段视频在网络上疯传。
在检票入场的时候,崔仁兴只带了一名秘书,连身边的保镖都被拦了下来。
崔仁兴最无奈的一点是。
他都已经这么放下身段了,竟然还没有见到谷小白!
溯源之皇者归来
不过,崔仁兴也不算是失望,毕竟他看了一场精彩的演出。
对崔仁兴这种超级富豪来说,这世界上真没什么东西是他没见过的。
无敌从长生开始
但他真的没见过海上龙宫这样的演出场地和舞美。
而且作为一名造船出身的企业家,他比别人看到的东西更多,别人沉浸在表演中时,他却在想这样的舞台,是怎么实现的。
到最后,几乎全程都在震惊状态。
这东西到底怎么造出来的!
简直匪夷所思!
全程震惊的崔仁兴,结果连去后台找谷小白都忘记了。
没办法,回去之后,崔仁兴叮嘱自己的秘书,帮自己拍一张江卫婚礼的请柬。
现在见不到谷小白,江卫大婚的时候,总会出现吧。
然后,他听说江卫的大婚可能涉嫌洗钱会被取消,一下子就急坏了。
洗钱?
你说我逃税,好吧有可能。
你说我操纵市场,我天天干这种事。
你说我垄断,我不垄断谁垄断?
你说我干涉选举,操纵总统、暗中掌握韩国经济啥的,也随你,反正你无法证明。
但你说我洗钱?
我特么的喷死你!
他吩咐自己的秘书:“你去问问他们,要不要冠名,大工集团可以承担这次婚礼所有的费用。”
我就想见一次谷小白,怎么就那么难!
要多少钱,我掏钱还不行吗?